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謎團重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是否會成為第二個孟晚舟?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大樓(網絡照片 )
謎團重重: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是否會成為第二個孟晚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27 0:00

華裔病毒學家邱香果以及她的丈夫、生物學家成克定,今年年初同時遭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解僱。最近兩週,兩人解僱事件再次成為加拿大政壇和媒體關注焦點,但圍繞著事件,依舊是謎團重重。

加拿大聯邦三個反對黨一直追問自由黨政府,邱香果夫婦是否因涉及間諜行為被解僱?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有關兩人的調查包括了些什麼?

今年一月,負責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管理的加拿大公共衛生署正式宣布,解雇了邱香果和成克定夫婦。

但政府部門始終拒絕提供未經遮蓋的相關文件信息。他們給出的標準答案是,信息涉及隱私和敏感信息,披露當中細節會“影響加拿大的國家安全”,甚至“損害國際關係”。

與此同時,加拿大的記者們通過“信息公開法”得到了部分經遮蓋的相關文件,並陸續進行了報導。

閱讀過這些文件的調查記者山姆·庫珀(Sam Cooper)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希望邱香果夫婦事件給加拿大的科學研究機構敲響警鐘。

他稱,加拿大安全情報機構(CSIS)面臨的問題是,他們針對中國軍隊研究的危險性、針對“千人計劃”、以及有商業用途研究轉為軍事用途等提出過警告,但反復被政府或大學機構忽視。

本月初,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被問及“邱香果夫婦是否是中國間諜”時稱,自己不了解事件,並稱“中國和加拿大有一些科技合作,這很正常,不應該被政治化”。

有人擔憂,邱香果事件會令加中關係進一步複雜化,甚至成為“第二個孟晚舟案”。

那麼,關於病毒學家邱香果夫婦遭解僱事件,通過媒體的調查報導,我們了解些什麼呢?

曾與中國軍方醫學研究人員合作受質疑

加拿大全國發行的《環球郵報》最近發表多篇調查文章揭示,加拿大最高安全級別的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研究人員與中國軍方研究人員一直有合作。

報導中提及,來自中國軍事醫學研究所的嚴飛虎(Feihu Yan, 音譯)曾在位於曼尼托巴省溫尼伯的加拿大微生物實驗室參與研究。

2016年至2020年間,嚴飛虎與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特別病原體研究小組”七位研究人員共同署名發表了六篇學術論文,而邱香果合作了其中的五篇,成克定合作了一篇。

這些論文包括了針對埃博拉病毒、拉沙熱、以及裂谷熱等傳染病的實驗研究,有兩篇稱他們“隸屬於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和中國軍事醫學研究院”。

上週,加拿大公共衛生署負責人在出席議會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CACN)聽證時稱,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有“安全檢查程序,對進入實驗室的人員都會進行相應的背景調查”。

但他拒絕就“為什麼中國軍方背景的研究人員進入了加拿大頂級安全級別的實驗室”做出解釋。

加拿大前國家安全分析員、卡爾頓大學國際關係學副教授斯坦芬妮·卡爾文(Stephanie Carvin)對美國之音表示,如果媒體報導最終得到證實,那說明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內部安全檢查出現了問題。

“蒙特婁撐香港行動組”發言人、麥吉爾大學信息研究學教授本傑明·馮(Benjamin Fung )在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采訪時則表示,目前,加拿大政府對於與外國擁有的公司或機構合作,沒有太多控制。

他建議說,政府可以在保障學術自由的前提下,出台一份外國政府控制機構及公司的名單,讓學者們更意識到當中的危險,或直接向他們提出警告。

而加拿大安全情報機構也多次就知識產權被外國盜取以及加拿大科研安全提出警告,政府目前已經出台了“學術安全保護”項目,並承諾在六月底出台與外國科研合作的“風險指導綱領” 。

曾向武漢病毒研究所寄送埃博拉等危險病毒

加拿大媒體就邱香果夫婦被解職整理出的時間線是:2019年3月31日,邱香果把活體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從溫尼伯寄往中國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當年的5月24日,皇家騎警對邱香果展開調查,而到了7月5日,兩人同時被帶離了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曼尼托巴大學也終止了與她的合作。

今年一月,負責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管理的加拿大公共衛生署正式宣布,解雇了邱香果和成克定夫婦。

加拿大公共衛生署的官員此前曾表示,兩人遭到解職與他們寄送病毒樣本沒有關聯,也和新冠病毒沒有關聯。

《環球郵報》的調查文章稱,是由於加拿大安全情報部門發出警告,敦促政府取消邱香果與成克定在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安全許可。隨後,兩人遭到解僱。

這些混合的信息引發了人們對事件背後細節的更多揣測。

斯坦芬妮·卡爾文教授(Stephanie Carving)稱,安全情報機構可以提出警告和建議,但是否採取行動,則取決於政府部門。

她表示,我只能說,你不會因為一些小事情就被取消安全許可;通常來說,可能是相當嚴重的問題。

調查記者山姆·庫珀(Sam Cooper)剛剛出版了關於“加拿大無處不在的中國影響力”的專著《視而不見, Wilful Blindness》。

在訪問中,他直接批評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把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以及它的多種變異體寄給了中國的實驗室—— 這可以令中國研究人員最大限度地在基因多樣性方面進行實驗。

他說:“中國在(病毒)攻擊能力研究方面是沒有限制的,比如,武漢實驗室從事危險的基因功能獲得(gain of function)實驗,引發人們的擔憂。”

這裡提及的“基因功能獲得實驗”指的是,將天然病原體帶入實驗室,使其發生變異,然後對它是否變得更加致命或是更具傳染性進行評估。因為其危險性,加拿大的實驗室並沒有進行這類實驗。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是加拿大唯一的四級生物安全水平實驗室,即全球最高級別防護的病原體實驗室之一,全球僅有15間。它的研究包括了全球最致命的病毒以及動物疾病。

邱香果曾是該實驗室的明星科學家。2018年,因參與研發治療埃博拉病毒藥物ZMapp,她得到了“加拿大總督創新獎”。

根據她的領英網站以及媒體的介紹,邱香果畢業於天津醫科大學,1996年來到加拿大學習,加入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至少15年,曾擔任“疫苗發展和抗病毒療法”項目負責人。

曾成為新冠病毒起源陰謀論主角

2020年初,新冠疫情逐漸蔓延至全球,有關“被加拿大微生物實驗室停職的華裔病毒學家向武漢病毒所寄送了新冠病毒”的說法也在網絡上廣泛流傳。

加拿大相關機構多次特別說明,邱香果向武漢病毒研究所寄送的不是新冠病毒。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CBC)還專門把相關報導翻譯成中文,發佈在自己的網站,以消除華裔讀者對這個話題的猜測。

上週一,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聽證會上,加拿大衛生部長帕蒂·哈吉(Patty Hajdu)再次澄清,邱香果寄送的病毒與新冠病毒“沒有關聯”。

不過,邱香果的確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很深的關聯。向武漢病毒研究所寄送埃博拉病毒樣本,邱香果是促成這件事的關鍵人物。

邱香果在溫尼伯實驗室(照片由Canadian Governor General's Innovation Awards提供)

媒體獲得的信息顯示,當時,溫尼伯實驗室的負責人馬修.吉莫爾(Matthew Gilmour)似乎對寄送如此危險的病毒感到懷疑,在郵件中詢問特別病原體研究小組負責人,“我們是怎麼和武漢病毒所有合作的?”

得到的回答是:因為與邱教授的合作,他們向我們索取這些材料。

而中方在收到埃博拉等病毒樣本後,發郵件對加方“表示感謝”,並“期待進一步合作”。

CBC的最新報導稱,在2018年至2019年間,邱香果曾五次前往中國,包括一次在武漢實驗室進行培訓。

文件顯示,她這些旅行都是第三方支付費用,但是究竟是誰支付了費用的信息被遮蓋。

政府為什麼竭力阻止記錄公開?

從事件發生到現在,無論是主管實驗室的聯邦公共衛生署,還是加拿大衛生部,都對事件諱莫如深。

加拿大幾個反對黨不斷要求自由黨政府向議會提交未經遮蓋的、共250頁的相關記錄以及文件。但政府始終拒絕。

兩星期前,加拿大議會就此通過了指責政府“藐視議會”的動議。但這也未能令政府方面鬆口。他們給出的官方統一答復是,涉及個人隱私和國家安全。

上週三,自由黨政府甚至史無前例地把下議院議長安東尼·羅塔(Anthony Rota)告上法庭,要求阻止他按議會程序要求查看這些文件和記錄。

政府訴下議院議長的訴狀中透露的一個新信息是,公開這些記錄和文件,“不僅危及加拿大的國土安全,甚至會危及國際關係”。

山姆·庫珀的分析是,很可能,杜魯多政府擔心披露這些文件會證實,政府沒有聽取情報安全機構的建議,犯了巨大的錯誤,尤其是針對來自中國的間諜活動。而我們的盟友,比如五眼聯盟,在這方面比加拿大做得好得多。

而卡爾文教授認為,一個可能性是,加拿大政府有關邱香果夫婦的“關鍵證據”是來自某個盟友,公開這些信息,可能會暴露敏感情報來源。

還有一個猜測是與加拿大內政有關。杜魯多很可能在今年秋季宣布進行大選,以改變目前以少數黨執政的局面,因此不希望公開邱香果事件節外生枝。

會成為第二個孟晚舟案嗎?

現在,很多人關注邱香果事件對加中關係會帶來怎樣的影響?她會成為第二個孟晚舟案嗎?

從2019年7月,邱香果與成克定被帶離溫尼伯的實驗室,到今年初被正式解僱,媒體一直無法聯絡到二人,也無法得知他們是否仍在加拿大。

CBC的記者曾前往他們在溫尼伯的兩棟物業,但已經人去樓空。媒體邀請的分析人士稱,兩人名下物業總值約170萬加元,並認為相對於他們每年總共約25萬加元的聯邦僱員工資,顯示他們“有其他收入” —— 這是個“警示” 。

文章還稱,兩人的前同事向記者透露,邱香果曾炫耀自己在中國也有豪宅。

目前,兩人沒有受到任何起訴。但是,曼尼托巴省皇家騎警的重案和有組織犯罪部門對他們的調查依然在進行中。

斯坦芬妮·卡爾文(Stephanie Carving)教授認為,從歷史記錄來看,加拿大司法機構對於間諜罪的起訴和審理其實並沒有多少經驗,可能因此拖延了調查和起訴的過程。另外一個可能是,他們擔心一旦進入司法程序,根據加拿大證據法第38條,邱香果夫婦有權利要求公佈針對他們的所有證據—— 而這些證據涉及敏感信息源。

目前的加中關係處於兩國建交五十年以來的最低點,而且狀況復雜,涉及孟晚舟案、戰狼外交、營救兩名麥克、關於香港、維吾爾人人權爭議,再加上針對亞裔仇視事件等等。

卡爾文教授表示,邱香果事件會給加中關係帶來怎樣的影響,會否成為第二個孟晚舟案,我們現在不得而知—— 但它很可能會成為雙方復雜關係的一部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