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必須停止這種野蠻做法” 美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就中國強摘器官舉行聽證


資料圖:美國國會眾議員史密斯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談中國人權問題(2016年4月14日)
“必須停止這種野蠻做法” 美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就中國強摘器官舉行聽證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1 0:00

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星期四(5月12日)就中國強制摘取人體器官的做法舉辦線上聽證會,聽取專家學者和親歷者的證詞。主持聽證會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史密斯說,必須停止中國的這種“野蠻做法”。

作為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的共同主席史密斯(Rep. Chris Smith,R-NJ)在聽證會的開場中說,中國政府宣稱中國共產黨堅持人民至上,但是包括上海在清零政策下的例子告訴我們,“中共百年來始終把人民放在最後,顛倒人權普遍性原則,無所顧忌並殘忍地把人民作為達到目的的手段。”

他說,這種完全無視人的尊嚴的做法沒有比強摘人體器官更顯而易見了。他說:“讓良心更加震驚的不僅僅是似乎為了滿足器官移植所需的器官而處決被宣稱為國家敵人的人,而且這也是一種明顯的懲罰形式,實際上更是一種種族滅絕工具,旨在剔除被國家視為‘不受歡迎’的少數群體。”

此次聽證會召開的一個月前,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馬修·羅伯遜(Matthew Robertson)與以色列醫生雅各布·拉維(Jacob Lavee)合作,在美國醫學期刊《美國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發表的一篇經同行審議的研究報告,通過考察與器官移植相關的中國醫學論文後認為,中國醫護人員在未遵守醫學標準程序,也就是在未確認腦死亡的情況下就摘取器官。

羅伯遜在星期四的聽證會上說:“這些結論顯示中國的醫療機構與公安系統之間特別密切的長期合作。而且,這些移植中很多可能是來自政治犯。這也讓中國的外科醫生參與了醫學法外處決(medicalized extrajudicial killing)。”

羅伯遜共同撰寫的這份研究報告考察的中國醫學論文都是在1980年到2015年間發表的。羅伯遜表示,中國在2015年之後是否還存在這樣的做法,目前尚不清楚,查不到相關論文有可能是因為中國停止刊登相關論文,也有可能是中國進行了改革。中國宣布2015年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用於移植,公民自願捐獻成為唯一合法器官來源。

但是羅伯遜在聽證會上指出,中國當局表示到2023年將進行5萬例來自自願捐獻者的器官移植,但是鑑於中國過去沒有自願捐贈系統,出現過器官登記數據造假以及移植醫生參與摘取死刑犯器官,這些器官的真正來源仍然讓人產生疑問。

他說:“鑑於近幾年來在新疆對新的政治犯進行大規模拘押、系統性血液檢測和生物監控,這些問題現在尤為迫切,他們明顯容易受到這種形式的傷害。”

維吾爾人、曾經在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擔任外科醫生的安華托帝(Enver Tohti Bugha)在聽證會上講述了他在1995年的時候,依照領導命令,參與摘取一名被行刑死囚的器官的經歷。他說,當他開始摘取手術的時候,死囚的身體抽搐,表明“他還活著。”

他說,他和同去的其他人被告誡當天什麼事也沒發生,此後誰也沒提起過這件事。但是安華托帝說,當2016年開始有報道說中共當局在新疆提供免費的健康檢查,“沒有辦法找到進一步的解釋,我們懷疑中共正在為器官買賣建立全國的數據庫,”而大規模集中營的建設“使之變得更為便利。”

曾對中共強摘器官進行調查並著有《屠殺》一書的美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說,他通過對新疆集中營倖存者和證人的走訪調查後認為,28歲左右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族裔會被要求接受全面的血液檢測,為了與器官移植的接受者配對,因為28歲被中國醫學機構認為是器官成熟的理想年齡。他說,據一些證人說,一些人在血液檢測後會被帶上有顏色的手環,然後大約一週之後會在半夜被帶走,就不知所踪了。

他在聽證會上說:“來自大約20個集中營的證人證詞驚人的一致:營地中每年消失的比例中的2.5%到5%是28歲這個年齡群。”他說,如果被關押的人數是100萬,那麼被摘取器官的人數預計為2.5到5萬。

2019年,在英國倫敦設立的一家獨立法庭做出裁決說,中國強制摘取器官的做法在中國持續多年,規模顯著,法輪功學員可能是這類器官的主要來源。這個名為“中國強制摘取良心犯器官問題獨立法庭”還說,對維吾爾人的系統迫害和醫學實驗是更為近期出現的情況,有關這個群體被強摘器官的證據可能以後會出現。

這個法庭的主席、英國律師杰弗裡‧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也出席了星期四的聽證會。尼斯爵士曾參與前南斯拉夫戰爭罪問題國際法庭的起訴工作,也是目前另一個獨立法庭“維吾爾特別法庭”的主席。

他說,獨立法庭由第三方非政府組織活動團體委託設立,但是法庭本身是非活動性質的(non-activist),法庭成員提供的都是公益服務,法庭得出的結論不受任何可能引起偏見的外部因素影響。

中國方面在2019年的獨立裁決之後曾表示,中國政府一直遵循世界衛生組織關於人體器官移植的指導原則,近年來加強了對器官移植的管理。

但是史密斯議員說,儘管中國共產黨聲稱開始對移植系統進行了改革並且減少移植旅遊(transplant tourism),但是正如聽證會上的證人和專家所言,令人不安的故事仍在繼續被曝光出來。

他表示,西方,尤其是醫學界的人士,必須審視自身,以避免成為這種在“最令人髮指的罪行的道德同謀。”

史密斯此前和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頓(Sen. Tom Cotton, R-AR)民主黨眾議員蘇奧奇(Rep. Thomas Suozzi,D-NY)共同發起了一項法案,以打擊強摘器官,阻止中國共產黨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

這項名為《停止強摘器官法案》(Stop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Act)將對強摘器官負有責任的外國官員和實體進行制裁,禁止向這些實體出口器官移植所需的某些外科儀器,並要求國務院就外國強摘器官問題提供年度報告。

“我們需要齊心協力製止這種野蠻的做法——不僅在中國,而且對於全球的推動者也是如此,”史密斯議員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