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前蘇共秘密警察刑場豎立政治迫害紀念碑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2011年10月末在政治迫害受難者日展出的一些同蘇共政治迫害有關的圖片和資料。

俄羅斯最大的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最近日前揭幕。一個月後,俄羅斯第一個全國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也將在莫斯科市中心揭幕。

在位於莫斯科南郊蘇共秘密警察曾使用過的布托沃刑場,幾天前揭幕了俄羅斯目前最大的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紀念碑全長300多米,紀念碑的一面黑色大理石牆面上鐫刻著2萬多名斯大林大清洗中受難者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許多家屬在紀念碑的牆上找到了自己親人的姓名。

這些受難者許多都是普通工人和農民,有的人因為拒絕加入集體農莊,或是因為簽名反對當局搗毀教堂,也有的人因為茶餘飯後討論斯大林被友人告密後逮捕和秘密處決。

秘密處死

設計紀念碑的建築師說,秘密警察克格勃曾在上個世紀70年代在刑場內種植了許多蘋果樹,紀念碑與蘋果園融合在一起,紀念碑100多米以外的地方,就是受難者的集體墓地,他們當時被處決後被掩埋在10多條4米深的壕溝內,紀念碑的外形設計象徵著對他們的懷念。

紀念碑在與官方密切的俄羅斯東正教會的推動和組織下完工,建設資金來自受難者家屬和一名俄羅斯商界領袖的捐款。俄羅斯官員沒有參加紀念碑的揭幕儀式,但官方媒體報導了這一活動。已故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爾仁尼琴的遺孀在揭幕儀式中發言呼籲人們不要忘記歷史。索爾仁尼琴曾被蘇共政權關押流放,他所撰寫的“古拉格群島”等小說向外界詳細揭露了政治迫害。

大開殺戒

斯大林大清洗開始後,克格勃的前身,蘇共秘密警察人民內務委員會下達了鎮壓前富農、刑事犯和各種反蘇人員的命令,隨後大開殺戒,為了完成上級下達的指標,僅在1938年2月份的一天,布托沃刑場就處決了500多人。從1937年1938年,2萬多人在當地被處決和集體埋葬。但東正教會人士認為,那裡被處決埋葬的人數可能更多。

歷史學家說,布托沃刑場被處決的人士都未經任何審判和刑事調查。在行刑前一天,秘密警察用偽裝成運麵包的囚車把人們送到刑場,黎明時宣佈死刑,然後用手槍向人們後腦開槍。

俄文版的維基百科說,布托沃刑場埋葬的主要以工人、農民、宗教僧侶、前白軍官兵,所謂的富農和各種反蘇人士為主。包括多名都主教等高級神父在內,大約有1000名東正教神職人員在那裡被處決,其中300人現已被東正教會封聖,其他人還包括10多名前沙皇軍隊的將軍、州長、國家杜馬議員,以及一些演藝界人士和作家等。

墓地不夠

斯大林的大清洗時由於死亡人數過多導致莫斯科各處墓地無法及時掩埋屍體。秘密警察下令使用莫斯科南郊的布托沃刑場和附近的另一個名叫“公社”的刑場。這些位於密林中的刑場隨後被高高的柵欄圍牆圈起,並有紅軍士兵晝夜警戒。

這些刑場直到斯大林50年代去世後才停止使用,但刑場的地點一直對外界保密。直到蘇聯解體後,隨著一些歷史檔案的公開和對斯大林政治迫害研究的開始,布托沃和“公社”刑場的真相逐漸被人們瞭解。很多受難者家屬1989年後才知道親人們的下落和埋葬地點。俄羅斯安全機構在1995年把布托沃刑場轉交給了東正教會管理。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已故的東正教大牧手阿列克塞二世2007年曾到訪布托沃刑場憑弔受難者。

波及東歐蒙古

與布托沃刑場有所不同,附近“公社”刑場處決和埋葬的以蘇共官員,紅軍軍官,工程師,和文學藝術界人士為主,其中甚至包括前秘密警察。波羅的海和東歐一些國家的共產國際領導人,許多軍方高級將領和外交官也在那裡被處決和埋葬。

斯大林30年代的大清洗也曾波及蒙古。當時的蒙古領導人阿瑪爾被他的政敵喬巴山逮捕。阿瑪爾和20多名蒙古其他領導人後來被押解到莫斯科,二戰爆發後,1941年他們在“公社”刑場被處決埋葬。

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個月後,也就是10月30日政治迫害受難者日的當天,俄羅斯還將揭幕名叫“哭傷牆”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俄羅斯全國各地都有許多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但“哭傷牆”將是第一個全國性的政治迫害受難者紀念碑。

俄羅斯沒有像東歐和前蘇聯地區一些國家那樣清算共產主義,沒有對共產黨的犯罪行為下結論。許多政治迫害受難者家屬認為,政治迫害作為俄羅斯歷史上最黑暗和悲傷的一頁永遠不應被抹掉。

犯罪被掩蓋

目前是退休老人的涅斯傑連科也是一名政治迫害受難者家屬。當時年僅36歲的涅斯傑連科的父親在斯大林大清洗時被處決。涅斯傑連科說,應該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政治迫害的歷史和真相。

涅斯傑連科:“甚至應該讓對政治迫害不感興趣的那些人也瞭解那段歷史。因為俄羅斯的生活就是如此,蘇共政權非常好地掩蓋了它的各種犯罪行為。”

涅斯傑連科批評俄羅斯安全部門至今仍然不解密許多歷史檔案,有關他父親的情況直到2007年他才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