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墨貿易協議達成或加劇美中貿易爭端


美國總統特朗普27號與墨西哥總統涅托通電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9 0:00

美國和墨西哥星期一宣布,兩國在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談判中已基本達成一致。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重談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將更名為《美墨貿易協定》(United States-Mexico Trade Agreement)。但他威脅說,如果不能作出妥協,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另一方加拿大可能被新協定排除在外。與此同時,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特朗普在與中國貿易談判的立場上依然堅若磐石,美墨談判的突破將給北京帶來壓力。

美國與墨西哥新達成的貿易協定是在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基礎上,對一些關鍵條款和內容做出了重大修改,主要涉及數字經濟、汽車、農產品和勞工權益等。在關鍵的汽車領域,新協定要求提高整車的區域自產比例,將汽車零部件的自產率提高到75%,同時使用更多本地生產的鋼材,要求40-45%的零部件由時薪不低於16美元的工人生產,以防止廠商將生產遷往其他地區。

新的《美墨貿易協定》新增了勞工方面的條款,包括提高工人薪資待遇,以及賦予墨西哥勞工工會組織新權利。這是一個看上去對雙方都有利的條款,一方面,墨西哥工人的待遇和權利有了提高,另一方面,這也可以平息美國勞工團體長期以來美國工人與低廉外國勞工不公正競爭的批評之聲。

新的協議還對爭端解決機制進行了改革。新的爭端解決機制將取消某些反傾銷案的爭端解決小組,而且增加了成員國挑戰美國貿易處罰措施的難度。爭端解決機制是美國與加拿大在重談NAFTA上的一個主要分歧點。加拿大外長克里斯蒂婭·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將在周二(8月28日)赴華盛頓與美方展開談判。

雖然新貿易協定的最終命運仍有待美國與加拿大談判的結果,但這仍然是特朗普政府在貿易議題上取得的一個重大進展。

特朗普的首席經濟顧問、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拉里·庫德洛週一(8月27日)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美墨貿易協議的達成將給中國帶來壓力。他說:“我認為,這讓中國處境十分尷尬。我認為,中國被孤立了。”

在美國與墨西哥和歐盟的貿易談判中取得進展之際,美中最新一輪的貿易談判如外界所料,未能取得任何進展。路透社的報導說,美國商務部副部長馬爾帕斯率領的美方代表團與中國財政部副部長王受文率領的中方代表團在華盛頓的磋商中仍然是“各說各話”。報導說,中方仍然糾纏於中方讓一些,美方也必須要讓一些的心態當中。

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的話報導說,一直領銜美中貿易談判的中國副總理劉鶴對美國的要求有著非常清晰的認識。中方將美方的要求分為三類,一類是可以立即解決的,例如增加採購美國商品等,佔比30-40%。第二類是涉及市場准入的,這是可以談判的,也佔30-40%。第三類佔20-40%,涉及中國調整產業政策,包括取消政府補貼、停止強制性技術轉讓的。而恰恰是美國最為關心的第三類要求,中國以國家安全和政治為由拒絕談判。中方官員私下表示,在相對平和的氣氛下,中方願意就前兩類條件與美國談判。但中方現在認為,美方不斷加碼,使中國不願意作出任何讓步。

中國知名國際關係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對美國之音表示,中方目前認為,美方的一些要求是獅子大開口,等於逼迫中國改變經濟制度。他說:“特朗普現在如此強橫,中國覺得,如果中國現在不但履行過去的大讓步,而且做新的空前讓步,只會使特朗普更加狂野,中國將整個處於非常被動的狀態。 ”

華盛頓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高級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之前曾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與墨西哥的貿易協議會使華盛頓對北京的立場更為堅定,從而加大美中貿易衝突的風險性。

白宮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週二對福克斯財經頻道(Fox Business)表示,在對中國貿易問題上,特朗普的立場一直堅若磐石。他說:“國際貿易體係處於崩潰狀態,而中國是問題的核心,無論是高關稅、非關稅貿易壁壘、補貼,還是竊取知識產權和強制性技術轉讓。”

自今年7月美中貿易衝突爆發以來,美中對對方5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已經生效。美國對中國另外2000億美元商品加稅的清單也走完了聽證程序。而中方也威脅,如果美國對著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額外25%關稅開徵,中國就會分四個檔次對美國6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從5%到25%不等。

中國人民大學的時殷弘對美國之音說,由於最新一輪美中磋商未果,現在看起來,美國對中國另外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已經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