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彭斯、賀錦麗激辯中國議題


彭斯、賀錦麗激辯中國議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5 0:00

距離美國2020總統大選投票日只剩下20幾天,在特朗普總統染疫以及第二輪總統辯論破局的情況之下,唯一一場副總統候選人辯論格外受矚目。

代表共和黨的現任副總統彭斯跟民主黨對手賀錦麗​,在新冠病毒疫情、對華政策立場以及大法官任命等多個議題上針鋒相對。

賀錦麗​批評特朗普“打輸了”美中貿易戰,彭斯則炮轟拜登是“共產中國的啦啦隊長”。

這場被認為是歷來最重要的一場副手辯論,究竟是誰的表現略勝一籌?接下來到投票日之前,還會出現哪些戲劇化的“十月驚奇”?

美國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認為,彭斯與賀錦麗​的副總統辯論與之前特朗普和拜登的首場總統辯論相比基本上中規中矩,兩人的表現也可以說是平分秋色。

他說:“總的來說我認為兩個候選人都表現的不錯,從他們自己的角度來講,彭斯他的挑戰很大,因為他最想滿足的觀眾只有一個,他老闆—特朗普,他肯定得辯護特朗普的一切,同時他還要試圖說服一部分還沒有下定決心的美國選民,特別難做到這一點,可是我覺得他顯得比較耐心,比較理智,比較肯定。不錯。賀錦麗​比較活潑,很聰明,我覺得也是非常有魅力,總的來說也是講得相當清楚的,向彭斯提出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政論作家陳破空表示,在中國的話題上,副總統彭斯有了明確的表述,而賀錦麗​的表述不夠明確。他說:“副總統彭斯有了明確的表達,就是說在反擊共產中國,而且拜登是共產中國的'啦啦隊長',並且說中共必須對這個大瘟疫負責任,然後說是中共和世界衛生組織一直都沒有講實話,都說得很明白。但遺憾的是賀錦麗​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表現得很明白,因為賀錦麗​在民主黨裡還是比較反共的,像在國會裡很多議案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都是壓倒性地通過,而賀錦麗​是其中一個重要的推手。而且她不僅在新疆、西藏、香港問題上贊成對中共實施制裁,而且在新疆問題上她單獨提出一個法案,就是中共強迫維吾爾人節育的問題,但是賀錦麗​為什麼在這裡沒有表達,給人的感覺她似乎要閃躲這個議題,我覺得這是她失分的地方。”

對於拜登是否是彭斯口中的中共的“啦啦隊長”,威爾遜中心的戴博認為,彭斯對拜登的指責缺乏依據。他說:“說拜登是中共的啦啦隊長只不過是罵人而已,他根本沒有拿出一個例子。他是指什麼而言的,我真的不知道。尤其是做為特朗普的副總統,特朗普才是啦啦隊隊長。這三年來誰一直在說我多麼愛、我多麼尊重、我多麼喜歡習近平這個愛他的人民的偉大的領導人。這個都是事實,我們都很清楚。拜登沒有講過那麼極端的任何話。”

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宣布,第二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因為特朗普總統確診,將通過視訊方式進行。但特朗普總統表示,他不會參加虛擬的辯論。

陳破空認為,特朗普不同意的原因是他認為總統辯論委員會偏向拜登,而現場發揮是他的強項。

他說:“對川普來說現場發揮是他的強項,但是拜登現場不行。上次被川普一陣炮轟之後搞得昏了,拜登就低頭,臉色蒼白,然後看錯詞,然後川普講話他也不專心。但他講話的時候,川普死死盯住他。所以我認為拜登怯戰、怯場這是一個主要的表現。眾院議長南希·佩洛西,民主黨多數黨領袖還說不要辯論,直接跟人民講話就行了。那更是改變規則。我認為規則不應該改變,所以川普就有理由說我拒絕。因為如果線上辯論,不知道拜登旁邊有沒有人遞紙條,放提示板,或者動其它手腳。”

但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表示,總統辯論並沒有固定的規則,但的確再進行辯論將對拜登不利。

他說:“有一點要說明清楚就是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所謂規則是不存在的。每四年都是不一樣。由兩黨,共和黨和民主黨的一個委員會,每一次討論,然後他們就同意每一場的規則怎麼執行都不一樣。他們一直是強調這個多元化。如果去看特朗普和希拉里或者奧巴馬跟羅姆尼等等,三、四次辯論,每一次場合和方式都不一樣。有站著的有坐著的,有近著的有遠著的。沒有規則,都是兩黨同意的。拜登今天說得非常清楚,他說他會服從兩黨委員會的決定,沒說別的。所以如果兩黨委員會同意,他是會辯論。雖然是如此,我同意破空說的,就是再辯論不見得有利於拜登,我覺得這個是事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