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眾院共和黨更新新冠溯源報告:“大量證據直指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


美國國會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麥考爾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視頻截圖)
美眾院共和黨更新新冠溯源報告:“大量證據直指病毒來自武漢病毒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2 0:00

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人公佈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更新版。最新結論直指武漢病毒研究所為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稱“有大量證據顯示病毒源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並且病毒早在2019年9月就已存在。報告還更進一步表示“病毒有可能經基因改造過”,因此呼籲展開全面調查。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Rep. Michael McCaul, R-TX)所領導的眾議院中國工作組星期一(8月2日)公佈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更新版。有關內容為去年9月同一個研究團隊所公佈的新冠病毒起源最終調查報告的補充延續。

國會共和黨人有關新冠病毒起源調查報告的發布正值國際社會和美國拜登政府積極努力推動病毒溯源的調查工作。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目前已導致全球超過420萬人死亡,近2億人確診,同時完全打亂了全球的經濟和社會秩序。

目前,美國各界普遍圍繞著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起源主要有兩種理論:源自人類與受感染動物的接觸,源自實驗室病毒洩露事故。病毒由實驗室洩露的說法曾被美國主流科學界和媒體視為陰謀論,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和政界人士公開呼籲要對這種可能性進行認真調查。

報告: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


麥考爾的報告認為,病毒源自動物的說法由於找不到動物宿主而無法成立。這份報告更新版提到,據現有的信息可得知,確實有記錄顯示中國努力混淆、隱藏和銷毀證據,同時缺乏能證明相反說法的物證。

“我認為現在是時候完全排除濕貨市場為流行病爆發的源頭,”麥考爾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如同這份報告所述,有大量證據證明所有問題都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

麥考爾提出的這份報告主張,疫情開始的時間可能比之前報告認為的2019年11月中更早了二至三個月。

“我們認為,病毒是在2019年8月底或9月初外洩出去的。當他們意識到發生事情后,中國共產黨官員和武漢病毒所的科學家開始拼命掩蓋外洩,包括半夜將他們的病毒數據庫下線,併申請100多萬美元資金用於強化安全措施,”麥考爾在聲明中說。

報告表示,有諸多證據顯示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並早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就已發生。

武漢病毒所2019年9月12日夜間突然將其所管理的病毒數據庫和样本數據庫下線。中國表示,突然下線的原因是“眾多員工的工作郵箱和私人郵箱收到大量惡意攻擊,目前數據庫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共享”。

麥考爾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呼籲中國政府盡快完整公開檔案。 “我要求中國政府公佈這些檔案記錄,如果你這麼做的話,這些都將會是確鑿的證據。如果那些他們9月深夜下線的檔案數據確實與新冠病毒有直接對應關聯的話,那你就已經找到證據了,”在擔任國會議員前曾是德克薩斯州檢察官的麥考爾對美國之音說。

報告還針對武漢病毒所的安全性提出擔憂。報告稱,中國頂尖科學家早在2019年就曾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非常規的維護工作後就質疑該研究所的安全性。

從美國國務院2018年的電報記錄顯示,美國外交官曾警告稱武漢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實驗室存在安全隱患。 《華盛頓郵報》今年4月最先對這些洩露出來的電報內容進行報導。

據報導,美國官員在訪問完武漢實驗室後曾將兩封“敏感但非保密”的外交電報發回華盛頓。這兩封電郵警告說,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安全隱患和管理缺陷,建議給予更多關注和幫助。

“該實驗室進行的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存在人類傳播的潛在風險,有可能引發類似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那樣的全球流行病,”《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提到。

“我們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當時正進行‘功能增益’的研究,而且我們知道是在不安全的狀態下進行的,”麥考爾在聲明中說。

報告:世界軍人運動會變成病毒傳播中心

麥考爾報告提到,2019年10月武漢舉行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許多參賽選手都出現類似COVID-19的病症。因此,報告懷疑世界軍人運動會可能為更早的新冠病毒傳播中心。

報告還指出,根據2019年9月和10月武漢的衛星圖像顯示,在武漢病毒所總部附近周圍的當地醫院就診人數顯著上升,同時出現類似新冠病毒症狀的患者人數也異常增加。

“看看這個案子裡的所有間接證據,這都是非常有說服力的,”麥考爾對美國之音說。

報告在結論部分錶示,“這種病毒很有可能是自然起源,或可能是基因操縱的結果。很可能是在2012年至2015年的某個時候在中國雲南的洞穴收集到的,之後由於實驗室糟糕的安全標準和做法而洩露出去,並在不充分的生物安全水平下進行危險和不適當的‘功能增益’研究使情況惡化。病毒後來在世界軍人運動會前透過武漢地鐵傳播至武漢市中心,那些運動賽事演變為國際傳播的媒介,再將病毒攜帶到世界各地。”

報告:病毒或經基因改造

這份國會共和黨人的報告內容主要根據現有公開資料和報導撰寫,針對病毒起源調查進行更新和提出推論。

報告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相關的研究人員,包括美國科學家在內,有能力修改病毒基因且不留下任何篡改痕蹟的能力感到擔憂。

報告以美國科學家巴里克(Dr. Ralph Baric)為例說,早在2005年這位美國科學家就協助創造了一種不留下基因修改痕蹟的方法。

“在2017年,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也能做到這一點了,這清楚表明,科學界聲稱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為的,因為它沒有基因修改標記,這個說法不誠實,”報告說。

報告還引述了巴里克博士2020年接受意大利媒體訪談時的說法:“你可以在不留痕蹟的情況下製造病毒。然而,您想尋找的答案只能在武漢實驗室的檔案中找到。”

與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合作過的冠狀病毒研究人員巴里克博士今年5月加入另外17位生物學家和免疫學家的行列,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的一封信中說,沒有足夠的證據來確定是自然起源還是實驗室意外洩漏引起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病,並呼籲針對目前病毒起源的兩個主要的假設理論進行更廣泛的評估。

“在獲得足夠數據之前,我們必須認真對待有關自然和實驗室溢出的這兩種假設,”科學家們在信中說。

報告:建議邀請達薩克赴國會作證

麥考爾的報告最後呼籲“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達薩克(Dr. Peter Daszak)到國會出席作證,希望他能就與中國之間有關冠狀病毒的研究合作,以及他與武漢病毒研究所間的關聯接受質詢。

“現在是時候美國政府必須使用所有工具,持續挖出這個病毒是怎麼發生的真相,”麥考爾在聲明中說,“這包括傳喚達薩克出席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針對他前後不一致的問題來進行說明。他的一些聲明在某些情況下是他明知錯誤還公然發表的。”

達薩克與中國的合作和關聯使他成為積極推動新冠病毒溯源調查的國會成員的焦點目標。過去幾個月來,達薩克一直保持相當沉默低調。

“我們聯繫了達薩克,希望能獲得尚未獲得解答的一些問題的答案,但他從來沒有回覆過,”麥考爾對美國之音說。

根據已公開的電郵記錄,美國國家衛生院下屬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通過達薩克所領導的“生態健康聯盟”向中國提供了9項資助,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而過去15年來,達薩克一直將此資助部分用於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

2020年2月19日達薩克起草了一份聲明並促使多位科學家與其聯署,在著名國際醫學刊物《柳葉刀》(Lancet)上發表,聲明中“強烈譴責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陰謀論”。

達薩克也是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中國新冠病毒源頭調查團的成員。 “這是一個很好的病毒實驗室,正做著接近於發現下一個與薩斯有關的冠狀病毒的很好的工作。” 今年2月他在武漢告訴CNN記者。

麥考爾推動制裁 美情報部門新冠溯源報告本月出爐

完全由共和黨人組成的眾議院中國工作組負責人麥考爾議員強調,這場疫情勢必要讓中國為其掩蓋行為付出代價。

“這將包括國會通過立法,制裁參與掩蓋行動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和中國共產黨官員,”麥考爾在聲明中說,“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掩蓋,造成了超過400多萬人死亡,相關人員必須為此承擔責任。”

去年九月下旬,由麥考爾率領的眾議院中國工作組曾針對新冠病毒起源、爆發過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應對和中國政府在疫情發生後的處置公佈完整版的調查報告。內容列舉多項證據和細節指控中國政府隱匿疫情和病毒威脅,並指責世界衛生組織未盡為全球健康把關的職責。

中國官方媒體不止一次撰文,還曾製作視頻抨擊回應麥考爾的報告內容,批評國會共和黨人的報告是“抹黑中國應對疫情的努力”、“充滿謊言與偏見”。

美國情報界目前正就COVID-19大流行病的起源問題進行調查。拜登總統今年5月要求情報單位在新冠溯源問題上“加倍努力”地收集和分析相關資訊,並要求在90天內向白宮提交報告。提交這份報告的最後期限為8月24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