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在1月中旬之前削減駐阿富汗和伊拉克美軍兵力


美國海軍陸戰隊第八團第一營的婦女接觸事務隊隊長希娜·亞當中士(左)與醫務兵珊農·克羅利坐在裝甲車內準備離開她們位於阿富汗赫爾曼德省的基地,外出執行任務。(2010年11月1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39 0:00

五角大樓在今後幾個星期內將把更多的美軍撤回國。在此之前,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下令在明年美國總統就職典禮日之前從阿富汗撤走約2000名美國軍人並從伊拉克撤走約500名美軍。

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星期二(11月17日)在五角大樓對記者們說:“到1月15日,我們在阿富汗的兵力將為2500名官兵。我們在伊拉克的兵力到同一天也將為2500人。”

資料照片:美國國防部代理部長米勒2020年11月13日在五角大樓接待訪客。(美國國防部照片)

米勒說,削減兵力並不等於在全球反恐戰爭中“改變美國的政策或目標“,並將以保護美國軍人、外交官、情報人員和盟友的方式進行。他在發表聲明時沒有回答記者提問。

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10月間曾闡述了類似的計劃,五角大樓當時沒有予以證實。

米勒說,他星期二早晨與幾名關鍵領導人通了話,向他們匯報了最新情況。這些領導人包括國會領袖、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和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夫·加尼。

米勒說:“加尼總統強調了我們部隊的能力,他提到,能力永遠比人數更重要。在他的政府努力談判達成和平之際,我們繼續與他站在一起。”

北約目前在阿富汗的駐軍人數已經超過了美國,軍方官員說,雖然特朗普總統在減少兵力,但五角大樓敦促北約盟國維持駐阿富汗的軍隊人數。

2001年,美國攻入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權。攻打阿富汗的戰爭當時得到公眾大力支持,因為策劃9/11恐怖襲擊的“基地”組織在阿富汗得到庇護。然而,隨著戰爭的持續,美國的民意發生了轉變。特朗普總統2016年贏得總統選舉時許諾要從海外衝突中撤走美軍。

星期二,一名國防部高級官員在背景介紹電話會中對記者們說,削減兵力將不會導緻美國在實地“喪失能力”,並且足以保護美國軍隊、阿富汗人民和美國盟友。

不過幾名美國軍方現任官員以背景介紹的方式對美國之音說,兵力的重大削減將導致至少部分減少美國的使命範圍,---假設所有在阿富汗的使命仍將持續的話。

一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軍方官員星期二說:“我們目前正在通過詳細規劃來確定它(削減兵力)對具體能力的影響。”

前軍方高級官員說,在目前情況下從阿富汗撤軍的計劃令人擔憂,特別是在總統過渡期。

一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前軍方高級官員對美國之音說:“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時機。很難看出這些謀劃背後的真正戰略。”

有可能削減兵力的消息在星期一便開始流傳,立即招致專家、前官員甚至特朗普總統一些最重要盟友的批評,包括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

麥康奈爾星期一說:“所有美國人都但願在阿富汗打擊恐怖分子及其幫兇的戰爭已經完胜。但是……現在迅速從阿富汗撤走美軍會傷害我們的盟友,並讓那些希望我們受害的人感到興奮。”

麥康奈爾呼籲總統繼續施加壓力,“直到實現長期打敗'伊斯蘭國'和'基地'的條件為止”。他警告說,沒有做到這一點,撤軍就會像美國1975年從越南西貢倉皇撤退一樣,而且會比美國2011年從伊拉克撤軍還要糟。他說,那次從伊拉克撤軍助長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崛起。

共和黨眾議員亞當·金辛格對美國之音說,在實地情況並不合適時就削減駐阿富汗兵力是“一個錯誤”。他還說,這將破壞原本可以在和平談判中使用的槓桿力。目前的和談是為了結束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之間的衝突。

他說:“談判還在進行之中,你總是需要在強勢的地位上展開談判。”

民主黨參議員蒂姆·凱恩星期二批評了撤軍舉動。

來自弗吉尼亞的凱恩參議員說:“我們總是說撤軍應當基於實際情況而不能是人為的,但這比人為的日期還糟糕,這純粹是一個政治化的日期。”

另一位民主黨人、退伍軍人譚美·達克沃斯參議員對撤軍的時間線提出了質疑。

她在星期二說:“真的是只有幾個星期的規劃時間---實際上沒有任何規劃,就把軍隊撤回國,這在後勤上造成了不可能的情形。我們如何把所有這些部隊都撤回來?”

一個星期前,特朗普總統突然把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解職,以前國家反恐中心主任米勒取而代之。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埃斯珀本月早些時候曾向白宮遞交了一份機密備忘錄,對在阿富汗暴力仍然嚴重而且和談遲遲未完的情況下就突然撤軍錶示了擔憂。

資料照片: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在赫爾曼德省的一次培訓期間與阿富汗國民軍士兵交談。(2017年7月5日)

米勒新獲任的高級顧問、退役陸軍上校道格拉斯·麥格雷戈曾主張從阿富汗撤走所有美軍並關閉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自從星期二以來一直代行負責政策事務的國防部副部長職責的安東尼·塔塔也曾呼籲從阿富汗全面撤軍。

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前高級軍方官員星期一說:“我內心的陰謀論者必須要說,如今我們似乎明白了總統為何清洗了五角大樓的文職領導層。”

星期一,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在給國防部的一份備忘錄中提到“以負責任的方式結束當前的戰爭”是他的首要目標之一。

目前美軍在阿富汗駐有大約4500人。美軍在阿富汗作戰近20年,以防止“基地”和其它恐怖組織在阿富汗建立安全棲身地並襲擊美國及其盟友。美軍在伊拉克駐有大約3000人,作為伊拉克合作夥伴的顧問,幫助他們清剿“伊斯蘭國”殘餘分子。

軍方官員說,幾個星期內就從阿富汗倉促撤軍,比依照實地安全狀況而更加緩慢、更有條不紊地撤軍,“代價要高昂而且危險得多”。負責中東事務的最高美軍將領肯尼斯·“弗蘭克”·麥肯錫上將曾一再表示,塔利班仍然沒有果斷顯示出他們要與“基地”組織分道揚鑣。

華盛頓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的資深主任布拉德利·鮑曼說:“美國國家安全利益和實地情況---而不是政治日曆---應當決定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軍事態勢。”

布魯金斯學會資深防務問題研究員麥克爾·歐漢倫相對來說沒有那麼擔心。他提到,當選總統喬·拜登一旦在1月20日就職,可以“相當容易地“增加美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駐軍人數。

歐漢倫說:“這是不明智的,但這也不是世界末日……這比把兵力削減為零要好得多。”

上個月,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說,美國應當在聖誕節前把所有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國軍人都撤回國。

隨後不久,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就說,總統有關美軍應當在12月25日聖誕節前還鄉的推文是一個“願望“而不是一道軍令。

國安顧問奧布萊恩10月16日說:“目前,我們正在與我們的歐洲盟國處在這樣的路徑上---我們一起進入的阿富汗,我們將一起出來---我們目前處在的路徑現在看來是秋天大約4500人,1月和2月人數會少些。”

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本月早些時候說,從今年7月1日到9月30日,阿富汗境內平均每日由敵方發起的襲擊數字增加了50%。

駐阿富汗美軍說,本季度由敵方發起的襲擊在總體上“超出季節常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