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追隨美國擴大制裁援朝中國企業


日本外務省7月28日公佈獨自擴大制裁違反安理會決議、援助北韓的團體和個人名單(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國家安全內閣成員周六(7月29日)凌晨匆匆回到首相官邸召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會後安倍走向記者群說:“對北韓表示強烈抗議和最嚴厲譴責,只要北韓不斷從事這種挑釁行動,(日本)就只有與美國、南韓為首,加上中國、俄羅斯等國際社會緊密合作,進一步加強壓力。”

與此同時,當天因為前防衛大臣稻田朋美辭職,剛兼任防衛大臣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進入防衛省,與防衛省、自衛隊高官會談後也對記者群宣讀一份記錄:“剛確認了北韓發射了一枚彈道導彈,發射高度大幅超過3500公里、飛行約45分鐘的1000公里射程後,推測落在北海道積丹半島以西200公里、奧尻島西北約150裡的我國日本海的經濟海域內。”

他說,北韓發射的彈道導彈看來最大射程至少5500公里的洲際彈道導彈,“(日本)已通過北京大使館向北韓提出強烈抗議,用最嚴厲的表現抗議了。對這種無視國際社會不斷警告,一再發起挑釁的行動,有必要報以最大限度壓力,而不是對話。”

岸田說,他已指示相關部門與美國、南韓等合作:“為爭取聯合國安理會採擇包括更嚴厲措施在內的新決議,日美韓繼續緊密地合作並敦促中國和俄羅斯扮演建設性角色。”

制裁對象

岸田表達上述立場前不到一天,剛在周五內閣會議後宣布日本對援助北韓開發核武器與導彈的團體和個人加強單獨制裁措施,具體是擴大凍結援助北韓的團體的銀行賬戶和禁止個人入境日本的對象。團體對象包括中國的丹東銀行和大連寧聯船務有限公司(Dalian Global Unity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以及6名分別住在大連、丹東、臨江、瀋陽、北京的個人,從外務省發表6人英文姓名拼音來看,疑似是居住在中國的朝鮮族人。擴大制裁的團體對像還有在北韓和中國都有地址或只有北韓地址的另3個公司;個人制裁對像還有3名居住在俄羅斯的疑似朝鮮族人。大連寧聯船務有限公司(也稱aka Dalian Global Unity Shipping Agency)登記的地址除了大連,還有北韓平壤、清津、羅津、興南各市。通過這次加強制裁的措施,日本制裁援助北韓的團體累積到63個、個人累積到79名。

岸田解釋說:“現在沒法期待與北韓有意義地對話,加強壓力才重要。我國一貫主張'對話與壓力'、'行動對行動'的方針,強烈要求北韓作出解決問題的具體行動。”

中國外交部當天對日本製裁兩家中國的銀行和企業作出回應,發言人陸慷說:“我願正告日方,中方絕不接受日方的錯誤做法,要求日方立即撤回錯誤決定。如果日方一意孤行,勢必給中日關係和雙方在半島問題上合作製造重大政治障礙,由此帶來的後果要由日方承擔。”

中朝貿易

但在日本,幾乎所有主流傳媒和輿論都沒質疑日本政府的決定,但也沒顯示期待日本加強制裁或日美聯合加強制裁能抑制北韓的觀點。在朝鮮近年持續開發核武器、今年更加速開發彈道導彈的行動中,日本社會對中國和俄羅斯,尤其是中國並沒認真地執行安理會制裁北韓的決議,反而擴大與北韓貿易,向北韓提供開發核武器和導彈所需的能源、資金已形成概念。

中國海關總署6月23日公佈的貿易統計說明,今年1至5月中國對北韓出口總額累計為13.2399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2%,主要增加的是汽油等石油產品。但該統計說,中國減少了從北韓進口9.3%,下降為7.221億美元,是中國停止進口北韓煤炭,阻礙了北韓創匯。

《產經新聞》報導這一中國的統計數字時說:“中國對北韓出口增32%,減少進口也說明了'制裁'不徹底”,報導中還引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解釋此統計“解決北韓問題的關鍵不在中方。”

《日本經濟新聞》說:“今年1月以後中國從安理會制裁決議的對象北韓進口鐵礦石比去年同期增加4倍,俄羅斯1至3月則倍增出口北韓能源為主的產品,國際制裁北韓的效果薄弱。”

《日本經濟新聞》說:“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上旬會談,一致同意加強北韓問題的合作後,看不到任何變化。”

中日關係

日本主流傳媒、輿論也對中國外交部周五的警告反應遲鈍,至少從2012年中日圍繞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主權糾紛升級以來,中日政治關係的重大障礙“責任在日方”、“後果由日方承擔”的中方警告已是日本民眾聽慣的“老生常談”。

在日本一個定期調查中日關係民意的機構“言論NPO”公佈去年8至9月實施的民調結果中,認為中日關係不良的日本受訪者近8成,而且相信不能光靠中日政府改善關係的民意佔6成,這些受訪者認為,民間交流很重要,改善關係需要通過中國國民自己的眼睛和接觸來慢慢地認識、理解與中國政府宣傳不同的日本很重要。

倒是北韓週五首次深夜試射彈道導彈,這種日夜對日本存在的威脅,而且可能也已威脅到華盛頓的現實令日本週六傳媒、輿論注目北韓的意圖和中美將如何在朝鮮問題上較量。

追隨美國

日本主流傳媒在報導日本加強單獨制裁北韓措施時說明的背景,共同點是安倍內閣此一決定主要是追隨美國上個月宣布加強制裁北韓的措施,例如官方電視台NHK說:“美國總統川普政府上個月發表制裁北韓措施的內容,看來日美是要步調一致,目的是加強敦促對北韓有影響力的中國發揮作用。”

中國政府似乎也同意這種看法,陸慷週五在記者會上說,日方這種追隨某些國家,損人害己的做法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次日本宣布制裁的中國丹東銀行和大連寧聯船務有限公司,都是上個月美國擴大制裁支援北韓的企業和個人的對象。據《朝日新聞》報導,美國在調查丹東銀行援助北韓當局實施國際外匯交易業務的踪跡時,發現丹東銀行在日本兩個主要銀行開設了國際匯款賬戶,美國相信丹東銀行為北韓當局洗黑錢的運作經過東京,通過外交渠道要求日本政府與美國同步取締。

《朝日新聞》分析指出,日本追隨美國取締北韓的國際金融系統會產生效果,卻也可能影響中日關係,但安倍政府相信“日中改善關係已構成趨勢,日本政府準備在8月上旬菲律賓召開東盟加三外長會議期間,日本外相與中國外長交換意見。”

逃脫制裁

國際社會雖然廣泛相信,以安理會為的中心國際制裁北韓效果薄弱的原因與佔北韓貿易9成的中國有很大關係,但也不確定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國,是真不知道丹東銀行援助北韓的業務,還是容忍中國東北存在大量援助北韓的金融機構、企業作為制裁的漏洞。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 Magazine》今年3月引述安理會制裁北韓委員會專家小組的報告書說,由英國人擔任組長、以及中國人、俄羅斯人、美國人等組成的8人專家小組發表的報告書指出,被禁止出口北韓的物資通過貿易令制裁空洞化,其手段極為巧妙,結果令北韓逃脫制裁的規模和範圍增加。報告書指出,近年中國在國際上展示合作制裁北韓的姿態,但其實是守護著北韓經濟生命線,北韓生產的煤炭、金礦、鐵礦石大部分被中國進口,中國成為北韓逃脫制裁的交易據點。

報告書詳述了中國企業協助北韓逃脫制裁的作用,例如美國制裁的北韓大同信用銀行(DCB)和大聖銀行都是違反安理會決議的對象,大同信用銀行大連辦事處是支撐北韓主要買賣武器的礦業貿易開發公司KOMID的主要金融機構。但大同信用銀行和大聖銀行在中國大連、丹東、瀋陽不僅能繼續營業,並且在2011年7月,中國企業收購了大同信用銀行股份至60%,使得中方可能已有操控權。大同信用銀行通過在中國的離岸賬戶和辦事處巧妙地進入國際金融系統,大同信用銀行大連辦事處姓金的代表也被美國列入製裁的個人對象,但他在中國還設立了幾家掩飾企業,並以偽造的韓國身份證到香港開公司,為北韓洗黑錢、運轉巨額資金。

測試機會

報告書指出,北韓就是通過無數類似個案交易軍用暗號通訊器、便攜式防空導彈系統、衛星誘導導彈系統,並在香港購入廉價電子機器轉換成軍用設備高價出售給發展中國家,去年7月從中國出口東非的45貨櫃軍用通訊器材被某國沒收。報告書質疑中國政府不可能不知道這些北韓逃脫制裁的漏洞。

不過前安理會制裁北韓委員會專家小組的日本成員古川勝久也認為,國際社會上制裁北韓只是各種政策中的一個課題,在履行制裁問題上更涉及了和北韓歷史上維持下來的軍事、政治、經濟關係。他說:“中國和俄羅斯為首,加上不少東盟國家、中東國家、非洲、古巴等,對朝鮮違反安理會制裁決議的調查都是不合作,還協助隱瞞違反制裁的個人和企業的訊息。特別是中國,政治領導層好像擔心北韓體制崩潰的樣子,一直沒認真履行全面制裁義務,其結果是令北韓不斷遇到進一步製裁的政策,形成惡性循環。”

古川還指出,包括中國在內,許多國家本身都還未形成法制體制,就算政治領導人決定對北韓全面制裁,實際的行政能力能否實現也有疑問。

中國政府是有意對丹東銀行、大連寧聯船務有限公司這類援助北韓的團體“睜一眼閉一眼”,還是行政管理上漏洞百出、應付不了東北各省為了本身經濟對北韓貿易的依賴性,日本也沒定論。但部分輿論指出,日美擴大制裁援助北韓的團體和個人,也是個測試中國政府的機會,從中國政府反彈有多高、是否真計較日美的制裁,或者也可看出中國政府對制裁北韓的真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