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2022年如何應對中國美日韓防長會能否提供解答?


在南中國海執行例行任務的美國海軍羅納德.里根號(USS Ronald Reagan)航空母艦。(2021年6月14日)
2022年如何應對中國美日韓防長會能否提供解答?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4 0:00

日本媒體報導,鑑於與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的緊張加劇以及北韓問題,美國和南韓、日本國防部長定於1 月中旬在夏威夷舉行會晤,為三國新一年裡在該區域的合作拉開帷幕。但專家稱,在南韓總統大選結束前,三國合作很難有實質進展。他們認為美韓對中國立場需要協調。

根據日本國際傳媒NHK World 的消息來源,三國國防部長還將討論北韓違反協議發射彈道導彈的問題。如果此次會議如期舉行,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Lloyd Austin)、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和南韓國防部長徐旭將出現在同一平台上。然而,日本媒體沒有提到會議是面對面進行還是遠程會議。

據NHK消息人士透露,預計三人將討論如何實現北韓無核化,讓北韓停止在違反聯合國決議的情況下發射彈道導彈,以及中國在南中國海日益佔據主導地位的問題。

專家:美日韓峰會難有實質進展

但是美國的專家卻認為這次會晤不會有實質性進展。

美國保守派專欄作家、《美中科技大戰》(The Great US-China Tech War)一書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對美國之音說:“華盛頓在很大程度上未能鼓勵首爾和東京建立持久的關係。 韓國和日本都是美國的條約盟友,但彼此之間並不是盟友。”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東亞研究所共同主任孫韻也對三個國家的聯盟不抱很大希望。她對美國之音說:“老實說,當美日韓三國如此重視聯盟管理問題時,特別是考慮到東京和首爾之間的裂痕,我覺得三方很難就戰術和戰略達成共識。”

此外,南韓今年3月將舉行總統大選。專家認為,在韓國選出新總統前,南韓和日本的關係很難緩和。

章家敦說:“文在寅試圖在2022 年3 月的總統大選中幫助他的政黨候選人,不會做他認為政治上不受歡迎的事情,例如與日本和解。”

“目前,東京和首爾之間的合作將不得不等待青瓦台出現一位“保守”的總統。 在談到日本時,像文在寅這樣的“進步派”並不傾向於具有建設性。”章家敦說。

孫韻認為,由於南韓大選將近,美日韓三國很難進行太多協調。但是她認為“在地區安全框架、供應鏈、疫苗合作方面,南韓有很多可以幫助美國的地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6年對朝鮮半島局勢講話稱,“作為半島近鄰,我們決不允許[朝鮮]半島生戰生亂,一旦發生這樣的情況對誰都沒有好處”。

研究集團蘭德公司的高級防務分析師布魯斯·本內特(Bruce Bennett)認為,中國干預北韓可能發生的戰爭或騷亂並不是出於惡意,他也同意習近平關於朝鮮半島戰亂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的說法。

本內特對美國之音說,“拜登總統在(防長)峰會前應該告訴習近平,習近平的言論表明,如果北韓發生戰爭或騷亂,中國準備干預。我希望拜登問習近平這是否會發生。如果習近平說會,我認為拜登應該邀請中國高級軍事人員與韓國、美國高級人員討論如何避免局勢意外升級。”

美韓對中國的立場需協調

去年12月2日,南韓國防部長徐旭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舉行美韓安保會議,之後發表聯合聲明並共同會見記者時稱,批准新版的“戰略規劃指南”,以有效應對朝鮮愈演愈烈的核導威脅。

“戰略規劃指南”是美韓軍方就完善朝鮮半島緊急事態的作戰計劃所必須的戰略方針和權限達成的協議,體現應付北韓潛射彈道導彈、高超音速導彈及各種進程戰術導彈的強有力手段。

領導駐韓美軍和聯合國司令部的退役將軍羅伯特·艾布拉姆斯(Robert Abrams)上月在與美國之音韓語組的採訪中表示,雖然北韓的武器試驗表明它仍然是一種威脅,但中國軍隊也必須“被考慮在作戰計劃之內”。

艾布拉姆斯在談到中國軍隊時說:“自2010 年以來,他們在朝鮮半島及其周邊地區增加了存在,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艾布拉姆斯提到中國飛機多次進入南韓防空識別區。

根據南韓參謀長聯席會議的一份聲明,去年11 月19 日,兩架中國軍用飛機和7 架俄羅斯軍用飛機飛入韓國地區,促使南韓緊急出動戰鬥機和加油機。

他說:“這些跡象表明,戰爭計劃中必須考慮到當前[指南] 沒有包含的內容。”

然而,南韓國國防部發言人夫勝粲(Boo Seung-chan)稱艾布拉姆斯的言論是他的“個人意見”,並對提及中國“非常令人驚訝”。

夫勝粲說,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國防部長徐旭同意更新已有十年歷史的作戰計劃,以應對新出現的威脅和形勢變化。

但是專家認為,艾布拉姆斯的說法並不出人意料。

章家敦說:南韓總統文在寅一貫支持北京,因此他在政治上很難承認中國會幫助朝鮮入侵南韓。 然而,北京和平壤儘管存在敵意,但它們相互支持,以正式的軍事聯盟形式聯繫在一起——兩者都沒有與任何其他國家結盟。如果發生衝突,南韓和美國必須假設他們將與中國軍隊作戰。艾布拉姆斯只是比較實際; 文在寅不是。”

史汀生中心的孫韻則認為,問題不是如何對待中國,而是美韓立場的協調。

孫韻說:“我實際上並不認為艾布拉姆斯將軍所說的話令人驚訝。 鑑於美中戰略競爭以及中國希望將北韓保留作為戰略槓桿,任何針對北韓的作戰計劃都必須考慮中國的軍事能力和行動。問題是艾布拉姆斯將軍公開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這間接地讓南韓向對中國這樣的作戰計劃表了態,而首爾不願意,至少不會公開表態。”

南韓將繼續平衡與鄰國中國及長期盟友美國的外交關係。南韓特使仍在與中國、北韓和美國討論宣布正式結束上世紀50年代開始的朝鮮戰爭的可能性。

南韓總統文在寅在12 月13 日表示,這三個國家“原則上”同意正式結束戰爭,他希望這將產生“重要的對話勢頭”。

2022 ,美國在東南中國海如何應對中國?

美國國防部將中國描述為“步調挑戰”,並於去年2 月成立了一個由15 名成員組成的中國特別工作組,以評估美國當前的戰略。

美國國防部在2 月10 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中國正在尋求推翻當前以規則為基礎的使印太地區的所有國家都受益的結構。美國及其盟國尋求繼續自由和開放的區域環境。中國正在利用國家力量的所有元素來讓各國屈服於自己的意志。”

本內特認為,“中國正在尋求建立地區和全球統治地位——習近平顯然認為這是“中央王國”的歷史權利。這種統治要求中國採取日益咄咄逼人的行動來建立中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控制權。我預計中國會更努力擴大在這些地區的軍事存在和控制,並對台灣施加很多壓力。”

章家敦認為,新的一年,“美國應該繼續其航行自由演習,並儘可能與和中國對立的主權聲索國密切合作,換言之,與該地區的其他所有人合作。 2022年美國環太平洋軍演(RIMPAC 2022)將於今年6 月開始,它將是一個機會,向中國表明,它面臨著一個決心維護該地區和平的聯合聯盟。”

章家敦還認為,美國應該停止擔心中國的反應。

他說:“北京很霸道。如果沒人阻止它,它就不會停止。拜登政府現在正在接受考驗,所以除了菲律賓之外,它還應該幫助像越南這樣的非條約朋友。此外,為了錨定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關鍵連接點,拜登應該公開宣布美國將保衛台灣,並向台北提供共同防禦條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