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的“疫苗外交”沒有贏得東南亞國家的戰略信任


中國駐印尼大使館官員在雅加達國際機場檢查中國援助的抗疫物資。(2020年3月27日)
中國的“疫苗外交”沒有贏得東南亞國家的戰略信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0:44 0:00

分析人士說,中國雖然在填補東南亞國家的疫苗空缺方面領先於歐洲和美國,但這樣的優勢並沒有轉化為中國的“軟實力”,而且,隨著歐美疫情的減緩,更有餘力支援東南亞和其他地方的抗疫,中國的優勢很快會縮小。

疫苗有效性雖被質疑,中國依然贏得了部分國家的好感

印度尼西亞醫學協會近日表示,今年6月死於新冠病毒感染的26名印尼醫生中,有至少10人曾接種過中國科興新冠病毒疫苗,而且是已接種兩劑。雖然流行病學家稱,需要對這些死亡病例進行適當的調查,以確定醫院護理不當或慢性基礎疾病等因素是否是主要原因,但是,對中國疫苗的有效性的擔心進一步加劇了。一些健康專家已經考慮是否要給前線的醫護人員再增加一劑“加強針”。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區域戰略與政治項目的研究員凱瑟爾安瓦爾·扎尼(Khairulanwar Zaini)在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說,印尼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疫苗是否安全的擔憂一直存在。在印尼,對中國疫苗的反對除了對疫苗本身安全的擔憂之外,還有宗教原因、甚至還有反華種族主義等。

他說:“在這些最近的消息發布之前,就有報導稱該地區對中國疫苗猶豫不決。部分原因是對中國疫苗的安全性持懷疑態度。(疫苗臨床試驗的)數據完整性的缺乏以及混亂進一步加深懷疑。另外在印尼還存在反華種族主義。在越南,則有依賴中國會產生的更廣泛地緣政治擔憂。在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還有明顯的宗教考慮:一些穆斯林擔心中國的疫苗是否是清真的,以及接種了科興或是國藥的疫苗後是否還會被允許進入沙特阿拉伯朝聖等。”

為了打消民眾的顧慮,印尼總統佐科今年1月甚至在電視直播中展示了自己接種中國科興公司新冠疫苗的全過程。在印尼伊斯蘭教聯盟宣布中國科興新冠疫苗符合清真標准後,接種中國疫苗的人數才有所增加。

不過,扎尼認為,對中國疫苗有效性的擔憂並不會改變東南亞的一些國家政府對中國的感激之情,特別是印尼和柬埔寨,因為對他們來說,中國疫苗是他們唯一可以較早獲得的疫苗。

他說:“因為中國一直有能力持續提供疫苗使得他們可以展開全民免疫計劃。如果中國的疫苗最終被證實不那麼有效防止感染,他們不得不改變接種計劃(增加加強針或是使用其他疫苗),但這不會抵消中國提供疫苗帶來的好感,因為有疫苗接種總比沒有強。”

《日經亞洲評論》6月28日的一篇報導援引印尼衛生部官員的話說,“印尼依賴來自中國的疫苗……因為只有中國可以滿足印尼需要的疫苗數量。阿斯利康和(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新冠疫苗保障機制(COVAX)等渠道來的疫苗還是很少。如果印尼在等輝瑞和其他疫苗,數量不夠給印尼人接種的。”

印尼擁有2.7億人口,曾是東南亞新冠死亡人數和感染率最高的國家。今年一月開始,印尼政府致力於進行大規模的接種計劃以獲得全民免疫。印尼打算在一年內為多達1.8億人口,也即70%的人口接種疫苗。在大約16萬印尼醫護人員中,約有90%已經接種了中國科興疫苗。

印尼政府官員4月說,科興疫苗在現實中的應用效果非常好。94%的醫療工作者在接種科興疫苗後免於感染。但是,受新冠變異毒株“德爾塔”的影響,印尼疫情最近有反彈的趨勢。這也讓一些人認為科興疫苗可能對新的變異毒株不是那麼有效。

印尼是東南亞國家中購買中國疫苗最多的國家。截止目前為止,印尼確認從中國訂購1.25億劑新冠疫苗。去年12月初,印尼方面收到120萬劑科興疫苗,12月31日又收到180萬劑。之後,印尼醫藥公司與中國聯手共同生產疫苗。

6月27日,印尼食品藥物管理局(BPOM)批准科興疫苗在該國12歲至17歲年齡段人群中緊急使用。

柬埔寨和老撾是全球接受中國疫苗無償捐贈劑量最多的國家。其中,中國向柬埔寨捐贈了220萬劑疫苗,向老撾捐贈190萬劑。這兩個國家也主要依賴中國疫苗實現全民免疫的計劃。

截至6月25日,柬埔寨全國380.3萬人已接種新冠疫苗,佔全國1000萬人接種目標的38.3%,其中280萬餘人已完成2劑接種。柬埔寨的接種率領先於大多數東南亞國家聯盟成員。

中國的慷慨也贏得了柬埔寨的稱讚。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5月在“第26屆亞洲未來”視頻國際會議上說:“柬埔寨不依靠中國,還能依靠誰?”

華盛頓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海事透明倡議項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認為,印尼和柬埔寨成為中國疫苗的最大進口國和捐贈國並非偶然。

他說:“這顯然是因為中國將疫苗外交的重點放在最能從中受益的地方。柬埔寨是中國的從屬國,他們希望保持這種狀態。印度尼西亞是該地區最大國家。中國也知道,與菲律賓、越南、新加坡、甚至馬來西亞比,在這個國家會比較容易一些。”

雖然如此,整體來說,東南亞國家都是中國疫苗外交的主要目標。中國主要通過小額捐贈和大規模合同銷售的方式為東南亞國家提供疫苗。截止六月,東南亞國家已經從中國預定了2.03億計中國疫苗,大約佔中國出售疫苗的25.6% 。從捐贈疫苗的數量來看,中國已經向東南亞國家捐贈了730萬劑疫苗,佔中國向全球捐贈數量的25%。

東南亞國家努力讓疫苗供應多元化,不依賴中國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區域戰略與政治項目的研究員凱瑟爾安瓦爾·扎尼,扎尼強調,雖然中國通過疫苗外交在東南亞國家中贏得了一些好感,但是還沒有贏得他們的戰略信任。東南亞國家(其中柬埔寨是唯一的例外,柬埔寨基本上依賴中國的供應,另一個來源是新冠疫苗保障機制)讓疫苗供應多元化的努力,避免完全依賴中國就是很好的例子。

印尼雖然從中國訂購了1.25億劑疫苗,但這只佔印尼所有疫苗來源的大約三分之一。印尼還從阿斯利康(AstraZeneca)、諾瓦瓦克斯(Novavax)以及輝瑞(Pfizer)訂購的劑量總數超過2.5億劑。

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甚至文萊也都一樣。中國的疫苗是重要的來源,但並不占主導地位。菲律賓政府與中國科興疫苗簽訂了2500萬劑疫苗的供應合同,數量僅次於印度尼西亞。但是,菲律賓也從阿斯利康、強生(Johnson & Johnson)、莫德納(Moderna)、輝瑞、印度血清研究所和諾瓦瓦克斯公司(SII-Novavax)以及俄羅斯的衛星五號(Sputnik V )訂購疫苗,共計1.37億劑。

菲律賓大學疫情研究小組(OCTA research) 今年年初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只有13%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相信來自中國的疫苗,而41% 的受訪者更喜歡來自美國的疫苗。

泰國訂購了1860萬劑科興疫苗,也獲得了100萬劑疫苗的捐贈,但是,泰國對中國疫苗的期盼程度並不高。在泰國,民間最希望得到的是美國的輝瑞和莫德納疫苗。泰國社交媒體的消息顯示,泰國的名人和富人流行到海外接種莫德納和輝瑞德疫苗。泰國反對黨三月份批評政府在明知中國疫苗有效性有問題的情況下,仍然訂購中國疫苗。

另外,泰國6月與英國阿斯利康藥廠達成技術共享協議,在泰國本土生產新冠疫苗,未來也計劃提供給其他東南亞國家。

馬來西亞訂購了1550萬劑中國疫苗(包括科興、國藥以及康希諾),但是,從阿斯利康、輝瑞和衛星五號訂購的疫苗總量遠遠超過中國疫苗的總量,共6400萬劑。

文萊從中國訂購了5萬2千劑疫苗,但是從輝瑞、莫德納和諾瓦瓦克斯訂購的更多。

緬甸5月從中國獲得了50萬劑疫苗捐贈,不過,這個動作比印度慢了半拍。印度1月份已經向緬甸捐贈了150萬劑新冠疫苗。

新加坡在政府的主流疫苗接種計劃中只用輝瑞和莫德納疫苗,不過目前對中國科興疫苗的興趣有所增加。新加坡政府6月初表示,允許私人醫療業者通過特別採用程序(Special Access Route),引進科興疫苗,給那些原意接種中國疫苗的人使用。

東南亞諸國中,越南是最不願意選擇中國疫苗的國家。直到6月4日,越南才批准中國國藥集團生產的新冠疫苗可以在越南緊急使用。在此前的疫苗訂購中,越南單單排除了中國疫苗。

越南希望通過新冠疫苗保障機制(COVAX)、其他國家的疫苗製造商以及加強國內研製和生產技術來為提供疫苗,實現全民免疫。越南目前的疫苗接種率非常低,僅有1%。越南還希望在2022年可以普遍使用到美國的諾瓦瓦克斯的疫苗,目前,這個疫苗還在二期測試中。

6月20日,越南接受了中國援助的50萬劑國藥集團新冠疫苗,不過,中國要求,這些疫苗將優先為在越中國公民、有前往中國工作需求的越南公民及越南北部邊境地區人員。

中國難以獲得東南亞國家的信任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的紮尼認為,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不信任主要來自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強勢行為。中國宣稱對南中國海90%的海域擁有主權,覆蓋了東南亞國家中文萊、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主張擁有的“專屬經濟區”。另外,扎尼說,中國在疫苗外交上的敘事手法以及中國的“戰狼外交”也令人東南亞國家警覺。

他說: “該地區不想把所有賭注都押在中國疫苗上。儘管中國在定期交付方面略佔優勢,但疫苗的提供不是這些國家唯一要考慮的事項。中國圍繞疫苗供應的敘事、中國對軟實力和硬實力的應用也讓中國的疫苗外交受損。”

2月25日,中國東帝汶大使肖建國在《東帝汶之聲》上發表文章指責“一些富國、強國奉行疫苗'民族主義',大量訂購、囤積疫苗,很多發展中國家卻難獲得足夠疫苗”,而中國則在促進“公平分配”,“不讓一個有需要的國家落下,也不讓任何等待疫苗的人被遺忘。”

在強調“不讓一個有需要的國家落下之後”,中國在6月5日才向東帝汶捐贈了10萬劑科興疫苗,而東帝汶的人口為130萬人。東帝汶最後的疫苗缺口將有澳大利亞並通過新冠疫苗保障機制填補。

扎尼認為,中國官員這樣論戰式的語言只會讓外界認為中國“傲慢和虛偽”,特別是中國的疫苗供應遠遠滿足不了期待的時候。對西方國家的謾罵更是讓人覺得中國“更在乎政治得分,把發展中國家當作實現地緣政治目標中的棋子”。

扎尼說,讓中國軟實力受損的另一個方面是中國的變化無常。他說,東南亞國家雖然目前沒有領略到中國的“戰狼外交”,但是他們清楚地看到北京是如何懲罰不與中國保持一致的國家的。他說,“中國今天可以提供疫苗,明天可能就會對你施加懲罰” 。

因為澳大利亞政府提出對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國際調查,中國隨之對澳大利亞進行貿易和經濟制裁。扎尼說,東南亞國家領導人自然會記住這些的。

東南亞國家也曾承受國中國的“雷霆之怒”。2016年,由於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南中國海仲裁案上進行表態,並占到了西方國家一邊,中國沒有邀請李顯龍參加2017年底的一帶一路大會。同年,中國還讓香港海關扣押了新加坡從台灣運回的9輛裝甲車,直到兩個月後才被放行。

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波林說,雖然目前還不清楚中國的疫苗外交是否在東南亞起到作用,但是,有一點很清楚,中國去年向東南亞捐贈防護服、口罩和以及其他醫療援助卻沒有收到很好的效果,相反,東南亞國家普遍對中國很反感,特別是菲律賓。

他說:“當然,大家都很開心可以拿到免費的口罩,但是,他們不會忘記中國所做的其他事情。他們在報紙上看到最多的是中國民族主義的轟炸,戰狼外交,這令他們害怕。這也與東南亞國家的一種看法有關,那就是,不管他們多麼需要中國的援助,中國的援助不是無條件的。 ……總是有一種沒有明說的條件在那裡,可能是要求你在香港、新疆問題上,或是南中國海問題上保持沉默。”

他說,中國的捐贈總是會與媒體的照片聯繫在一起,令人覺得他們的捐贈是有目的的,總是與交易聯繫在一起。

扎尼認為,中國在南中國海的硬實力展現更是根本傷害了中國的軟實力。他說,東南亞國家目前的態度與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動有很大關係。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間,中國也沒有減弱在南中國海的行動,甚至還有所加強。因此,中國很難僅憑疫苗就能贏得該地區的信任。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公佈的2021年東南亞狀況調查顯示,44%的受訪者認為中國是東盟對話夥伴,為該地區應對疫情提供了最大幫助。然而,當被問及如果東盟必須要在兩個大國中選一個國家結盟時,61.5%的人選擇了美國。

另外,65.9%的受訪者表示,如果中國希望改善與該地區的關係,“應根據國際法和平解決所有領土和海洋爭端”。68.9%的受訪者表示,中國“應尊重我國主權,而不是對我們國家的外交選擇進行約束”。

美國、歐洲和日本在東南亞的疫苗努力

扎尼認為,東南亞國家對中國依賴的擔憂更是為歐美的疫苗提供了空間和機會。他說,雖然中國目前在向東南亞提供疫苗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但這樣的領先優勢隨著歐美還有日本自身疫情的改善後,將有所削弱。

日本政府6月29日宣布,7月1日向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兩國分別無償提供約100萬劑新冠疫苗。7月8日向菲律賓、7月9日向泰國分別空運約100萬劑。加上已經發貨的台灣和越南,日本的疫苗供給對象合計達到6個國家和地區。

分析認為,日本此舉也是考慮到中國的疫苗外交,有意在亞洲擴大日本的支援範圍。值得注意的是,在未來日本還將向其他東南亞國家提供疫苗,而且這些疫苗都繞過了世衛組織直接提供給東南亞國家。

除了日本之外,美國總統拜登6月3日公佈了首批2500萬劑新冠疫苗全球分配計劃。其中約700萬劑將提供給南亞和東南亞地區。

6月11日,七國集團在倫敦召開會議時也承諾到明年年底前將向發展中國家捐贈至少10億劑疫苗。其中,美國承諾提供5億劑,英國承諾1億劑。

3月份,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四國領導人召開的“四方會談”(Quad)還同意在2022年底前向亞洲大部分地區提供10億劑新冠疫苗。不過,因為印度疫情嚴峻,疫苗優先向印度供應。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認為,幫助東南亞國家走出新冠疫情對拜登政府來說至關重要。他說:“如果美國在一個世代才出現一次的重大危機中不能提供幫助,美國怎麼能再宣稱自己是全球的領導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