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發起貿易戰有何意味


特朗普總統在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在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與中國副總理劉鶴握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3 0:00

上週五,美中貿易談判後,特朗普總統對雙方就部分議題達成的意向所做的渲染引發了相當大的爭議。北京截然不同的低調回應顯得謹慎,也表現出戒心。而特朗普政府在關鍵的貿易談判前後發布的一系列針對中國在新疆踐踏人權的懲罰性舉措,及對在美中國外交人員的活動限制,令兩國達成貿議協議的前景更為複雜。

剛剛結束的一輪美中貿易談判雖然在較小範圍取得了進展,雙方各有讓步也被視為有意願就達成一個全面貿易協議而繼續談判。

但是,白宮方面所說的雙方取得“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的說法並沒有得到中方的呼應。官方媒體新華社在報導中稱“雙方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

新華社的報導並沒有提到雙方達成協議,或分段協議。該報導只是說:“雙方討論了後續磋商安排,同意共同朝最終達成協議的方向努力。”
彭博社的一篇被廣泛轉載的報導,披露了中方希望在兩國首腦簽署“第一階段協議”前與美方進一步談判。

特朗普談判後在白宮接見劉鶴等人時對雙方談判的進展大加稱讚,特別強調了中方同意每年購買價值400億到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中國購買美國農產品在2012年時達到峰值,當年購買了價值294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而自那以後,中國每年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數量逐漸減少,到2018年時,僅購買了價值163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

北京沒有證實特朗普宣稱的農產品購買規模。在官方媒體報導中甚至沒有提到這方面的承諾。

中方的承諾換取美方同意取消原定本週二啟動的將對2千5百億美元輸美中國商品加徵5%關稅的計劃。美方已經對這些中國輸美產品徵收25%的關稅。

彭博社報導透露出中方希望通過進一步談判,要求美國取消最後一道關稅威脅,即12月15日開始對剩餘中國輸美商品徵收15%的關稅。華爾街主要證券公司沃特海姆公司前合夥人麗茲•匹克在為The Hill撰寫的一篇觀點文章中說,白宮對去除那15%的關稅或許會顯得遲疑,因為那樣將會在未來談判時失去一個籌碼。

白宮方面宣布的談判成果中還包括在知識產權、市場准入,以及貨幣等方面的進展。但特朗普所說的協議,事實上尚未形成文本,也沒有發布雙方在這些議題上取得哪些具體的進展。

特朗普一改一直以來堅持要大協議,否則不會籤的姿態,認可“第一階段協議”。但因為“第一階段協議”中尚未涉及美方最重視的結構性問題,例如強迫技術轉讓、產業政策以及補貼等,甚至不包括美方堅持強調的一個執行機制,加之談判缺乏透明,招致大量批評和質疑。很多意見認為他是為競選連任,在進入大選年時為穩定市場而做出這樣的妥協,更糟糕的是,他對談判成果的渲染,卻因北京表現出疑慮而令人對其成效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中國商務和政治經濟項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推文中質疑:“新華社報導說雙方談判取得'實質性進展',但沒有說達成協議。如果雙方不認為有協議,那就是沒有協議。”

但前沃特海姆公司合夥人匹克則撰文對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作了辯護。她認為雙方都需要一個協議,因為9月中國出口連續第5個月下滑,跌幅達3.2%; 而進口8.5%在加劇惡化。而美國製造業部門放緩,商業支出受貿易摩擦造成的不確定性影響而趨緊。但美國消費者卻沒有摀住口袋。密歇根大學最近發布的消費者信心指數超出預期,達到96.3。

她認為美國從這個半瓶子協議中贏得的還有中國承諾增購美國農產品、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並同意在北京和華盛頓建立辦公室,解決兩國間的貿易爭端。

匹克認為特朗普在貿易上對抗北京的做法改變了一切:美國公司已經降低了對中國的依賴,將其供應鏈多樣化,轉向其他亞洲國家和歐洲國家。
匹克指出,特朗普對北京的貿易戰,將北京在貿易上的不誠實和不公平做法曝露給世人。談及近期的NBA事件,她認為“美國人正在目睹專制共產黨國家霸凌的不只是其國民,更有全世界的商業夥伴。”

儘管匹克認為美國從這個半瓶子協議中有5大斬獲,而華爾街日報則認為中方是此輪談判的贏家,原因是其成功地運用了“拖字訣”。中國在談判中成功地拖延了新增關稅的計劃,但未能令美方消除現有關稅。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北京官員透露,北京當前的計劃是,繼續和華盛頓的官員談判,同時避免答應他們提出的所有要求。

此前,中方官員在北京已經告訴前去談判的美方官員,說中方在本輪談判中將不會談及產業政策和補貼的問題。而這樣要求實施上就是縮小了談判的範圍,而且北京方面堅持要將上述美方視為關鍵的問題從談判桌上拿掉。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葛來儀在其推文中基於華爾街日報報導提出一個問題:“習近平真的會去要一個除了推遲增加關稅對中國沒什麼好處的協議,而且中方還要做出一些承諾?或許者其中還有些甚麼?”

凱投宏觀在新加坡的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認為,特朗普面臨競選連任,需要拿出和中國在貿易上的戰果來。

但特朗普也需要平撫長時間的貿易戰帶給市場的不確定性,甚至最終導致經濟走向衰退。

埃文斯-普里查德說:“我認為從雙方經濟表現來看,或許貿易戰受到過分關注。如果你看看貿易戰對雙方經濟造成的影響,會發現其實很小,甚至比我們近期所預期的還要小。”

該經濟分析機構認為,美國經濟的確在放緩,但應該不會陷入衰退。至於中國,埃文斯-普里查德說:“(中國)經濟雖然處境不佳,但今年至今表現得相當好。這也說明它為甚麼沒有急於不計代價地要和美國達成協議。”

他認為,從中也可以看到中國經濟的韌性,但仍提醒中國經濟可能在今後的若干季度裡將會面臨和貿易戰完全無關的壓力帶來風險,那樣會令中國有些緊迫感,希望美方取消現有關稅。
但是,雙方要的協議並不是現在的“第一階段協議”,因為它涵蓋的問題並不是最關鍵的問題。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貿易專家威廉•萊因施在談判前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對美方要求其在產業政策、補貼和國企等方面做出改變的要求沒有做出妥協。

萊因施說:“例如,我們想要他們在補貼和國有企業方面做出改變,基本上是希望其轉向西方市場經濟。習近平則反向而行。而且,我們所要求的意味著中共管控的削弱。他們不會答應。”

這將會令雙方很難談成協議。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亞洲經濟項目負責人,中國經濟專家史劍道在上週五下午接受CNBC採訪時預計,雙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後,選前或將不會有進展。他說,儘管特朗普表示,美中貿易協議將分兩到三個階段,史劍道則認為第一階段結束後就不大會有進展了。他說,特朗普將面臨民主黨競選對手在貿易政策上的挑戰,同時,國會和中國在許多問題上有爭議,這些都不會令特朗普政府有推進貿易政策的意願。

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貿易專家加里•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則認為,這對特朗普卻不那麼簡單。他說:“以往貿易在美國總統選舉中算不上重要話題。但在2020年將會是個例外,因為特朗普的政策中貿易占據很大一部分。”

哈夫鮑爾說,他希望自己被視為一個超級鷹派,一個對華最強硬的鷹派領袖。

埃文斯-普里查德認為,特朗普在進入大選之年時需要拿出一個有意義的對華貿易協議;如果他進入選戰在貿易方面卻沒有什麼收穫,將會被視為打了敗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