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維吾爾學者之女- ‘放了我爸爸 讓我親眼見到他!’


賽米熱•依明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9 0:00

賽米熱•依明江來自新疆,五年前到美國留學,目前在波士頓哈佛大學一家附屬醫院工作。

大約兩個月前,她從北京的一位匿名消息人士那裡看到一份官方文件。她的父親、54歲的維吾爾歷史教授、出版商依明江•賽都力今年2月被新疆地方法院以“鼓動鼓吹極端思想罪”判刑15年。本月早些時候,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維語組也證實了這一消息。

“一開始聽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有一兩個星期我都沒緩過來,就是那種痛心疾首的狀態,”她對美國之音說。

上班的時候還好,就連賽米熱的同事都驚訝,她怎麼還能像沒事人似地投入工作。但是下班後,突如其來的悲傷就將她打回原形。

“我一下班,開著車,腦子裡面全是他,我就哭啊哭,”她說。 “又是憤怒,這是我自己的國家,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對待我父親,他是一個這麼好的人。”

賽米熱沒想過有一天這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儘管從2017年4月起,她就和父親斷了聯絡;儘管周圍也有其他維吾爾人的家人被失蹤、被逮捕;儘管她也看過不少報導——過去兩年多來,中國當局以“教育轉化”為名拘禁了100多萬維吾爾人和穆斯林少數族裔,包括一些最有成就的維吾爾精英——但是不問政治的賽米熱從沒想過,她的父親也可能是他們中的一員。

“我覺得非常慚愧,”她說,“我當時就覺得局勢比較緊張,可能不讓他們用手機。這也充分體現了我對新疆政府的信任,覺得他們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1992年,賽米熱出生在烏魯木齊市一個世俗化的家庭,奶奶是淳樸的農民,常把“感謝共產黨”掛在嘴邊。父母都畢業於新疆大學,為國家工作了一輩子,教導她要熱愛祖國。

在父親的安排下,賽米熱從幼兒園起就一路上漢語班。她是班上的尖子生,當過各種課代表、班幹部,漢語說得比維吾爾語流利,同學和朋友也多是漢人。來美國前,她在南京上大學,沒覺得自己與周圍人格格不入。

但是現在她問:“生為維吾爾人有罪嗎?”

擦乾眼淚,賽米熱決心振作起來。她提起筆來,給中國政府寫了一封實名公開信:
“我的父親叫依明江•賽都力,是一名歷史教授,也是新疆愛民圖書發行有限公司的創始人,”她寫道,“我父親向來遵守國家法律法規,並付諸了他畢生的精力去效力國家與人民。”

依明江•賽都力1988年開始在新疆伊斯蘭教經學院教授中國歷史,那是新疆自治區人民政府撥款、中國唯一用維吾爾語授課的學院,也是中國政府向外界展示新疆人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的窗口。

作為一位體制內知識分子,他顯然清楚政治的紅線在哪裡,多年來小心翼翼地恪守北京的立場。 2017年6月,《新疆經濟報》曾援引他的話說,要引導村民“更加主動地站到‘三股勢力’的對立面。”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篇文章發表之時,他已經被當局投入了拘禁營。

他的女兒賽米熱說,父親被拘捕的原因是他在2014年出版發行了一本阿拉伯語的語法書,但這本書,連同他出版其它數百本書一樣,都是經國家審批的出版物,目的是為了促進文化交流。

“我認為中共當局對知識分子不信任,忌憚他們的影響力,我父親可能正是因為具備這樣的能力與條件而遭到了當局的非法逮捕,”她對美國之音說。

華盛頓人權組織“維吾爾人權項目”6月發布的報告稱,從2017年初起,“至少有386位維吾爾知識精英被拘押、失蹤、成為中國政府在維吾爾家園大規模鎮壓民族及宗教的犧牲品”。

一個新的趨勢是, “新疆受難者數據庫”的創辦人、美國學者基尼•布寧(Gene Bunin)指出,新疆的拘禁營正在被監獄取代。

“除了將人們投入已經設立的監獄外,一些原本沒那麼森嚴的拘禁設施正在迅速擴建、改造、轉化為正式的監獄。一些新建的監獄也拔地而起,”他說。

針對國際社會對北京新疆政策的批評,12月10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場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說,新疆教培中心的學員已經全部結業,但他拒絕提供任何細節。

“那你放了我爸爸!讓我親眼看到他!還他自由!” 賽米熱說。

不久前, 賽米熱那位經常把“感謝共產黨”掛在嘴邊的奶奶去世了。臨終前,她沒能見到自己的兒子。不知被拘在何處的依明江•賽都力也無從知道母親就這樣離開人世了。一想到這些,賽米熱就悲從中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