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再次闢謠- 美軍沒有把COVID-19帶到武漢


資料照片:2019年10月18日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開幕式上的表演。 (2019年10月18日)
再次闢謠- 美軍沒有把COVID-19帶到武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7 0:00

中國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朝聞天下》節目8月11日重提美國運動員在武漢軍運會期間將COVID-19病毒傳入武漢的陰謀論,其節目內容隨即被新華社、人民網、環球網等中國官媒相繼轉載。週四(8月19日),央視《世界觀》欄目再出專題視頻進一步推行美國軍人為COVID-19“零號病人”的陰謀論。

2019年10月在中國武漢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9308名運動員,其中包括來自美國的280多名參賽者和隨團人員。

《朝聞天下》報導稱,軍運會期間,“先後有五名美軍選手出現發燒、咳嗽和腹瀉等傳染病症狀,被緊急送到武漢著名的傳染病醫院金銀潭醫院就診。”

央視的這一報導將一個連中國媒體及中國高級衛生官員都已否認過的陰謀論老調重彈。

當然,確實曾有一些新聞報導稱,在武漢參加軍運會的外國運動員出現了類似COVID-19的症狀,這促使美國國會共和黨議員呼籲對此展開調查,以確定2019年的這場軍運會是否是一場“超級傳播事件”。

有關這五名運動員的事件此前就已被中國媒體報導過,但他們不曾被確認為美國公民。

對於是軍運會的美國代表團患病成員將COVID-19帶到武漢並引發全球大流行的指控,中國方面從沒提供過能證實該說法的證據。

武漢於2019年12月首次報告了COVID-19感染病例。導致這種疾病的病毒來源尚未明確,但這並沒有阻止中國媒體和官員試圖將病毒源頭扣在美國頭上。

2020年2月23日,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向《南方周末》記者證實,該院接收的五名外籍運動員患的都是瘧疾,“與新冠肺炎病毒毫無關係。”

“這都是不需要闢謠的內容,”張定宇對《南方周末》說。

張定宇在中國享有很高的信譽度。

2020年9月,張定宇作為“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中作出傑出貢獻的功勳模範人物”被授予“人民英雄”國家榮譽稱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其頒授獎章。 “人民英雄”國家榮譽稱號是中國的最高榮譽之一,用以表彰在各領域“作出重大貢獻、享有崇高聲譽的傑出人士。”

央視在其報導中稱,五名運動員所患疾病“當時的初步診斷結果是得了瘧疾”,但又隨即指出“僅有非洲等衛生條件極差的地方才存在瘧疾感染的情況”。報導對美國士兵如何感染上瘧疾表示質疑。

央視報導指出瘧疾已在中國“基本絕跡”,這是對的。今年6月,中國獲得了世界衛生組織給予的無瘧疾認證。

由於導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當時尚未被確認,這些運動員被誤診的可能性確實存在。但據金銀潭醫院官網2019年11月4日的報導,時任武漢市衛生健康委黨委書記兼主任的張紅星前往該院“看望慰問兩名非洲籍運動員以及工作在臨床一線的醫務人員”,並與“兩位身患瘧疾的傳染病患者親切握手”。最初刊載於武漢地方媒體,後被觀察者網轉載的題為“四名特殊患者‘暴露’一支特殊軍運會保障力量”的報導中也隻字未提美國運動員,只稱“在軍運會期間,前後有五名外籍運動員因身患輸入性傳染病,在比賽期間被送往了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央視報導在沒有提供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聲稱,當時美國軍方在其它美軍選手返美的兩天前就“匆忙派軍機將5人接回國”。

金銀潭醫院網站的這篇報導和其它中國媒體對此的報導都稱兩名運動員對醫院醫護人員和他們的治療和照顧表示感謝,這似乎也與運動員被匆忙接回國的說法互相矛盾。此外,中國也從未公佈過這五名運動員的醫療記錄和護照信息。

2020年3月16日,中國共產黨官方報紙《人民日報》在推特上發布了張定宇對軍運會外籍運動員將COVID-19帶入中國這一陰謀論的駁斥。

當時有中國社交媒體用戶嘲諷這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被《人民日報》“打臉”。

趙立堅此前曾散佈軍運會陰謀論,他於2020年3月12日在其個人推特賬號上發推稱:

“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當時,互聯網上傳播的一種陰謀論稱,是美國陸軍預備役成員瑪特捷·貝納西 (Maatje Benassi)將COVID-19傳入中國。她作為美國陸軍自行車隊的一員參加了武漢軍運會。

貝納西本人曾對媒體表示,她沒有過任何COVID-19症狀。

儘管如此,央視仍舊在其報導中援引喬治·韋伯(George Webb)的說法,稱“參加2019年武漢軍運會的美國運動員可能是最初引發新冠疫情的‘零號病人’。”央視將韋伯稱為“美國華盛頓調查記者”。

韋伯被美聯社稱為“華盛頓特區的營利性陰謀論者”,他在發佈於美國視頻網站YouTube上的一段視頻中毫無證據地聲稱是貝納西將引發COVID-19的病毒從馬里蘭州的德特里克堡美軍生物研究實驗室帶到武漢,並在之後對貝納西進行了“人肉”。

貝納西當時是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縣貝爾沃堡一家社區醫院的安保軍官。該縣位於德特里克堡以南約67英里(約108公里)處。

韋伯的這一視頻在中國廣泛傳播,並被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轉載。隨著韋伯這一陰謀論的不斷散播,貝納西後來收到了死亡威脅,韋伯的視頻也被YouTube撤下。但這段視頻仍出現在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視頻瀏覽量已達數百萬次。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新浪、網易、騰訊等新聞平台在去年4月底的報導中都將韋伯的這一說法稱為“陰謀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曾報導,韋伯在2020年4月的一次電話採訪中無法提供“實質性證據來支持他關於貝納西夫婦的說法”。

韋伯此前也曾被爆出兜售其它未經證實的陰謀論,並引發不良後果。

不過,關於COVID-19的起源,以及2019年軍運會期間在武漢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都仍是未解之謎,各種猜測並存。

比如,幾名來自歐洲和北美國家的運動員在參加軍運會期間或在回國時確實曾報告過自己出現類似COVID-19的症狀。

“我們到達 12 天 後 ,(我)就病得很重, 發燒、發冷、嘔吐、失眠…在我們回國的航班上,在 12 個小時的飛行過程中, 60 名加拿大運動員被隔離(在飛機後部)。我們生病的症狀從咳嗽到腹瀉不一而足,”追溯COVID-19起源的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少數黨幕僚報告援引一名加拿大運動員的話說。

本月早些時候,該委員會的共和黨首席成員、德克薩斯州的聯邦眾議員麥考爾(Rep. Michael McCaul, R-TX)發布了該報告的更新版(美國之音中文部已將此報告翻譯成中文)。更新後的報告中同樣指出,“參加 2019 年 10 月在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運動員患病並出現類似 COVID-19症狀。”

報告中接著說:“他們中的一些人把病毒帶回了自己的國家——使之成為世界上最早的‘超級傳播’事件之一。”

不過,上述說法也至今尚未得到證實。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堪薩斯州的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馬歇爾(Sen. Roger Marshall, R-KS)和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加拉格爾(Rep. Mike Gallagher, R-WI)已分別聯繫了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和美國國防部,試圖確定是否有美軍運動員在返回美國之前可能已在武漢感染了病毒。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告訴《華盛頓郵報》,他沒有得到過任何美軍在2019年軍運會期間因感染COVID-19而生病的消息。

在發給美國國防部的一系列問題中,加拉格爾也詢問了是否有任何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方人員接受過COVID-19抗體檢測,以及在他們返回美國本土後是否對他們進行過接觸者追踪。

有科學家推測,導致COVID-19的這種新型冠狀病毒可能在2019年軍運會開始前就已經在武漢傳播了。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CL)遺傳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們於2020年9月發表在醫學期刊《感染、遺傳與進化》上的一項研究推測,COVID-19大流行病可能最早在2019年10月6日就已開始——這一日期距離武漢軍運會只有不到兩週時間。

英國科學家的這一估測結果是通過研究SARS-CoV-2病毒的進化演變過程得出的。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