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黨媒另類胡錫進:超級網紅八面玲瓏?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推特頁面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0 0:00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最近異常活躍,逢事必評,而且語出驚人,與黨媒主編歷來幕後操作,謹言慎行,四平八穩的作風迥異。

有人說,胡錫進特立獨行,他與他的《環球時報》已成為黨媒中的特殊存在。也有人認為,胡錫進負有專項使命,人民日報和新華社不便直說的話《環球時報》可以說,用更接地氣的語氣上傳下達,成為中共的特殊喉舌和管道。

海外輿論及自媒體則紛紛議論其收入、兒女、及財產的傳聞。

為什麼胡錫進及其《環球時報》熱衷於煽動民族主義? 胡錫進現像如何在黨媒中獨樹一幟?為何他總是產生許多是非爭議?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胡錫進替政府傳播出了聲音,同時政府又不必為這種聲音承擔責任,是“非官方的官方發言人”。他說:“胡錫進確實是中共黨媒官員中的一個異類,一個特殊的存在。我叫他是'非官方的官方發言人'。因為他有官方背景,所以同樣的話他說出來,就和一般人,包括和體制內的學者、專家都不一樣。他更讓外界認為,這代表了政府的聲音。但是環球時報畢竟不是人民日報,不算黨的正式的喉舌,不算正式的發言人,所以你又不能把他等同於政府的立場。所以他是在兩者之間,既官方又不官方。這麼一來,他就能把政府想說但是不好說出來的話就說出來。一方面替政府傳播出了政府的聲音;另一方面,政府又不必為這種聲音承擔責任。”

但胡平也表示,胡錫進式的人物存在也並不稀奇,因為中共歷來存在宣傳和統戰兩套系統。他說:“嚴格說來,胡錫進這種異類這個特殊存在,也不是那麼異類那麼特殊。因為我覺得中共歷來就有兩套話語。一套我叫做宣傳性的話語,另一套可以叫做統戰性的話語。前一套宣傳性的話語是高度意識形態化的,是居高臨下的。統戰性的話語就比較少意識形態的色彩,比較接地氣。比如說談到民主,按照宣傳性的話語就是我們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就是最大的民主、最高的民主。統戰性話語就說這個民主是個好東西,但是要結合中國國情,也不能一步登天,怎麼怎麼樣。一般有腦子的人就很難接受什麼中國式的民主是最大的民主這種神話。但是他可能覺得你說要結合中國國情,不能一步登天這個說法可能還是有點道理。這麼一來,他在某種程度上就接受了中國那種本來是荒唐、很站不住腳的說法。它就起到了中共宣傳性話語起不到的作用。”

政治學博士、獨立時評人吳強表示,胡錫進的異類存在是中國宣傳體制向民粹主義進化的結果。他說:“中國宣傳體制它從《環球時報》創刊93年開始就代表著一個市場化的開始,然後就市場化當中存在一些自我演變的東西,也存在一些主動創新的東西,也存在胡錫進自己個人角色、個人天賦、個人想法,他的個人的色彩很重,在引導一種宣傳媒體的市場化和民族主義化這種結果。結果就變成我們今天看到的胡錫進現象。他這種現象,某種意義上講是不期然、無心插柳,但是得到這種成果是黨國所容忍的一種異類。這種異類在我看來,某種意義上講也是黨國期望的。得到一些宣傳體制上的一些變化,一些新鮮的東西。就像胡老先生剛才談的,統戰話語和正統話語的結合。在胡個人以及《環球時報》整個代表現象當中其實是中國宣傳體制的一個進化。這個進化就是更民粹主義化,更迎合底層。同時他扮演著越來越多的功能,從市場化的小報變成一個內外宣傳的結合體。”

胡錫進最大的特點是其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狂熱。他曾經發表過的言論,如“堅決迎戰打出一條貿易三八線”、“中國需短時間內把核彈頭增至千枚”、“美軍膽敢攻擊我島礁必遭猛烈反擊”,這些聳人聽聞的標題都是他的著名觀點。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胡錫進的這些話雖然“狂熱”,但不可當真,他完全是根據政治形勢的需要,如果有不同的需要,他就會說出完全不一樣的調子。

他說:“比如談到海參崴。7月2號俄國駐華大使館發微博,慶祝海參崴建成160週年,還特地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後邊加上中文註解,說是統治東方的意思。照理說這是國恥,是當面打中國人的臉,那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很多小粉紅就義憤填膺了。可是這時候你看胡錫進出來說話了,說海參崴確實是當年俄羅斯帝國侵略不平等條約給奪取的。但是他馬上又說,這是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因為要維護世界和平有個基本原則,就是不可以改變領土。這麼看起來他特別冷靜特別理性。所以胡錫進的本事就在於他知道在什麼問題上他要做出很狂熱樣子,在什麼問題上他要做出很冷靜的樣子。因為現在中共當局他要利用所謂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因此胡錫進唱愛國主義、唱民族主義的時候就比較多。但是海參崴這個例子就表示他很清楚在不需要唱這種高調的時候,在需要冷靜的時候,他又完全可以做出另外一個樣子。所以他原則很簡單,就是和黨中央保持一致,這是他的一個基本特點。”

獨立時評人吳強表示,胡錫進身上強烈的民族主義色彩與他的個人成長經歷有關。他說:“他89年畢業以後進《人民日報》的國際版,然後就知道93年到96年期間,他以記者的身份到了波黑,目睹了波黑地區的民族衝突。我相信波黑地區的民族主義衝突是他最重要的一段職業經歷,但是更重要的是,當時米洛舍維奇從86年開始創立的一個民族主義小報- 《戰鬥報》,對《環球時報》的創刊包括運營模式是有直接的啟發作用。換句話說,當時米洛舍維奇從86年、87年開始用這種民族主義的半官方半獨立的這種小報開始推銷民族主義,煽動民族主義。《環球時報》從93年創刊到現在一直在做著當年米洛舍維奇《戰鬥報》所擔當的角色,也就是推銷民族主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