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阻力下 拜登政府尋求更有力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


紐約聯合國總部
北京阻力下 拜登政府尋求更有力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37 0:00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星期二(10月26日)以正式聲明,鼓勵聯合國成員與美國共同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的公開表態,以及美台官員為此舉行工作組會議的具體行動,都在試圖為台灣多年來被排除在聯合國多邊體系外尋求更多努力。不過與此同時,北京當局對拜登政府公開支持台灣也更加不滿。中國政府批評美國支持台灣擴大國際空間是在公然挑戰其一中原則,中方對此“強烈不滿、絕不接受。”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星期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50週年紀念會議”發表講話稱,聯合國大會1971年通過的2758號決議,“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的唯一合法代表”,“這是中國人民的勝利”。

就在北京高調慶祝這個同時也決定,“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的決議屆滿50週年之際,上任不到一年的美國拜登政府延續前政府的政策,持續為推動台灣參與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的議題發聲。

國務卿布林肯星期二在一個聲明中“鼓勵”所有聯合國成員,與美國一同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系統,並稱這麼做“符合我們在《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指導下的“一個中國”政策。

台灣外交部“對美國國務卿首度正式發布新聞聲明,明確且堅定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體系”表達感謝,不過布林肯此舉卻大大激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星期三發表四點聲明,以長篇大論的說辭指責美國“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向‘台獨’勢力發出嚴重錯誤信號。”

此前,美台高層官員上星期為台灣參與聯合國及國際組織問題舉行工作組視頻會議也引來北京不滿,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指稱聯合國是由主權國家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聯大2758號決議已解決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聯合國各機構涉台事務都必須遵循一中原則及該聯大決議,美國的做法是在“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

對於布林肯發表正式聲明為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做出公開倡議的做法,是否顯示美國對涉及台灣的做法將越來越公開?拜登政府如何面對來自中國的強烈反應?台海緊張是否因此更為加劇?

美國加州大學全球衝突與合作研究所研究員詹姆斯·李(James Lee),星期四在加州大學與喬治華盛頓大學共同舉辦的一場“新世代學者談美台關係新道路”的視頻論壇中,針對美國之音上述提問答复說,布林肯在聲明的最後提到,美國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符合我們的一中政策”,事實上美國的一中政策即賦予美國歷屆政府極大彈性來依據台海情勢做適當調整。

“所以美國並不是要試圖改變一中政策。自特朗普政府以來我們已經廣汎達成一致,就是一中政策必須維持。不過有一個問題存在,那就是一中政策有多少空間能依據台海情勢的改變而調整。”

詹姆士·李說,許多人把一中政策,包括三個美中聯合公報、《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視為一個像是靜態的文件,但事實上它已經有很多改變,例如克林頓政府的“對台政策檢討”(Taiwan Policy Review),所以它過去曾經被修改過,問題在於它能被改動多少卻仍然維持原來一中政策的要素,“那也是美國和台灣必須思考的層面,也就是一中政策能有多少彈性允許美國與台灣合作。”

至於如何面對中國的負面反應,詹姆士·李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永遠都會找出方式來限制美國和台灣,所以美國不能只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可能會有何反應的思維來指導。它也必須對美國的政策允許它做什麼有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信服。美國必須自己去尋找這些空間,以及被它視為是自己的利益所在。”

美國之音星期二也問出席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一場談美中競爭問題線上活動的聯邦眾議員加拉格爾(Michael Gallagher, R-WI),如何看待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問題,美國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是否如北京當局所稱,是在“向‘台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

加拉格爾答复說,“我認為這不是發出錯誤信號,台灣應該參與各種各樣的國際論壇,特別是以某種身份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尤其是,有鑑於過去兩年來我們發現中國對世界衛組織帶來的腐敗。中國隱瞞新冠病毒大流行的來源,它還持續阻礙世衛組織的調查。”

加拉格爾說,支持台灣更有力參與世衛組織是有道理的,“它可以懲罰中國共產黨不允許對這個自二戰以來比任何危機更具破壞性的事情進行調查,而這件事情已經顛覆了我們的生活。”

加拉格爾也提到,中國共產黨在聯合國的巨大影響力已經使更多人覺醒,在他自己所屬的共和黨內部也有辯論,究竟美國應該參與還是脫離聯合國,不過他個人認為與聯合國脫離是錯誤的,美國必須加強參與聯合國事務才能反映自由世界的價值,所以他認為美國應該支持台灣參與各種國際組織,這是是明智的做法,並不是在發出錯誤信號。

雖然美國國會兩黨長期支持台灣參與包括世衛組織在內的國際組織,也對此多次提出立法要求美國行政當局提出對策,不過大致上除了在馬英九政府與中國改善關係期間台灣曾經幾度獲邀參加世衛大會及國際民航組織外,自聯大2758決議通過後50年來,在中國的強大阻力下台灣都是不得其門而入,無法參加聯合國及其相關組織的活動。

對此,前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和多位專家上星期在全球檯灣研究中心關於台灣國際空間的討論中提出建議,認為美國應該頂回被中國不當使用的聯大2758決議的嚴格界定,支持台灣在聯合國系統的觀察員身份,並支持那些選擇與台灣站在一起的發展中國家對抗北京的壓力。

此外,美國也應該確認不承認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的立場,並探索通過聯合國特別政治和非殖民化委員會,也稱為第四委員會(Fourth Committee)處理涉台主權問題的可能性。

美國企業研究所研究外交及防務研究員施密特(Gary Schmitt)及客座研究員馬明漢(Michael Mazza) 星期一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評論中,主張聯合國“應該為民主台灣打開大門”。

兩位學者說,在美國及其盟友屢屢在頂回中國的霸凌努力中功敗垂成後,華盛頓在標記聯大2758號決議的50週年時,“應該對北京表明,如果中國無法在台灣參與聯合國一事有更多彈性,美國將啟動一個運動來取得台灣在聯合國的正式會籍”, 這個運動將包括美國外交官為台灣參加聯合國公開倡議,並勸說聯合國那些固執成員支持台灣的席位;美國及其盟友也可能施壓中國接受讓台灣至少能部分參與。 ,

兩位學者也認為,在美國為台灣參與聯合國建立法律上的基礎理由--它在國際法之下具有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所有條件--華盛頓或許也該重新思考自身的政策,因為當年美國在正式承認中國時其立場是華盛頓認識到,台海兩岸“中國人的立場是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且美國向來都言明必須和平解決爭端,但是現在北京持續加大對台灣的軍事及經濟壓力,和平解決爭端的跡像已不見到,台灣人民和政府也不再有興趣與中國統一。

在被問到對拜登政府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的做法有何看法時,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台灣歷史及東亞時事教授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以他發表於《國家利益》網站的文章來答复美國之音。

身為前荷蘭外交官的韋傑理除了贊同施密特及馬明漢建議美國應該發起一個運動為台灣參與聯合國做公開倡議外,也認為美國應該聯合其他理念相近國家,包括西歐、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日本和韓國,共同推動台灣能夠在國際組織如聯合國本身,以及世衛組織、國際民航組織,以及其他多邊團體有更多的參與。

他說,“如果我們集體而言能夠更認真看待我們對全世界的人權和民主的承諾,那麼我們的確有必要將台灣重新帶入曾經把它擠出去的地方,50多年前由於兩個壓迫政權的行動使它受到國際政治的孤立。”

在布林肯發表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的聲明後,除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以4點聲明表示不滿外,中國駐美使館星期二也指責美國“近來變本加厲,不斷利用各種場合炒作台灣問題”,還稱美國協助台灣“拓展所謂‘國際空間’”,是在“公然挑戰一個中國原則。” 美方單方面炮製的所謂“與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中方從一開始就堅決反對,絕不接

這個以“駐美國使館發言人”名義發布的聲明也批評布林肯將《台灣關係法》置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之前是“荒謬至極。中方對“美方單方面炮製的所謂‘與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堅決反對,絕不接受。

對於中國駐美使館不滿佈林肯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星期三也在一個聲明中表示,聯大2758號決議“只決定中國代表權席次問題,並未提及台灣隸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更未授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台灣人民”,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期有系統地錯誤引用聯大第2758號決議,更企圖連結中方一中原則,來營造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的假象”,台灣駐美代表處“予以嚴厲譴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