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書曝光與中國將軍通話細節後 美國最高軍官再陷爭議中心


勳章無數的陸軍上將馬克·米利是第20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
新書曝光與中國將軍通話細節後 美國最高軍官再陷爭議中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51 0:00

說話硬氣、勳章無數的陸軍上將馬克·米利是第20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據報導,時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選中他擔任美國最高軍職時,是看上了他的“硬漢”架勢和直言不諱的談吐。

按照美國憲法,美國軍隊的總司令是總統,不是參聯會主席。從2019年開始,在普林斯頓接受過教育的米利就發出了強烈的信號表示,他的主要職責是保護和捍衛憲法,而不是迎合一位有爭議的總統。

接近米利的官員對美國之音說,他對盟友和競爭者的關註一直都是尋求“戰略穩定”並同時減緩緊張關係。

不過,這位參聯會主席保持非政治化的努力有時被他的批評者解讀為反而是把自己的職位政治化了。表示希望讓軍隊脫離政治的米利一再發現自己處在了政治辯論和爭議的漩渦中心。

2020年6月,米利為與特朗普一道走過拉法耶特廣場而道歉。當時,有示威者在那裡抗議非洲裔美國人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警方控制期間死亡的事件。

這處公園位於白宮前,在特朗普與幾名內閣成員和米利走過廣場之前,防暴警察和國民警衛隊成員強行清場,趕走了抗議者。特朗普總統隨後站在一處歷史性的教堂前,手舉聖經,擺姿勢拍照。

米利後來在對國防大學的學員發表的評論中說:“我不應當在那裡。”

那起事件之後,立即有一名高級國防官員對記者們說,米利和時任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都無意參加那次拍照性質的活動,他們當時以為自己只是走出白宮,與抗議現場的官兵會面。

在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後日子裡,米利還向軍隊發布訊息,譴責特朗普支持者1月6日對國會大廈的攻擊,他們衝擊國會大廈是為了推翻喬·拜登總統取得了選舉勝利。

米利和其他參謀長在致全軍範圍的一份備忘錄中說:“2021年1月6日發生在華盛頓的暴力騷亂是對美國國會、國會大廈建築和我們的憲法程序的直接攻擊。”

這些軍種首長們還說:“我們在國會大廈建築內目睹到的行為違反了法治。言論和集會自由的權利並沒有讓任何人有權利訴諸暴力、煽動和叛亂。”

據報導,米利私下里憤憤地抱怨特朗普騷亂發生前有關選舉的講話調門,將其比作是納粹時代的德國選舉情形。

據《華盛頓郵報》記者卡羅爾·D·利昂尼格和菲利普·拉克在一部書中描述,米利曾對別人說:“這是國會縱火案時刻。”這指的是1933年對德國國會的襲擊。

如今,《華盛頓郵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和羅伯特·科斯塔在新書《危險》(Peril)中披露了特朗普執政的最後日子裡的新信息,這讓一些專家再次聲稱,米利已經破壞了文官和武將之間的關係。

“這位將軍的行為給重要的文-武先例造成了壓力,信任將需要修復,”退役陸軍上校、前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傑夫·麥克考斯蘭德本星期在全國廣播公司新聞台(NBC News)撰寫文章說。 “但它們也暴露了一位絕望地想要留任的總統所造成的連鎖反應。”

反彈的核心圍繞著米利與中國軍隊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將軍的兩次電話。根據這部書,米利據報告在2020年10月30日的第一次電話中對李作成說,假如美國即將發動核打擊,他會聯絡李作成的。

在1月6日發生衝擊國會大廈事件後,米利第二次與李作成通話,試圖讓中國方面放心,美國政府仍然是穩定的。據報導,他對李作成說:“民主有時可能會粗糙。”

除了與中國的總參謀長打了兩次電話外,據報導,在特朗普拒絕接受總統選舉結果後,米利還在五角大樓召集美國高級軍事領導人舉行了一次秘密會議。根據這部書,在會議期間,他提醒軍官們發射核武器的程序,並試圖確保,如果下達如此重大的命令,核武器發射軍官一定要通知他。

在這些細節曝光後,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和退役陸軍中校亞歷山大·文德曼呼籲米利辭職。魯比奧說,米利將軍是在試圖“積極顛覆”特朗普。

米利上星期五(9月17日)說,他與李作成的通話“完全是在他的職責範圍內”。

米利的發言人、陸軍上校戴夫·巴特勒在談到有關核武器程序的會議時說,這是“鑑於媒體對此事的報導,提醒五角大樓的軍人建立已久的有力程序。”

在新書內容曝光後,拜登總統很快宣布支持米利。他說,他“完全信任”米利將軍。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一般任期四年,由總統提名,參議院確認。雖然總統是軍隊總司令,但是國會通過唯一的宣戰權以及募集和支持武裝部隊的責任也對軍隊形式控制權。

這種由政府的行政和立法分支分擔的文官控制體系被寫入了美國憲法,根據國會研究處(CRS)2020年的一份報告,這是為了“推動國家安全,同時確保武力機器不會顛覆美國民主實踐”。

雖然參聯會主席的級別高於其他所有軍官,而且這是一個尊貴的職位,但是法律禁止其對作戰部隊行使行動指揮權。在總統和國防部長行使其指揮職權時,參聯會主席是他們的首席軍事顧問。

《1986年戈德華特-尼科爾斯國防部重組法》規定了軍隊的指揮鏈,由總統和國防部長直接命令某個作戰司令部的司令。因此,比如在伊拉克的軍事行動就是由美國中央司令部的司令、海軍陸戰隊上將弗蘭克·麥肯錫而不是參謀長聯席會議執行的。

參聯會成員包括參聯會主席、副主席和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太空軍和國民警衛隊局六個軍種的首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