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研究報告:美國未能有效對抗中國的地緣政治崛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閉幕式的記者會上講話。(2019年4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5 0:00

儘管前政府和現任政府都推出了倡議計劃,新的擔憂是,美國在對抗中國不斷上升的地緣政治影響力方面做得不夠。

北京推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在過去八年中在全球範圍內對公路、鐵路、發電廠和通信基礎建設等項目提供了資助。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星期二公佈的一份獨立的特別工作組的報告說,“美國的不作為與中國的自信都造成美國的經濟和戰略困境。美國的撤出幫助製造了中國用一帶一路倡議填補的真空。”

分析報告說,“雖然美國很久以前就對在亞洲各地促進基礎建設,貿易和聯結表示了興趣,並多次引用絲綢之路的形象,但美國沒有滿足地區的內在需求。美國對很多接受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的借貸與投資是有限的,而且正在下降。”

外交關係協會研究分析師以及報告的共同作者塞克斯(David Sacks)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價值數萬億美元的倡議計劃“不受地理的約束,所以現在任何地方和各地都有,”而且已經超越了傳統的基礎建設的範圍。

美國前財政部長和白宮前幕僚長傑克·盧(Jack Lew)說,一帶一路倡議正在“提升中國在整個地區和世界範圍內投送力量的能力,”“美國政策制定者需要提供一帶一路倡議的替代物,讓其他國家明白該倡議的風險,並在必要時加以抵制。”

報告另外一位共同作者、前美國貿易代表首席法律顧問希爾曼(Jennifer Hillman)說,由於一帶一路倡議,非洲和亞洲的部分地區現在認為中國要比美國更為強大。

一帶一路倡議計劃包括陸地的絲綢之路經濟帶,21世界海上絲綢之路和極地絲綢之路。

希爾曼星期二在外交關係協會報告的網絡論壇會上說,“我們必須回到遊戲之中,”美國目前正在參加或重新加入前總統特朗普退出的貿易協定。

傑克·盧在會上說,“中國把基建投資當成一項政策要務。美國沒有。”

美國現任官員說,拜登總統領導的政府將會改變這個狀況。

一名資深政府官員對美國之音說,“與中國競爭正在鼓勵美國全面提升外交活動。”

特朗普政府推出的對付一帶一路的倡議相對遜色,包括國際開發金融公司,基礎設施項目認證的藍點網絡(Blue Dot network),美台基礎建設倡議和進出口銀行的重新授權。

塞克斯說,“有很多重新命名,但沒有為這些倡議計劃增添資源。”

拜登政府這個星期推出“人口較少的小島嶼經濟體倡議”(Small and Less Populous Island Economies (SALPIE) Initiative),並宣布這個計劃將加強美國與加勒比海、北大西洋和太平洋地區島國和領地的經濟合作。

一名資深政府官員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說,“加強我們的聯盟很重要,尤其是加強與小國之間的聯盟,這些小國否則就可能面臨中國的某些壓力。”

白宮在正式宣布“人口較少的小島嶼經濟體倡議”時表示,“對抗惡意行為體的掠奪投資行為”很重要。

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和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迪斯(Brian Deese)星期一共同主持了島國和領地代表參加的視頻會議,邀請他們根據“人口較少的小島嶼經濟體倡議”與美國政府合作。這項倡議讓29個美國政府部門機構共同參加協調當前和未來的接觸業務。

一名資深官員解釋說,拜登政府這個星期晚些時候將召開涉及這29個政府機構的會議,“讓它具有實際意義,更加真實並投入運作。”

另外一位資深美國官員解釋說,“人口較少的小島嶼經濟體倡議”“與藍點和某些此類的其它倡議有所不同,”“它真正利用了我們在這裡擁有的召集力,確保我們能夠有辦法執行,有效處理我們已經明確的政策要務。”

特朗普時期推出的藍點倡議僅僅包括澳大利亞和日本作為夥伴,目前的狀態還不清楚。藍點倡議在國務院的網站上有存在,但缺乏繼續存在的其它證據。

塞克斯說,“藍點沒有資源,這個新的倡議是否有資源還要再看看,”“我們不僅需要政策宣示,出去公開說'我們希望競爭,我們希望成為選擇的伙伴,'但我們需要實際的資金和背後的資源。”

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和美國之間的非正式“四方安全對話”可能在亞洲的地區層面給一帶一路倡議增添一些抗衡力量。

塞克斯問道,“為什麼不把四方對話用作推動亞洲基礎建設並建立擁有數十億美元的基建基金的機制?”“你知道這些是正確的伙伴”,還可能增添韓國和台灣。

拜登政府對抗一帶一路倡議的計劃可能是雄心勃勃而且在不斷增長,但依然有人擔心這些計劃因為缺乏核心和有影響力的領導而無法引起足夠的關注。於是有人提出設立俗稱為“沙皇”的特使職位如“基建沙皇”來協調美國對中國全球投資計劃做出的回應。

塞克斯說,“國務院或商務部很難有召集的權力,”“用特使職位來處理如此多的議題有時沒有幫助,但我認為可能需要在國家安全委員會或國家經濟委員會內設立一位向總統報告的基建沙皇,因為面臨挑戰的範圍很廣,需要協調政府各個機構之間的反應。”

拜登已經任命了氣候政策特使,美墨邊境特使和新冠疫情經濟救助計劃的特使。也有類似的討論在挑選官員來監督網絡政策以及打擊壟斷等。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