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2022全美大學排名顯新趨勢- 名不見經傳院校成留學新寵


美國麻省劍橋哈佛大學校園一景。
2022全美大學排名顯新趨勢- 名不見經傳院校成留學新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37 0:00

美國2022年全美大學最新排行榜本星期公佈,引發中國學生和家長的高度關注。美國高教界專家說,此次大學排名呈現出一些新趨勢,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新校”躋身於吸引外國留學生院校行列。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星期一(9月13日)公佈了年度美國最佳學院和大學排名。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和耶魯大學仍雄踞全國性大學前五名。

這項排名根據六個類別的加權方式計算其排名:學生成就(40%)、教師資源(20%)、專家意見(20%)、財務資源(10%)、學生技能(7%)和校友捐贈(3%)等。

美國高教界人士注意到,《美國新聞》今年排行榜的所使用的方法稍有所修正,以適應標準化測試要求的變化。此外,由於今年許多學校都採取了考試可選(test-optional)政策來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因此今年的排行榜在這方面的門檻也有所降低。

2022大學排行榜新趨勢

美國阿比林基督大學(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課程設計總監方柏林博士(Berlin Fang)告訴美國之音,他注意到本年度的排行榜所考量的權重類別,對社會流動性更加重視。可以看到的趨勢是:美國的大學,尤其是頂尖大學,正越來越多地考慮招收來自低收入背景的學生。

方柏林說:“排名前5位的全國性大學有55%的佩爾助學金(Pell Grant)獲得者。佩爾助學金通常頒發給家庭收入總數低於5萬美元的學生。大多數得到這個獎學金的學生的家庭收入低於2萬美元,”。

此次排名的另外一個趨勢就是對標準化考試成績的權重減少。 《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稱,他們已經降低了報告標準化考試成績的門檻。 “如果報告的 SAT 和 ACT 總分數佔入學班級人數不到 50%,則排名中使用的學校值僅打 15%的折扣。而以前的門檻為 75%。”

作為美國全國最大的州立大學系統之一,“加州大學”(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ystem)系統在今年的排名中表現非常出色。

在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看來,加州大學系統之所以表現出色的原因之一是:它們正在招收許多獲得佩爾助學金的學生;這必定幫助了它們的社會流動性排名。加州大學系統在1996年放棄了平權行動政策;但是該大學系統在學生多樣性、社會流動性和學生畢業率等成果方面,仍然做得很好,事實上比以前做得更好了。

方柏林說:“這也許說明,大學改變錄取政策,使用社會經濟階層,而不是種族和族裔,在增強錄取和保留率方面的效果更好。這些大學應該是為其它大學樹立了很好的榜樣。”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2022年美國大學排行榜本週一公佈以後,立刻引發中國留學生圈的高度關注。一個叫做“留學字典”的微信平台發文說:“大學排名公佈後,美國大學的朋友圈炸了!”文章還說,不少在美中國留學生“為自己的母校轉發點贊,一下子刷爆了朋友圈。”

擔任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本科生教學主管的馬釗教授,熟悉美國大學的招生工作和程序。

馬釗教授認為,中國留學生和家長往往對學校的綜合排名非常看重,有時甚至會犧牲個人的專業愛好,力圖進入排名較高的學校。

“從我的日常工作看,美國本土學生並不太看重學校的綜合排名,他們對學校的專業課程設置、校園生活和文化、社團活動、城市地理位置等更為看重,”馬釗說。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如果從學校管理者角度來看,他們對學校排名也評價不一,主張排名的認為,排名有助於學校量化考評學校發展的各項指標;而批評者認為,這種統一排名的方式,抹殺了學校的個性化發展,也忽視了學生群體對教育的多元要求。

“學校排名對於學校的教學和研究的影響非常小,但是對於招生和籌款影響很大,”馬釗說。

名不見經傳“新校”吸引國際學生

星期一公佈的這份最新美國大學排行榜,除了對“全國性私立大學”和“全國性公立大學”等若干類別的高等學校進行評估排名之外,還專門以“外國留學生人數最多”作為標準,對全美各種類別的大學和學院進行了排名。從吸引外國學生最多院校的排名中,是否能對中國留學生選擇美國大學的興趣和偏好管窺一斑?

高教界人士表示,從今年的榜單來看,外國留學生就學主要集中在東西兩岸、東南部等地區,而中西部和西南部的學校國際化程度相對較低。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教授馬釗分析說:“中國留學生擇校對排名和地區比較看重,因此全國排名高的知名大學應該依然是中國留學生的擇校首選,其次中國留學生對理工科和商科的需求比較高,因此大型的州立大學和理工院校也會頗受青睞。”

馬釗同時指出,由於目前受新冠疫情和美中兩國關係的影響,留學成本和風險都在增加,“因此一些普通的文理學院、知名度較差的大學、地理位置比較偏遠的學校,恐怕將無法吸引中國留學生的興趣”。

德克薩斯州阿比林基督大學的方柏林博士告訴美國之音,儘管歷史上排名靠前的名校,如哥倫比亞大學和哈佛大學等,仍然繼續吸引著來自全球最多的國際學生;但是他在國際學生人數最多的大學名單中看到了一些新名字。

方柏林說,一些知名度較低的大學,如設在紐約市的‘新學院大學’(The New School)和設在紐約州的羅切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Rochester)也躋身於吸引國際學生最多的學校。

新學院大學和羅切斯特大學的外國學生比例分別是30%和27%,超越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24%,成為2022年吸引外國學生最多的全國性大學第一名和第二名。紐約大學屈居第三。

“為什麼?因為他們刻意在全球招募生源。例如,羅切斯特大學認可中國的‘高考’分數,可以取代傳統上使用的其它標準化考試。我認為這個刻意的安排起到了作用,”方柏林說。

在方柏林看來,這些鮮為人知的學院和大學在國際學生中的崛起,從美國的因素來說,當然是美國國內的人口結構的轉型,需要這些規模較小的文理科院校存在下去;但也是由申請人對學院和大學的認識和思考的轉變所推動的。

頂尖名校排名並列如何選?

在美國的各種和各類大學的排行榜上,幾乎毫無例外地都會有好幾所大學排名並列的情況。例如,《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本星期公佈的最新全國私立大學排名中,普林斯頓大學排名第一,而哥倫比亞大學、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並列第二。

對於廣大的中國學生及其家長來說,在選擇申請美國學校時,他們應該如何處理選擇這些排名並列的名校?

熟悉美國大學教育的專家告訴美國之音,美國大學、尤其是全球知名的名校並列排名的現象經常出現,這些年這一趨勢比較明顯。這其實也在明確地告訴大家,在美國同檔次、知名度齊名的世界名校,其實很難劃分出水平高低。

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援引介紹常春藤聯盟大學一書《優秀綿羊》(Excellent Sheep)作者威廉·德雷西維奇(William Deresiewicz)的觀點說,這種選擇就像在你最喜歡的顏色之間作出選擇一樣。如果你喜歡深紅就選哈佛,喜歡藍色就選耶魯。

方柏林說:“所有這些大學都是非常優秀的。雖然學校排名和全國的認可程度仍然很重要,但另外一個推動家長和學生的選擇的因素,應該是在個人需求和學院和大學所能提供的教育服務之間找到‘適合自己’學校的過程。”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馬釗教授則建議,如果學生和家長以排名作為留學擇校的主要參照標準,那麼應該注意選擇不同檔次的學校,而非只是單純的學校名次,只有這樣才可以增加更多的申請選擇。

“國防七子”和理工科畢業生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曾在2020年5月宣布,美國將禁止具有中國軍方背景的中國公民持學生和學者簽證,進入美國大學攻讀研究生或者從事博士後研究。這項從去年6月1日開始執行的行政命令,禁止畢業於被認為與軍方有關聯的幾所大學的中國學生,來美國攻讀理工科研究生學位或從事研究工作。

列入美國政府名單的“與中國軍方有直接聯繫”的中國高校包括西北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南京理工大學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由於中國這七所高校曾經長期隸屬國防和兵器工業部門,在中國素有“國防七子”的說法。

分析人士擔心,雖然拜登總統上任後在中國留學生來美簽證政策方面有所鬆動;但是並沒有取消這項特朗普時期對“國防七子”畢業生和敏感專業中國學生的限制。這是否會對未來幾年中國留學生來美留學和攻讀相關專業的熱情帶來負面影響?

教育專家們認為,由於在獲得簽證方面有困難,除非取消有關的限制,否則許多學習某些理工科(STEM)專業的學生可能會猶豫,是否要申請美國的大學。有些人可能會轉向申請其它國家的大學,如英國和澳大利亞。那些不受限制影響的人,仍將繼續熱心於申請美國的大學。

課程設計專家方柏林博士告訴美國之音,從這項最新的排行榜也能看出,美國文科院校錄取的國際學生越來越多。其中一些學院和大學雖然沒有太大聲望,但對國際學生來說卻有一個非常支持的環境。 “像是普林西皮亞學院(Principia College)和格林內爾學院(Grinnell College)在招收國際學生方面做得非常好”。

熟悉留學生招生工作的馬釗教授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學生已經開始規避申請敏感專業,以降低簽證被拒的風險,或者轉向申報美國以外其它國家的大學。

馬釗提到,本科生申請中還出現了“曲線救國”的策略,比如申請比較安全的基礎研究和人文研究專業,然後利用美國大學內轉專業的方便等,入學後再調整到自己真正興趣所在專業。

他說:“在我所知道的一些大學內,理工科研究生招生面臨一些困難,中國學生擔心專業背景調查、簽證發放、入境檢查、旅行風險、就業渠道等,對美國學校的興趣有些下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