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貿易戰對美中整體經濟的損害“無關緊要”?


2019年6月2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日本大阪G-20 峰會期間會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9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這個星期早些時候在倫敦表示,與中國的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議可能要等到美國大選後完成,暗示美中之間的貿易衝突有可能還將繼續。不過分析人士指出,貿易戰其實對美中整體經濟的直接傷害都不大。美國經濟前景良好,11月的就業市場表現出色。對中國來說,對美貿易出口只佔中國經濟總量的5%,並沒有損害中國經濟的根本。

對美貿易出口只佔中國經濟總量的5%

特朗普講話後,美國股市應聲下滑。不過,分析人士指出,中國政府可能不需要像股市那麼恐慌,因為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直接損害其實並不太。

德意志銀行的中國經濟學家易雄( Yi Xiong)在星期三(12月4日)在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舉行一場有關中國力量的辯論會上說,貿易戰兩年來對中國的影響並不大。他先給出了對美出口貿易在中國整體經濟中所佔的比重的數據。

他說:“如果我們將中國所有產業的產出當成100的話,那個100中只有大約5%的量是與美國的需求相關的。 我說'相關',包括兩個部分,直接的和間接的,一個是直接出口到美國的,另一部分是上游廠商,它們為下游企業提供支持,而這些下游企業將產品最後出口到美國。中國產業中所有受美國需求影響的只佔5%。”

易雄說,在中國另外的95%的產出中,70%的產出是為了滿足中國國內的需求,25%是為了滿足中國對世界其他國家的出口,而這部分的經濟產出完全沒有受到美中貿易戰的影響。

他進一步解釋說,即便是5%對美國的出口也並不是完全受到影響,只有被增加關稅的商品受到影響。換成數據,也就是兩年來,中國對美國出口下跌20%左右。他還說,中國出口產品增加的關稅並不是中國出口商支付,而是有美國的生產商或是美國消費者在支付。

下跌的貿易額對美中經濟總量來說“無關緊要”

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是越南胡志明市富布賴特大學中國問題專家,他曾在中國生活和工作過9年。鮑爾丁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討會上說,貿易戰對美中整體經濟的影響“無關緊要”,雖然他被要求在辯論會上為“美國在貿易戰中更有優勢”找到論據。

他解釋說,美中貿易戰對中國對美貿易額的影響大約在300億到500億美元左右,而這個數字相對於中美兩國各自龐大的經濟總量來說是可以“無關緊要”的。

他說:“300億到500億美元對美中兩個經濟體來說是無關緊要的, 沒什麼關係。有一些特別的公司和特別的產業損害特別大,但是作為一個宏觀經濟的一部分,它們真的沒有什麼關係。 我的朋友剛才提到中國祇有5%行業的產出出口到美國。他說的完全正確。對雙方的經濟都沒有大的影響。”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今年一月的資料,2018年全年,中國對美國出口總額為4784億美元。而根據兩國官方的資料,2018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為13萬億美元,美國的GDP為20萬億美元。

中國FDI的年增長率與5年來保持同一水平

鮑爾丁和易雄都提到的第二個數據是,中國在貿易戰後吸引外國直接投資(FDI)的年增長率,這個數字並沒有因為貿易戰而減少。

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10月份的數據,2019年上半年中國吸引外國直接投資為730億美元,年增長率大約為4%, 名列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美國同一時期吸收的FDI為1430億美元。而中國的這個年增長率與此前5年流入中國的年均增長率大體一致。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另有原因

雖然如此,易雄承認,過去兩年半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確實在放緩不少。不過,他說,這並不是由於貿易戰造成的,而是由於中國在推動金融“去槓桿化”,限製過度借貸造成了內部需求放緩。

他解釋說,“內部需求放緩的原因是中國在大力推動金融去槓桿。中國經濟累計了大量的債務和槓桿。從2017年底開始,中國開戰'去槓桿化'的行動。去地方政府的槓桿,地方的金融融資平台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舉債。去公司槓桿, 公司擴張不能藉貸,我們看到很多大公司遇到了麻煩。去金融機構的槓桿,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小銀行和一些大的金融機構的重組。這樣的去槓桿確實對中國經濟的短期增長造成影響,但是對可持續增長會有好處的。”

美國經濟增長前景良好

特朗普多次表示, 在自己上任後的三年中,美國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經濟繁榮。他還認為美國經濟比中國經濟強大。他說,這樣的經濟表現使得美國在與中國的談判中處於優勢地位。

美國勞工部周五(12月6日)發布的11月就業市場的數據,似乎為總統的說法提供了佐證。11月,美國非農就業人數激增26.6萬人,遠高於預期的18.6萬人,失業率從10月份的3.6% 再降至3.5%。已經有分析人士說,這個數據將給予總統在美中貿易談判中製衡力。

這份新的數據就業增長與普遍看法相反,即許多雇主要么推遲招聘,直到美中貿易戰取得突破,要么在失業率如此之低情況下難以找到工作。

經濟學者鮑爾丁說,美國經濟整體增長強勁,以平均2%的年增長率增長。美國家庭和公司狀態到中期(6個月到3年內)的發展都會不錯。

他說:“(美國)家庭狀態不錯,儘管有一種說法說美國家庭財富在金融危機後(縮水),並且還流行了一段時間,但是,實際上美國家庭狀態非常不錯。儲蓄率在5-9 %以上,金融危機以來,財富是有所減少。工資以幾十年來最高的幅度上漲。就業率上升, 債務在減少。這為我們描述了一副非常美好的美國家庭圖。美國人的開支也在強勁增長,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美國家庭消費面臨壓力。”

鮑爾丁說,除家庭外,美國公司的表現也不錯。最糟糕的情況是,可能由於需求的減少,公司的盈利會有所減少。他說,對美國經濟整體來說,比較糟糕的狀況是財政,但是,財政不會對美國中期應對貿易戰產生大的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