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APEC年會美中首腦出席,新冠挑戰是否亞太契機?


时事大家谈:APEC年会美中首脑出席,新冠挑战是否亚太契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30:00 0:00

時事大家談: APEC年會美中首腦出席,新冠挑戰是否亞太契機?

時事大家談: APEC年會美中首腦出席,新冠挑戰是否亞太契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4 0:00

亞太經合組織21國領導人11月20日在馬來西亞舉行了線上第32屆年會。旨在促進亞太地區自由貿易的APEC本次側重健康問題和經濟復甦計劃。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都發表講話,引發各方關注。

有分析指出,本次會議緊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之後,後者被認為“將改變亞洲遊戲規則”。

那麼,佔全球經濟總量60%的APEC是否面臨改變的契機?這將如何界定美中之間的運行軌跡?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本次APEC峰會通過了三年來第一份聯合公報,呼籲要促進自由的、公平的、可預測的貿易,給遭受新冠疫情重創的全球經濟提供支持,而且美國總統特朗普、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其他一些APEC的領導人也都表態說不會採取貿易保護主義的政策。這些說法與之前的論調有些矛盾。

他說:“我們注意到這些說法和我們前階段聽到的美中經貿要脫鉤的說法就有些矛盾。當然在美國主張脫鉤的人也知道全面脫鉤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某些方面,至少是涉及到國家安全、高科技的一些方面,那是需要脫鉤的。另外,脫鉤不可能僅僅是美國和中國脫鉤,還需要美國和別的盟國一道和中國脫鉤。這就需要建立新的全球性的民主同盟,這就要造成民主國家對中國這樣一種局面,也就是所謂'新冷戰'就指的這個意思。而中國政府方面反而不強調他們拒絕脫鉤,他們反對貿易保護主義,這個現像看上去就很有些奇特。中國政府現在倒成了主張自由貿易,主張經濟全球化的旗手,而美國倒有點搞貿易保護主義,倒有點逆全球化。關於這點,在十幾年前,中國清華大學教授秦暉就講過所謂一個'昂納克寓言',當時就預見到到當你們西方在接納大搞資本主義的共產國家加入經濟全球化,到頭來就會出現這種結果。到頭來很可能會造成西方國家自身的經濟困難、經濟問題,乃至於經濟危機,而且到頭來你們西方自己可能會搞貿易保護主義。”

獨立學者、資深媒體人戈壁東認為,APEC是個鬆散的、不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經貿組織,這一點符合中共的口味。

他說:“APEC是一個非契約性的鬆散性的國際經貿組織。它每年發布一個會討論公告,類似會議契共識之類的東西。會員國之間是自願遵守,也沒有什麼約束性。實際上這是一個君子協會,但參加者並不都是君子。這實際上是APEC的致命問題。支持APEC是全球化和多邊化的產物,中共特別推崇多邊主義,APEC也是中共特別喜歡的東西。11月1號,中國新華社撰文題目就是'堅持多邊主義'。這幾天中國的外長也在說多邊主義是人類歷史發展的方向。他們為什麼喜歡APEC?很簡單,沒有約束力。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根據自己的需要玩,這點我們其實已經看得很多了。他們為什麼喜歡多邊主義?擠在人群當中,他可以渾水摸魚。我們其實都知道,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中國從來沒有珍視過自由公平貿易,因為自由公平這個概念從來不在集權制度的詞典裡。”

戈壁東也表示,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風格,他有可能會選擇退出APEC或者不參加這次峰會。今年之所以選擇參加,應該是另有用意。

他說:“因為他(特朗普)完全知道APEC這樣一個多邊主義全球化概念下的鬆散組織,這是一個被中共利用的國際組織,按照他的個性應該也是退群的。他今年退了不少群。但是我相信他是聽到一些很有道理的建議才去參加的。有些人提到了,如果美國總是退出那些已經被另外的價值體系滲透和殖民化的國際組織,那麼實際上就失去了糾正和改變的機會,也留出了被另一個價值體系勢力填補空缺的可能性。我是讚成這個觀點的。美國不是要退出,而是要改變這些國際組織。如果不能改變,至少要重組,不能留給邪惡的勢力。”

在本次APEC峰會召開之前,由中國力推的一個區域性自由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剛剛簽署,包括東盟十國與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美國和台灣都沒有參加。這讓一些分析人士擔心,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主導地位有可能被中國取代。

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RCEP的水平有限,它的達成可能反而會促成美國返回到TPP也就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他說:“但實際上這個協定本身自由化的程度是很有限的。另外,很多參與國家的經濟實力也很有限,所以它沒有看上去那麼重要。它不可能造成把美國邊緣化的效果。另外中國雖然自己想主導,但它的號召力其實相當的有限。很多成員國對中國的種種表現也是有所領教,所以也未必讓它(中國)想當主導國的心願能夠輕易的實現。當然我們也不能低估RCEP的意義,因為它畢竟是反映了中國的經濟實力在上升,中國在地區的影響力在增大,所以美國就需要有所應對,可能這件事會促成美國重新回到TPP ,也就是回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也就是說它可能會促成美國和其它的一些民主國家建立起新的、更好的經濟上的聯合關係。”

==========================================
嘉賓和觀眾聽眾發表的都是個人觀點,並不代表美國之音。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