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遙望家鄉 在美維吾爾人慶祝古爾邦節


在新疆庫爾勒市,警察站在一個被認為用於再教育的中心附近。 (2017年11月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5 0:00

艾格爾(Aygul)堅稱她沒有真正進入“古爾邦節的情緒”。但這並沒有阻止她在北維吉尼亞的家中為家人和朋友準備一頓傳統的維吾爾大餐。

在分發幾碗自製拉麵和幾杯熱茶的同時,艾格爾一邊流淚一邊和她的客人討論著他們在老家---中國西部邊遠地區新疆的家人的困境。

“有些日子,甚至感覺難以呼吸,” 艾格爾說。 “我們總是感到難過,即使是在開齋節。”

本週,在美國的維吾爾人聚集在一起,慶祝古爾邦節(又稱宰牲節)。然而,就像一些維吾爾人告訴美國之音的那樣,有人知道自己親屬的現狀,有人連他們的情況都不知道,這讓他們很難慶祝節日。

法外拘留

大約有1100萬維吾爾人生活在新疆。中國已經有條不紊地將新疆變成了一個警察國家,這裡的街區遍布安全檢查站,布有全面監控技術,還有旨在政治教化的法外拘留中心。

中國稱正在努力防止伊斯蘭激進主義和分裂主義,並指出在2009年至2014年期間發生的一系列致命襲擊。中國將這些襲擊都歸咎於維吾爾極端分子。

本月早些時候,一位聯合國官員表示,有可信的報道稱,中國將多達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關押在再教育營。據報道,還有200萬人每天參加公開的再教育營,到晚上才回家。

聯合國人權專家蓋伊·麥克杜格(Gay McDougall)說,整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就像一個巨大的拘留營”。

作為回應,一位中國官員告訴聯合國說,“關於100萬人被拘留在再教育中心的說法完全不真實。”這位官員說,只有那些“被宗教極端主義欺騙”的人,才會“得到安置和再教育的幫助”。

延續傳統

中國的舉動也威脅到許多維吾爾族的文化和宗教傳統,包括從事伊斯蘭教活動和舉行公開集會。

因此,生活在美國和其他地方的維族人渴望聚在一起過節,把傳統傳承給他們的孩子。

在他們的老家新疆,維吾爾人通常會挨家挨戶串門來慶祝古爾邦節。他們與家人共享一頓正式的晚餐,並去朋友家品嚐維吾爾點心、水果和被稱為“馓子”的螺旋條狀油炸麵食。

在華盛頓地區,維族人在艾格爾家裡延續著這個傳統。

隨著朋友的到訪而變得更加明確的是,社區裡幾乎每個人都至少有一個家庭成員失踪了,估計是被送進了再教育營。

為了保護他們在新疆的家人,所有在這篇文章中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維吾爾人都選擇使用化名。美國之音無法獨立證實他們的報道。但人權組織和研究人員多年來的記錄符合這些描述的情況。他們說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今年早些時候,一名只願化名為“尼薩”(Nisa)的女士與她的父親失去了聯繫。尼薩說,她的父親是一名政府僱員,既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是宗教人士。她幾天后才發現,當局在她父親住院時來到他的病房,用什麼東西蓋住他的頭,把他帶走了。

一位家庭成員在電話裡向她解釋說:“他們已經把你爸爸送去學習了。”

他的父親在被帶走後就失去了聯繫。

天各一方

伊爾哈姆(Ilham)是一名20多歲的年輕人,他知道至少有八個家庭成員在接受再教育。但本週,當他向朋友們解釋或能與家人取得聯繫的安全方法時,他還是感到很樂觀。

與新疆的家人交談在近幾個月變得幾乎難以實現。中國政府密切監控來自新疆的一切信息,他們否認鎮壓維吾爾人。即便是與那些生活在國外的維吾爾人的日常交流,也會讓他們在新疆的生活面臨風險。

中國的恐嚇活動超出了新疆。中國當局已經開始向新疆的家庭施壓,要求他們讓住在國外的親戚提供他們在國外日常生活的詳細信息。

古爾巴哈(Gulbahar)在過去一年裡一直住在美國中西部。她說,中國政府官員今年3月向她父親施壓,要求她提供有關她和哥哥上學地點、住址以及打算何時返回中國的信息。因為擔心父親的安全,古爾巴哈按要求提交了信息。

古爾巴哈和家人自3月份以來就再沒說過話。她撥打的電話和發出的短信石沉大海。

在開齋節,古爾巴哈決定在微信上向她的父母發送一個簡單的節日問候。

“我今天早上發送的,” 古爾巴哈說。 “但我知道我不會收到任何回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