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能否達成協議取決於總統如何看待中國經濟和美國股市?


美國代表團與中國代表團合影時美商務部長羅斯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寒暄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6 0:00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預定這個月底前來華盛頓展開新一輪貿易談判。美國高級經濟官員強調,與劉鶴的這次談判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將決定美中能否達成協議。不過,分析人士指出,兩國最後是否達成協議,完全取決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更相信什麼。他是相信中國經濟會更糟?還是美國股市會更爛?

羅斯:美中能否達成協議取決於北京是否願意深化改革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星期四(1月25) 說,美國和中國都很急切地想結束貿易戰,但是結果將取決於北京是否願意深化改革,並進一步開放市場。

羅斯星期四在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說,美中在一些“容易的問題”上已經取得進展,包括中國願意購買多少美國產品,比較難的問題是那些涉及結構性改革的議題,特別是知識產權權益和同等市場准入的問題。

羅斯同一天在接受CNBC“財經論壇”的另一場採訪時說,美國在同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上仍然非常遙遠,而這不應該令人感到驚訝。

美國財政部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星期四也說,他認為美國和中國在貿易談判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但是,並沒有詳細說明在美中在哪些領域取得進展。他表示期待劉鶴的到來。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星期四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即將到來的談判具有決定意義,將決定美中能否達成協議。

另外,總統的場外顧問,被特朗普總統稱為“頭號中國通”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星期三說,他預計貿易談判不會在“近期”取得突破。不過,他對美中達成長期協議持樂觀態度。

學者 : 中國並沒有把談判當成促成結構改革的一次機會

雖然如此,學者認為,中國可能並沒有把這次會談當成促成結構改革的機會。

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項目副主任兼中國商務與政治經濟研究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星期三在該智庫舉行的一場有關亞洲經濟預測的研討會上說:“在我看來,雙方還是堅守自己的立場不挪步。中國國家副主席,有'救火隊長'之稱的王岐山在達沃斯說,我們建立獨特的社會主義制度……。他同時批評有人將自己的問題轉嫁給別人……。所以,中國人並沒有展示出多少,或者說,任何跡象,要把這次談判當成機會來解決種種問題,比如,我們前面提到的深層的結構問題和債務問題。相反,就像比爾說的,他們在看總統以及他們身邊人的身體語言。”

王岐山星期三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演講,強調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強調社會主義制度是根本。

在王岐山講話前,美國兩個有影響力的商會,美國商會和中國美國商會,公佈報告,詳細列舉中國仍在推進“中國製造2025”的科技政策,敦促美國集中解決中國不公平及限制美國公司的政策和做法。

報告還列出美中貿易談判需要解決的三大優先目標,即優先解決結構性問題,恢復公平開放的市場;消除所有形式的強制技術轉讓;取消對數字貿易的限制,允許數據的自由流動等。報告沒有提及特朗普總統減少美對華貿易逆差的目標。

協議會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問題,也會“假裝”解決技術問題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國際商務項目主任威廉·萊因施(William Reinsch)說,對中國來說,最理想的協議是在貿易和市場准入問題上達成協議,不談技術轉讓和創新的問題。

他說: “在某些問題上達成協議,把另一些問題擱置,這應該是中國最希望的結果。他們可以很容易答應市場准入協議,他們之前就有這樣的提議。看上去,他們會再一次提出。我現在還不清楚,美國人一直在拒絕到底是因為(准入的)幅度不夠大,還是他們真的堅持讓中國處理那些早前被指出的結構性問題?”

彭博通訊社上星期報導,為了盡快結束與美國的貿易戰,重塑兩國關係,中國在與美國的談判中提出,願意在未來六年把從美國進口的商品總額增加到超過1萬億美元。

萊因施認為,如果真的將進口增加到一萬億美元,總統的顧問們會在這個問題上產生分歧。有人認為應該接受,有人則繼續強調最重要的問題是技術轉讓。

萊因施還認為,中國會承諾保護知識產權,原因有二:第一,他們曾經向奧巴馬政府承諾過兩次,不介意再向特朗普政府承諾;第二,保護知識產權也符合中國自己的利益,中國國內也有保護知識產權的內需。

但是,萊因施認為,如果讓中國按照美國的要求來解決結構問題,現階段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說:“因為我們的要求,如果你逐字逐句去看的話,是要求他們按照市場化的方向重新調整經濟結構,放棄他們的目標,放棄'中國製造2025',朝市場化方向邁進。如果這麼做的話,意味著減少黨的控制,這個,我認為這是他們最不願意做的事情。現階段做不到。”

萊因施認為最後的協議一定既涉及貿易問題,也會涉及技術轉讓問題,只是前者是真正解決,後者是“假裝著解決”,“至少看上去是準備著手解決這個問題的。”

他還強調,鑑於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人是否會履行承諾有著深深的懷疑,所有,任何新的協議都會有相應的監督和執行條款,確保中國會真正執行。

他認為,如果中國在市場准入方面做出大的讓步,特朗普總統也許會接受這樣的一個協議。

能否達成協議,取決於總統如何看待美國股市和中國經濟

國際戰略研究中心政治經濟研究主任甘思德認為,美中這次能否達成協議,完全取決於特朗普總統如何看待美國股市和中國經濟的走向。

他說:“我感覺最終總統會面臨兩種觀點: 一種是,看看中國的經濟,它在惡化,我們的壓力在起作用,它還會變得更糟。如果我們現在得不到我們想要的協議,我們就走開,中國人還會再來。另一種聲音是, 看看股市,看看你的支持率,看看政府關門,你需要某種勝利,從整體上來說,這對你是積極的一步。”

不過,他認為總統接受這兩種說法的可能性都有,且非常接近,大約是51%對49%。他自己認為,總統接受第一種鷹派立場的可能性稍大一些,因為美國人這次比較堅定。他認為,美國至少會得到足夠的東西讓談判得以繼續。

特朗普1月21日曾發出推文敦促中國“別再鬧了”,與美國達成“實實在在”的交易,因為中國經濟出現了1990年以來最慢的增長率。

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是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經濟資深顧問。他也認為,總統會面臨這兩種選擇,而且選擇任何一種的可能性都有,但是,他認為,總統更可能接受第二種看法。

他說:“我也傾向認為,總統對這兩種態度的看法接受度較為接近,但是,我認為股市已經顯示是他最大的軟肋,讓他不能繼續毫不顧忌地採取鷹派的態度。我覺得他最終會妥協……我相信美國貿易特別萊特希澤肯定不滿意這樣掩蓋分歧的協議, 他會激烈反對,但是,我覺得最後, 特朗普會接受這個協議, 並宣稱這是北美自由貿易協定2.0之後最好的協議。”

特朗普總統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12月1日在阿根廷達成共識,暫停徵收新的關稅90天,以讓雙方展開談判,給外交解決一個機會。

一旦達不成協議,美國可能會3月2日凌晨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從目前的10%提升到2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