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以領導人展示團結

  • 美國之音

美國總統川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星期三在白宮召開聯合記者會

美國總統川普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星期三在白宮會晤期間向外界展示了團結。川普示意,他願意聽取以兩國並存方案解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衝突之外的替代方案。

川普示意說,美國有可能支持把一國方案做為解決以巴衝突的長期解決方案,這有可能打破美國幾十年來的中東外交努力,這種努力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與以色列並存的巴勒斯坦國。

川普在與內塔尼亞胡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說:“我在觀察兩國方案和一國方案,雙方都喜歡的就是我喜歡的。”

在記者會上,川普還請內塔尼亞胡在白宮努力重振中東和平進程之際,在巴勒斯坦人土地上擴大猶太人定居點的問題上“稍微克制一點”。

川普說:“我認為我們會達成協議。這可能是比在座的所能理解的更大、更好的協議。”

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方面,也不願承諾兩國解決方案。他說,他計劃隨後與川普討論定居點的問題,好讓美國和以色列的關係繼續避免“彼此衝撞”。

內塔尼亞胡說:“我相信定居點的問題不是衝突的核心因素,實際上也不是衝突的驅動因素。我認為,這是一個需要在和平談判的背景下加以解決的問題。”

川普對伊強硬

這是兩位領導人在川普上任後第一次會晤。在過去的八年裡,美以關係波折不斷。前總統奧巴馬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經常發生衝突,爭議問題包括以色列定居點和伊朗核協議。

川普和內塔尼亞胡強調了兩國的合作領域,包括反對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以及確保伊朗不會獲得核武器。

川普說:“我的政府已經對伊朗實施了新的制裁。我將做出更多努力,防止伊朗有任何發展核武器的行為。”

內塔尼亞胡讚揚說,川普在面對伊朗挑戰時立場明確,富有勇氣。

密切關係

在美國總統競選期間,川普和內塔尼亞胡的密切關係就得到了鞏固。他們因為立場類似而投緣。這些立場不僅包括伊朗問題,還包括移民和反恐問題。

川普在競選演說中抨擊奧巴馬與內塔尼亞胡公開爭吵,並誓言,在他執政期間,美國和以色列在基本政策上不會有區別。不過,自從上個月就職以後,雙方潛在的分歧領域已經開始顯現。

本月早些時候,白宮告誡以色列不要修建更多定居點,因為這對和平努力“沒有幫助”。川普競選時曾許諾要把美國使館從特拉維夫搬遷到耶路撒冷,但是在阿拉伯領導人警告此舉可能會挑起暴力之後,川普還沒有兌現這項諾言。

星期三,川普說,他仍然希望搬使館。他說:“我們對此正在大力考慮,我們會非常、非常仔細地考慮,相信我。”

兩國並存?

不過,最有可能吸引外界注意的是川普有關一國方案的言論。觀察人士對川普這番話的含義做出了不同的解讀。

“美國支持巴勒斯坦權利運動”主任優素福·穆內耶說:“有人形容說,這是嚴重脫離美國的以往政策,而我認為這個說法是錯誤的。”

穆內耶支持在約旦河與地中海之間建立單一國家的想法,這個國家將實行民主制度,給予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平等權利。不過,川普是不是真的是這個意思,他表示懷疑。

他覺得,川普也許是表示支持現狀,也就是以色列像1967年以來一直做的那樣,繼續佔領約旦河西岸地區。穆內耶對美國之音說:“我們今天從川普那裡聽到的是,他願意聽取這樣的想法,他沒有明確拒絕接受現狀。”

在川普和內塔尼亞胡會談前夕,白宮一名高級官員也似乎從美國支持兩國方案的承諾上後退。這名官員說:“和平是目標,不管是兩國方案的形式---如果這是各方想要的,還是各方想要的其它形式。”

巴勒斯坦官員星期三對美國可能放棄實現兩國方案的努力的信號做出了負面回應。

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執委會秘書長埃雷卡特說:“按照1967年邊界建立兩個主權民主國家的唯一替代方案是建立單一的、世俗的和民主的國家,讓巴勒斯坦歷史土地上的每個人,包括基督徒、穆斯林和猶太人都擁有平等權利。”

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在開羅也重申支持兩國方案。他說:“沒有解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局勢的方案B,只有兩國方案,必須盡一切努力來維持這種可能性。”

女婿助力

不管結局如何,川普已經指定他的女婿傑瑞德·庫什納領導中東和平努力。有報導示意,白宮將試圖推動由阿拉伯國家參與的會談,特別是那些近年來對以色列領導人越來越有好感的阿拉伯國家。

川普在記者會上證實,在以巴談判問題上,他會尋求所謂“外人進來”的策略。

川普說:“這實際上是更大的協議,從某種意義上說,是更重要的協議。這將吸納很多、很多國家,覆蓋很大一片土地。”

目前還不清楚川普行政當局打算如何推動這項協議,也不清楚會不會有任何阿拉伯國家願意與以色列媾和或者給巴勒斯坦人領袖施壓,讓他們與以色列媾和。

威廉·匡特曾是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參與過達成大衛營協定和埃及-以色列和平條約的談判。他對阿拉伯國家是否願意向巴勒斯坦人施加足夠壓力來達成協議表示懷疑。

匡特對美國之音說:“他們不會這樣做的。他們有其它要緊事。在政權的根本合法性問題上,他們是相對較弱的政權。”

至於巴勒斯坦權利機構主席阿巴斯是否會對政治壓力做出回應,匡特也表示懷疑。

他說:“阿布·馬贊(阿巴斯)任期四年,可他已經做了14年。如果人們給他施加壓力,他會怎麼做呢?他會說:‘我們不接受’。他的合法性就在於說不。”

丹佛大學的阿德爾曼認為“讓外人進”的方法有空間。他指出,中東地區的阿拉伯領導人更願意以改善與以色列的關係來平衡與其對手伊朗的對抗。

“舉沙特阿拉伯為例,他們一直痛恨以色列。而過去的兩年裡,出現一些有關沙特阿拉伯的高層人士稱讚以色列的文章。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歸根結底,”他說,“是有一個交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