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貿易戰升級科技戰重啟美中貿易談判更加困難


2017年11月9日,北京人民大會堂外歡迎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的儀式上飄揚著美國國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8 0:00

在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之際,北京再度釋放信號,表示有意把稀土作為與美國貿易戰的一件利器。分析認為,北京把華盛頓出台兩項封殺中國電信設備巨頭華為的措施視為是雙方貿易爭端的嚴重升級。現在,中國領導層對達成一份持久且有意義的美中貿易協議的期待值已大大降低。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5月29日發表一篇評論文章,警告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的反制能力。文章再提中國在全球稀土供應的主導地位。文章說,“毫無疑問,美方想利用中國出口的稀土所製造的產品,反用於遏制打壓中國的發展,中國人民決不會答應……奉勸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維護自身發展權益的能力,勿謂言之不預!”

在此之前,人民日報5月28日刊發了該報記者對中國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就中國稀土產業發展的專訪內容。記者問,如何看待美中經貿摩擦不斷升級之際,稀土可能成為中國反制美國的重要籌碼這一觀點。這名負責人表示,“中美兩國產業鏈高度融合,互補性極強,正所謂合則兩利、鬥則兩傷……如果有誰想利用我們出口稀土所製造的產品,反用於遏制打壓中國的發展,那麼我想贛南原中央蘇區人民、中國人民都不會高興的。”一名工人在中國江西省南城縣的稀土工地上駕駛推土機。(2012年3月14日)

這是北京一個多星期來第二次發出信號,表示有意把稀土作為與美國貿易戰的一件武器。稀土是中國知名美國問題專家、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所說的,中國可以打贏美國的“三張王牌”之一。5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高調考察了位於江西贛州的一家稀土企業,陪同他的還有中方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中國副總理劉鶴。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中國金融政策的研究員馬丁·車爾贊帕(Martin Chorzempa)表示,美國對華為出手被北京視為是雙方經貿爭端的一次重大升級。“引人注目的是中國國內政治和媒體對這些議題的討論,” 他說,“理論上關稅威脅對中國貿易影響的範圍大得多,但卻沒有改變北京的宣傳口徑,但當華為的案子公佈之後,我們看到把貿易摩擦的說法升級成貿易戰,國家電視台上還播出朝鮮戰爭中中國與美國作戰的電影,來煽動民族情緒。”

有分析指出,美國對華為的限制令使美中貿易爭端擴大到科技領域。美國國務院國際經濟政策顧問委員會顧問杰弗裡·肖特(Jeffery Shott)說:“顯然,我們現在距離達成協議比4月底的時候更遙遠了,在部分程度上是因為摩擦擴大到投資領域和高科技領域。”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資深中國經濟學者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表示,美方的一連串舉動讓北京相信,美中貿易爭端已不再是一紙貿易協議就能解決的。他說:“中國領導層已經做出決定,認定與美方達成一份輕鬆協議的結點已過,而且也不再認為(對中國採取的貿易行動)只是特朗普一個人,因為很明顯對中國在技術轉讓和投資領域的攻擊是兩黨一致的。

香港英文的南華早報5月28日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話報導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5月13日曾召集其他24位中央政治局委員,請他們對美方提出的最新要求發表看法。報導說,結果中央政治局壓倒性地認為,美方的條件過於苛刻。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總裁亞當·波森(Adam Posen)表示,現在中方的立場出現了轉變。他說,“大約6-8個星期前,他們非常願意與美方達成協議,幾乎是不惜一切代價,他們非常想要達成協議,願意妥協特朗普政府提出的任何要求,”他說, “我認為,現在有很大機率他們(中方)已經放棄了與美方達成協議。”

南華早報的報導說,中方認為美方在談判最後階段不斷提出新的要求,有些要求直接影響中國政局和社會穩定。例如,美方要求北京全面開放互聯網,放鬆要求外國雲計算企業把數據存儲在中國的規定。

美國國務院經濟政策顧問委員會成員肖特認為,在談判後期提出新的要求和條件是各國談判時慣用的手法,這無可厚非,但應確保最終協議不會造成重大國內政治問題。他說:“2018年姆努欽和羅斯與中國敲定的那份協議沒有得到特朗普的批准就是出於這個原因。同樣,我認為雙方在北京擬定的協議草案包含很多明確要求中國修改法律的條款,或諸如此類。我猜測中方希望措辭更籠統一些,這樣他們就能有空間運作,在新添的監督/執行條款下做他們反正也要做的事情。”

特朗普總統2019年5月27日在東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聯合記者會上講話。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表示,美國還不准備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美國現在已經開始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的關稅,還威脅對其餘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實際情況是,美中雙方在上輪在華盛頓的談判陷入僵局後沒有啟動新的談判。雙方都寄希望於特朗普與習近平6月底在日本大阪出席G20峰會時舉行的雙邊峰會,但同時又都認為對方應作出更多讓步。

“我沒有看到自上輪談判結束後有任何積極的進展,”肖特說,“我猜測任何協議,即使談判能夠完成的話,都會是脆弱的,將面臨很多政治壓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