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和危地馬拉接近就阻止中美移民來美申請庇護達成協議


資料照:中美移民從危地馬拉進入墨西哥。 (2019年6月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44 0:00

特朗普政府希望在幾天內與危地馬拉達成協議,協議將阻止中美洲人在美國尋求庇護。

美國之音獲得了一份還沒有簽署的七頁長的白宮協議草案。這項協議將在美國和危地馬拉之間建立“安全第三國”程序。草案將在本星期交給危地馬拉政府。

按照協議條款,逃離薩爾瓦多和洪都拉斯迫害的移民必須在危地馬拉申請庇護。危地馬拉是通向墨西哥和美國的門戶。除少數例外情況之外,那些沒有在危地馬拉嘗試申請庇護就繼續北上前來美國的人,將被美國移民當局送回危地馬拉。

到目前為止,在與特朗普政府的談判中,墨西哥不願意把簽署“安全第三國”協議做為避免被加徵關稅的美-墨協議的一部分。但是,在特朗普總統宣布他與墨西哥達成了通過墨西哥加強執法行動來遏制移民潮的協議後不久,傳出了美國正在談判地區性的移民協議的消息。

今年5月,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記錄的在西南部邊界逮捕非法移民的每月數字達到13年來的新高。此後特朗普與墨西哥領導人就移民問題發生了新的對峙。

按照美墨兩國就避免美國徵收關稅而達成的協議,墨西哥承諾在與危地馬拉接壤的南部邊境部署六千名國民警衛隊員,並加大逮捕北上的中美移民的力度。墨西哥還同意擴展美國的“留在墨西哥”政策。這項政策又稱“移民保護議定書”,要求在美國申請庇護的移民在聽候審理決定期間在墨西哥等待。

如果與危地馬拉的協議得到簽署,這將是美國歷史上與拉美國家達成的第一項同類協議。針對美國之音的書面提問,美國國務院負責西半球事務的發言人星期四回复說,“我們不對與危地馬拉就此事展開的任何討論發表評論”。

美國代表團在危地馬拉

據美國國務院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消息人士說,西半球事務局負責中美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羅德里格斯、人口、難民與移民局的首席助理國務卿奧康納爾以及一名法律顧問星期四在危地馬拉訪問,他們是國務院代表團的一部分。

據這位消息人士說,白宮星期一最後確定了協議草案,協議預計最早在星期四就會送交危地馬拉官員,而三天后危地馬拉就要舉行第一輪總統選舉。

但是據那位國務院官員說,國務院內部對協議的價值有不同意見。這位官員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示談判代表團精簡人數,以在選舉臨近之際維持低調。

在星期日的選舉中,如果沒有任何候選人的票數過半,危地馬拉將在8月舉行第二輪選舉。現任總統莫拉萊斯按照憲法不得競選連任。

白宮沒有回覆美國之音就協議方案提出的問題,包括危地馬拉簽約的可能性以及為什麼要選擇這個時機。美國之音還聯繫了危地馬拉政府,目前正在等候回复。

地區性的庇護協議

雖然美國與危地馬拉的接觸沒有公佈於眾,但是國際決策者一直在提出簽署一份地區性的庇護協議的設想。

星期一,副總統彭斯對福克斯新聞台說,特朗普政府已經同危地馬拉達成了一項協議,“實質上是說,如果有人想申請庇護,他們應當願意在他們抵達的第一個安全國家提出庇護申請。”他還說:“我們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走到那一點。”

另外也在星期一,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說,一直抵制美-墨“安全第三國”協議的墨西哥官員將在45天的審議期後考慮修改庇護規則。但是這樣做的條件是“這必須是地區性的”,而且要呈交墨西哥國會,並與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協調。

埃布拉德示意說,任何這樣的協議模式都必須包括進危地馬拉、巴拿馬和巴西。

美國現有的“安全第三國”協議只有一個,那是2002年與加拿大簽署的。按照那項協議,兩國都被視為難民申請者的安全國家。這些申請人“必須在他們抵達的第一個安全國家要求難民保護”,只有少數例外,包括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

如果與危地馬拉政府達成這樣的協議,逃離鄰近中美國家迫害的難民可能別無選擇,只能在危地馬拉嘗試庇護機會。如果巴拿馬和巴西也跟進,那將形成集體責任:一位非洲或印度移民如果首先抵達巴西,可能要在巴西申請庇護。委內瑞拉人也許也要在巴西或巴拿馬嘗試他們的機會。

星期三,聯合國難民事務高專辦發布新聞稿,敦促地區官員“策化協調行動”,解決日益嚴重的流離失所問題,並表示,地區性的努力必須包括“擴大收容能力和庇護基礎設施,集體支持當地融合項目,在本地區內外擴展重新安置,並為不需要國際保護的人做出安全和體面返國的安排”。

移民面對的危險

苦於赤貧的危地馬拉有可能會覺得接受美國“安全第三國”條款對自己有好處。今年3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切斷對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和薩爾瓦多的援助,以報復在美國南部發生的難民潮危機。

目前還不清楚即將卸任的危地馬拉總統莫拉萊斯從簽署“安全第三國”協議中能得到什麼好處。危地馬拉城的瑪麗亞洛·加爾培斯大學安全與政治分析人士居里奧·塔拉蒙蒂教授說,社會後果最終可能要讓位於危地馬拉與美國合作的需要。

塔拉蒙蒂對美國之音拉美部說:“危地馬拉在各國中是個小國,唯一的選項肯定是接受這些條款和條件。”他還說,移民造成的問題將會轉移給危地馬拉新政府,不管是誰贏得總統選舉。

從政治上說,如果莫拉萊斯總統不簽字,危地馬拉政府失去的只會更多。

退休的美國駐危地馬拉大使史蒂芬·麥克法蘭對美國之音說:“我不確定危地馬拉會得到任何其它好處,唯一的好處就是在地區移民問題上保住(美國政府的)好感,這是七個月後就要離職的危地馬拉現政府的一個主要目標。”

人權第一組織難民保護項目主任埃莉諾·艾瑟爾說,墨西哥和危地馬拉的庇護系統都有嚴重缺失。她說,美國應該付出更多努力來加強本地區收容更多難民的能力。

艾瑟爾對美國之音說:“難民經常在鄰國面對非常真實的危險。他們面臨重大風險,有可能被送回去遭受迫害,或者在某些情況下,迫害他們的人可能會到鄰國找到他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