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布林肯向楊潔篪提病毒溯源調查 專家:中國不合作美國仍有辦法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大門。(2020年5月15日攝)
布林肯向楊潔篪提病毒溯源調查 專家:中國不合作美國仍有辦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6 0:00

美國已正式向北京提出在中國進行第二階段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6月11日與中共主管外事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通電話時,要求中國在新冠病毒溯源的問題上加強合作和透明度,包括在中國進行由專家主導的世界衛生組織(WHO )第二階段病毒溯源調查。專家表示,即使中國不配合,美國也有辦法啟動相關調查。

預計美國總統拜登在英國參加七國集團(G7)領導人峰會和接下來的北約峰會以及美歐領導人峰會上也會提出要求世衛組織就新冠病毒的源頭展開新的調查。彭博社(Bloomberg)披露的G-7峰會公報草案顯示,G-7領導人呼籲世衛組織推動對新冠病毒第二階段的溯源調查,而且調查應該是“透明、基於證據、由專家主導且不受干擾”。

實驗室洩露說升溫 要求中國接受調查呼聲高漲

在美國總統拜登5月底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加倍努力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以及一些知名科學家轉而支持對新冠病毒源頭可能是武漢實驗室洩露這一理論進行更全面的調查後,美國各界要求中國政府允許對病毒溯源進行透明、公開和不受限地調查的呼聲越來越高。

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是最早提出要對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於實驗室洩露或事故的科學家之一。他和其他一些國際知名科學家曾於今年3月給世衛組織聯署了一封公開信,認為世衛組織與中國的聯合病毒溯源調查中存在缺陷,沒有解決病毒來自於實驗室逃逸這一假設。

埃布賴特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科學界目前對病毒到底來自於自然界還是實驗室逃逸存在分歧是因為以目前的證據並不能否定實驗室洩漏理論。

他說:“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能讓我們在自然溢出起源和實驗室溢出起源這兩種可能性之間做出選擇。所有的科學證據和其他所有的安全的證據都同樣符合這兩種可能性。從來沒有一個相反的科學共識。”

世界知名的權威學術期刊之一《自然》6月8日在其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探討新冠病毒是否可能來自實驗室洩露的文章也持同樣的觀點。文章說,科學家們對SARS-CoV-2的起源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假說,或證明另一種說法—即病毒起源於自然界。

不過,也有一些曾經表示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洩漏”的科學家現在轉而持更為謹慎的立場。諾貝爾獎獲得者、專攻病毒研究的美國知名生物學家大衛·巴爾的摩(David Baltimore)5月份發表在《原子科學家公報》(Bulletin of Atomic Scientists)的一篇文章中似乎暗示SARS-CoV-2基因組的一個特定特徵,即弗林蛋白酶裂解點(furin cleavage site)是支持病毒來自人工改造的實錘證據。這一觀點一度被廣泛引用。但他最近改口,稱他的所謂“實錘”(smoking gun)的說法不夠嚴謹(overstated)。他對洛杉磯時報表示,“這個序列是自然產生的,還是通過人工操作,這很難確定。我不會排除二者中任何一個來源。”美國之音記者試圖請巴爾的摩就此澄清,但截至發稿時沒有得到他的回复。

埃布賴特:實驗室洩露理論應交由鑑證調查

埃布賴特表示,調查新冠病毒是否起源於實驗室已超出了科學的範疇,病毒實驗室洩漏說的調查應由鑑證調查(forensic investigation) 完成。

他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將來自於傳統調查,鑑證調查,而這在中國是有調查餘地的。但這種調查將需要中國政府的合作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合作。這種形式的調查將採取檢查的形式,檢查實驗室設施,檢查實驗室筆記本,檢查電子數據庫,檢查冷凍室樣品,從冷凍室提取樣本並進行測序,採訪工作人員,從地面管理員和維修人員到保安人員,到實驗室工作人員和管理人員等所有人員,要在沒有政府監督的情況下逐一私下採訪他們。這將需要查閱這些人員的醫療記錄和這些人員的血清學樣品。”

但到目前為止,北京方面態度強硬。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與布林肯國務卿的通話中,指責新冠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洩漏是美方一些人編造的“荒謬故事”。他說,中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敦促美方不要將溯源問題政治化,要把精力放在國際合作抗疫上。

世界衛生組織最近也表示,他們無法強迫中國就新冠病毒的源頭提供更多信息。該組織緊急項目執行主任邁克爾·瑞安(Michael Ryan) 6月7日被問到世衛組織如何迫使中國更開放時說,"世衛組織在這方面沒有權力迫使任何人"。

即使中國不配合,美國仍有能力啟動調查

但埃布賴特認為,即使沒有中國配合,美國仍然能力在美國境內啟動有關調查。

他說:“這裡的關鍵點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在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方面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與一個非政府組織通過合同合作進行的。這個非政府組織位於紐約市,名為'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因此'生態健康聯盟'在其硬盤和文件櫃中會有電子和紙質文件,這些文件有可能為解決起源問題提供非常重要和有用的信息,會有他們申請經費的建議書、撥款進展報告、武漢實驗室的原始數據、武漢實驗室的分析數據、與武漢實驗室一起撰寫的科學論文草稿以及與武漢實驗室的大量通信。這些都是美國公眾和美國政策制定者需要獲得的信息,因為我們為其付費。我們提供了1.23億美元,由聯邦政府給提供給生態健康聯盟,用於這個和其他項目。”

《名利場》雜誌(Vanity Fair) 6月3日發表1.2萬字的長篇調查報導,披露了“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該所研究員石正麗的合作。報導作者根據“生態健康聯盟“向紐約州總檢察長慈善局提交的990免稅表查出,到2018年,該組織每年從一系列聯邦機構拉來高達1500萬美元的贈款,包括美國國防部、國土安全部和美國國際發展署(USAID)。石正麗本人在其簡歷中列出了美國政府超過120萬美元的撥款,包括2014年至2019年期間來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66.5萬美元,以及同期來自美國國際開發署的55.95萬美元。報導說,這些資金中至少有一部分是通過“生態健康聯盟”提供的。

“生態健康聯盟”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zak)是世衛組織派到中國進行病毒溯源調查專家組中唯一一位來自美國的專家。根據《名利場》的報導,美國政府提名的三位候選專家組成員—一名美國FDA獸醫、一名美國疾控中心(CDC)流行病學家和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的病毒學家均未被選中。

埃布賴特表示,美國國會或司法部應儘速啟動調查,並對相關人員進行傳喚。在特朗普政府擔任美國副國家安全顧問的博明(Matthew Pottinger)此前也表示,美國國會應成立一個跨黨派的調查委員會,調查新冠病毒起源於實驗室逃逸的理論。

博明6月8日在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的一場聽證會上作證時說:“我認為應該迅速成立一個擁有傳票權力的兩黨委員會。我認為我們需要停止(病毒)功能增益(gain-of -function)研究,並在全球範圍內起帶頭作用,並恢復奧巴馬對功能增益研究的禁令,該禁令旨在幫助預測當前的大流行病,但實際上可能反而為這次大流行埋下種子。 ”

支持新冠病毒來自於實驗室洩漏理論的人士認為,對病毒進行功能增益研究通過對不同類型的病毒進行交叉混合,來提高病原體的致病性和傳染性,具有高風險性,有可能會導致病毒洩漏。

中國的反駁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網站6月9日發表一篇報導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袁志明表示,他們每年為實驗室工作人員保存血清樣本,沒有收到任何異常疾病的報告,所有工作人員新冠病毒抗體檢測均呈陰性。對於2019年10月至11月的流感陽性病例,他表示,這是該所與武漢協和醫院合作進行的回顧性的研究,總共從醫院患者身上採集了1001份樣本,2019年12月樣本中未發現陽性樣本,2020年1月的700份樣本中發現四例流感和新冠病毒混合感染。報導說,這四例混合感染病例不是武漢病毒所的實驗室工作人員。

這似乎是對華爾街日報5月份根據美國國務院一份情報報告獨家報導的武漢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員曾在2019年11月出現嚴重病情后去醫院尋求治療做出的回應。那篇報導在一定程度上導致病毒來自實驗室洩漏的理論再次得到輿論關注。

埃布賴特對美國之音表示,這一說法與中國政府向世衛組織溯源調查專家組提供的信息不一致,並與之相矛盾,同時也與澳大利亞和美國政府獲得的信息不一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日前再次將新冠病毒可能來自於實驗室洩漏稱為“謠言”,並表示美國應開放位於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Ft. Detrick)生物基地,供世衛組織進行病毒溯源調查。

埃布賴特表示,這是中國政府在轉移人們對病毒源頭的注意力。他說:“這裡需要記住的一個關鍵問題是,遺傳進化分析,也就是病毒序列的家族樹,顯示病毒來自於武漢,明確顯示來自於湖北省,於2009年9月至11月之間(起源於)武漢或附近,因此病毒出現的時間和地點都是已知的。沒有任何模糊不清的地方。(中國)說這種病毒是在德特里克堡或德特里克堡附近出現,這是沒有任何可能性的,是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