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會談激烈開場低調結束 專家:兩國摩擦將成常態


2021年3月18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與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中國外長王毅在阿拉斯加美中高層會談上 (法新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6 0:00

美中之間的高層會晤在經歷了開場的激烈交鋒後,星期五(3月19日)在阿拉斯加落下帷幕。美方表示與中方進行了艱難和直率的對話,中方表示交流有建設性和有益。雙方都表示存在深切分歧,未提任何突破。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摩擦將會是未來美中關係的常態。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與中國負責外事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舉行了為期兩天的三場會談。

會談結束,沒有共識

會談結束後,雙方沒有發表聯合聲明,也沒有舉行聯合記者會。中方代表不發一言直接離開,布林肯和沙利文向媒體做了簡短陳述。

沙利文說:“我們之前就預計會就範圍廣泛的議題展開艱難和直率的會談,而這正是我們所做的。”他表示,會談達到了美方所希望的目的,即讓華盛頓有機會提出對中國的嚴重關切並闡明自身的優先事項和議題,並了解中方的優先事項和議題。

他說:“我們帶著清醒的認識來,帶著清醒的認識離開,我們將返回華盛頓評判我們所處的局面。我們今後將繼續與盟友和夥伴磋商,討論今後所要採取的措施。”

中方代表雖然會後沒有會見記者,但是楊潔篪和王毅隨後接受了中國官媒的採訪。楊潔篪說,雙方就外交政策和雙邊關係進行了坦誠、建設性交流,對話是有益,同時再次強調,“中國將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王毅說,中方向美方明確提出,“主權和領土完整是重大原則問題,美方不要低估中方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決心,不要低估中國人民維護民族尊嚴和正當權益的意志。”

布林肯國務卿在媒體見面中表示,華盛頓在會談前就清楚雙方在一些領域存在根本性分歧,包括新疆、西藏、香港、台灣和網絡安全等問題。

他說:“毫不意外的是,當我們明確而且直接地提出這些問題時,我們得到了抵觸式的回應。”

他和沙利文也表示,在伊朗、朝鮮、阿富汗和氣候等議題上,美中雙方有利益交集,會“通過正常的外交渠道”,與中國合作。

對於貿易和技術問題,布林肯說,美方對中方表示,這些議題正在審議當中,將會與國會和盟友夥伴磋商,並且確保充分保護美國企業和工人的利益。

美中兩國近年來在經貿、人權和科技等幾乎各個領域都存在摩擦,雙邊關係跌至美中建交以來的低點。北京希望重啟兩國關係,但是華盛頓認為北京需要在人權和經濟行為等方面做出改變。

美中關係,還會更糟嗎?

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扎克·庫珀(Zack Cooper)說:“我認為,現在很明確的是,雙方在一些議題上都會立場堅定,雙邊關係中的很多方面不可能會有共識。”

他說,這也不是說就不會有合作,雙方可能會在氣候等議題上有些低層級的合作或重啟一些貿易磋商。但是他說:“雙方粉飾那些分歧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目前處於一個在外交上更具挑戰的環境。這不一定會演變為危機,但是摩擦將是常態。”

兩國間的這種不再公開遮掩分歧的緊張氣氛在會談有媒體在場的開場激烈交鋒中展露無疑。在布林肯批評中國的行為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破壞全球穩定之後,楊潔篪抨擊美國動用武力和金融霸權干涉他國內政,並稱“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

雖然在鏡頭前爭鋒相對,但是美國一位高級官員對記者表示,當媒體離場閉門之後,雙方“立即討論正事”,開始實質性會談。

一些觀察人士對這戲劇性的一幕並不感到吃驚。傳統基金會國家安全問題研究副總裁卡拉法諾(James Carafano)對美國之音說:“中國這幾年來在外交上變得越來越咄咄逼人。過去幾年來,中國因其在世界範圍內破壞穩定的行為而遭到很多反擊,他們的回應也都咄咄逼人。”

不過紐約中華公所主席於金山對未來的美中關係並不太擔憂。他認為,中共在貿易等其他方面需要美國,美國在一些國際事務上也需要中共的合作,而且中共需要美國比美國需要中共更強烈。

他對美國之音說:“兩邊的舌槍唇劍這個表演是非常精彩的一齣戲,相信對雙方的鷹派都起到一個安穩的作用,實際上呢我相信他們會採取一個比較合作的方式,完成一些各取所需的冷和諧。……我相信在拜登總統任內,兩國關係會比較平緩,但美國要恢復到以前對中國的綏靖政策,大概是不可能。”

拜登政府官員此前表示,此次美中雙邊高層會談將會為對華戰略的制定提供重要信息。拜登政府目前基本上延續特朗普政府時期的對華強硬立場,但是更加強調與盟友的合作協調。

在美中高層會談之前,布林肯剛剛結束了三天的亞洲之行。國務院星期五宣布,布林肯下週將前往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外長會議,與歐盟領導人接觸並與比利時官員會晤。國務院表示,布林肯將與歐盟夥伴磋商如何應對美歐共同面臨的一系列挑戰,其中包括中國和俄羅斯。

大西洋理事會斯考特羅夫戰略與安全中心主任巴里·帕維爾(Barry Pavel)星期五在一個評論中寫道,中國祇尊重實力,而且是數量上的實力。他說,拜登政府戰略的核心就是與盟友夥伴磋商,形成“聯合戰線”(united front),這正是中國所憎恨和想要極力避免的。

他說:“一旦中國認識到美國確實是從實力的地位與中國打交道,而不是中國官員昨天所稱的,美中關係將會回到能夠管控最艱難議題、可以探索合作的狀態。”

楊潔篪在周四的開場中曾說,美方“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