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韓2+2會議強調同盟重要性 專家指-以美日韓同盟為中心打造東亞秩序


韓國總統文在寅2021年3月18日在首爾會見到訪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0 0:00

18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與韓國外交部長官鄭義溶、國防部長官徐旭在首爾舉行“2+2”會議。這是美國國務卿和國防部長自2010年以來,時隔11年首次共同訪韓。會後兩國發表的聯合聲明指出,美韓同盟是朝鮮半島和印度太平洋地區和平、安全與繁榮的核心軸,在全球性威脅日益高漲的情況下,這一關係比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外交和國際關係領域的專家向美國之音指出,此次會議意味著韓國作為同盟的重要性的上升,體現出美國以美日韓同盟為中心打造東亞秩序的戰略考量。

布林肯再點名中國和朝鮮 強調同盟共同應對重要性

當天會議於上午舉行,會後布林肯、奧斯汀與鄭義溶、徐旭召開記者見面會就會議內容進行說明。繼前一天晚間在美韓外長會議上對中國和朝鮮提出批評後,布林肯再次指出中國和朝鮮造成的威脅,並強調了同盟共同應對的重要性。

布林肯表示,“我們清楚地認識到中國持續地違背其承諾,並就中國攻擊性、威權式的行動對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安全造成的困難進行了討論,中國的行為使同盟之間採取相通的應對方式變得更為重要”,“民主主義在全球範圍內出現了後退的現象,在這種時刻,對中國的反民主主義行為予以對抗就更顯重要”。

布林肯針對朝鮮指出,“在壓制性政權下,朝鮮居民正遭受著大範圍的體系性凌辱”;“美國的政策目標是減少朝鮮對美國和盟友施加的廣泛威脅,改善包括朝鮮居民在內的朝鮮半島所有人的生活”。

奧斯汀也明確表示,“從美國國防部的立場上來看,中國是一個長期性的挑戰課題”,“我確信美韓同盟作為印度太平洋地區和平、安全與繁榮的核心軸,將能夠共同應對所有挑戰”。

韓方同樣強調了兩國共同解決朝核問題的重要性。鄭義溶表示,“朝核問題是韓美亟需解決的事宜,兩國間的緊密合作至關重要”,“韓美合作時是最強大的”。徐旭也表示,兩國外長防長決定繼續保持緊密溝通與合作,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和永久和平的共同目標。

基於上述共識,兩國發表的聯合聲明指出,未來將基於相互尊重和信任、自由、民主主義、人權和法治等共同價值,進一步增進合作關係;重申對防禦韓國和加強聯合防衛態勢的共同承諾;朝鮮核與導彈問題是兩國同盟的優先關注議題。聲明還強調了美日韓同盟的重要性,明確反對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並再次強調為營造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保持合作。

會後,兩國外長防長還出席了第11份美韓防衛費用分攤協定草簽儀式。當天下午,布林肯和奧斯汀拜訪了韓國總統文在寅,轉達了美國總統拜登對美韓同盟的重視。

專家:美國加強亞洲秩序 日韓角色各不同

外交和國際關係領域的專家認為,這次會議體現出韓國作為盟友的重要性的上升,其背後是美國以美日韓同盟為中心打造亞洲地區秩序的戰略考量。

倫敦國王學院國際關係學副教授雷蒙∙帕切科∙帕爾多(Ramon Pacheco Pardo)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書面採訪時表示,這次會議顯示出對於拜登政府來說,韓國作為同盟的重要性排到了前列。

韓國外交部前第一次官(相當於副部長)申珏秀認為,這背後的原因在於,“東亞地區是拜登政府最重要的戰略地區,修復與日韓的同盟體係有助於穩定東亞多變的戰略環境”。

首爾市立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黃智煥也認為,“這次會議意味著韓美同盟重新恢復了過去的狀態”,不僅美韓會議,還有不久前的美日2+2會議都顯示出“拜登政府以美日韓同盟為中心打造東亞秩序、應對中國崛起的考量”。

不過與美日聯合聲明不同的是,美韓聯合聲明並未直接點名批評中國,而是強調了在朝鮮問題上的合作。專家向美國之音指出,這體現出日韓在三國同盟體系中扮演的角色不同。

申珏秀認為,“韓美日三國合作體系在中國崛起之前便為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發揮著重要作用,不能說只是為了對抗或牽制中國的合作體系”,“朝鮮已十分接近核武裝化,如何通過談判解決朝核問題、消除朝核威脅、維護朝鮮半島的穩定與和平是韓美之間最大的問題”。

黃智煥進一步指出,拜登政府認識到東亞地區雙邊關係的複雜性,因此比起攻擊性策略,選擇了更為精巧的方式。 “對於中國的威脅,三國有著共同的認識,但具體的應對方式則會根據具體問題而有所不同”,“日本會在牽制中國上表現得更為積極,而韓國則會試圖在美中之間扮演一個緩衝的角色。(中略)韓國會優先考慮解決朝鮮半島有關問題,因此在這個方面會表現出更強的同盟合作”。

未來展望:加入QUAD+符合韓國利益 構建東亞地區技術鏈

此次日韓之行後,未來三國會在該地區採取哪些具體的行動?在外交領域,最受關注的莫過於韓國會否加入四方安全對話擴大版(QUAD+)。兩國在此次會議上未就該問題進行直接討論,韓國外交部長官鄭義溶在記者見面會上回答相關提問時僅重申,只要是開放、包容、透明的機制,韓國就會予以合作。在該問題上,韓國最大的阻礙來自中國。事實上,就在QUAD首次峰會舉行前一天,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發表專家評論,就韓國加入QUAD+提出警告。

不過專家認為,加入QUAD+符合韓國的利益。申珏秀表示,“對於高度依賴對外貿易的韓國來說,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秩序是事關存亡的問題。(中略)韓國是美國的盟友,與中國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韓國的國家利益在於以同盟為基礎發展韓中關係,中國應該接受這一事實。雖然QUAD+的具體情況尚未確定,但韓國加入這一機制就如同中國簽署RCEP、加入CPTPP以提高地區內話語權。中國沒有任何理由和名分反對地區內其他國家建立各種合作機制,對其他國家基於主權作出判斷進行干涉是不可取的”。

帕爾多和黃智煥進一步指出了韓國加入的可能性。二人最近在《The Hill》發表聯名文章,指出首爾正在考慮加入QUAD+。 “如果拜登政府使QUAD或者QUAD+呈現為一個關注疫苗、氣候變化、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和其他不明確對抗中國的議題的合作機制,那麼韓國會加入,因為加入所帶來的利益將遠遠高於任何潛在的報復。日本是四方安全對話的成員國之一,但並未遭到任何來自中國的報復。澳大利亞與中國的摩擦是因為其他問題而非QUAD。所以我認為,這會鼓勵首爾內部認為加入四方安全對話不會導致韓中關係惡化的意見”,帕爾多指出。

“從QUAD首次峰會的聯合聲明來看,並沒有表現出在東亞地區打造北約式同盟或者攻擊性對抗中國的傾向,對應對新冠疫情、氣候變化等軟性議題的探討比較多,強調了其柔軟開放的特點,比如自由開放、包容、健康、民主主義價值等。(中略)如果QUAD能夠保持目前這種柔軟的協議機制形態,將對解決亞洲地區的很多問題起到極大的幫助,韓國也有望從合作的層面上給予政策上的配合”,黃志煥表示。

專家還提出了美日韓同盟在經濟領域展開合作、規避中國風險的可能性。帕爾多認為,美日韓可能就與台灣或歐洲等其他夥伴共同建立技術供應鏈展開合作,“現代供應鏈依賴台灣和韓國生產的高科技半導體,任何供應鏈都無法在沒有韓國參與的情況下運作”。

韓國外交部下屬國立外交院經濟通商開發研究部長金良姬也向美國之音表示,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價值鏈的一些弱點,地區合作的重要性愈發凸顯,“在東亞地區內,韓國和日本應該合作打造一個所有國家可以共同生存、而不是過度依賴中國的環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