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習近平的“回歸”農村政策能走多遠?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2020年10月23日在紀念“抗美援朝”會議上發表講話(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3 0:0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要在2021年,也就是中共建黨100週年消除絕對貧困人口的目標。實現這一目標自然就落在了提高農村地區收入水平上。

據統計,中國最貧困的人口主要居住在農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1700美元。

為實現減貧的目標,中國已出台了大量扶貧項目,年撥款超過800億美元,並鼓勵在城市務工的農村戶籍人口回流到原籍所在地,試圖培養他們成為企業家和消費群體。

為什麼農村扶貧會進入習近平國內政策的首要議事日程?中共的“回歸”農村政策有哪些困難和挑戰?這一策略最終能走多遠?

中共黨史學者、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認為,中國的貧困農民一直都被中共不斷利用、不斷犧牲,直到現在中國農民擁有自己土地的夢想還沒有實現。

宋永毅說:“一部中共的黨史或者說一部中共的發家史就是一個不斷地欺騙、忽悠最後又犧牲中國農民的歷史。可以把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打天下時期。從井岡山開始,毛澤東就是忽悠、利用農民。他們當時答應農民給他們土地並進行土地改革。最後經過幾大戰役,陳毅說淮海戰役是中國的農民用小車推糧食推出來的。 也就是說,中國的農民真的是被他們廣泛地利用了。打下了天下以後怎麼樣呢?打下了天下以後剛分到土地沒幾年,中共又把農民的土地全部剝奪過去了,至今沒有歸還。所以流血流汗犧牲了千百萬人的中國農民,到頭來他的土地夢一場空。”

政論作家吳祚來表示,中共把中國農民當作“棋子”。

他說:“在共產黨打天下的時候,農民是被當作中國象棋的棋子,拱卒子,做為炮、做為馬,付諸犧牲。到了五、六十年代,中國的農民被當作圍棋的棋子來下,佈在那個地方動不了了、永遠動不了,(是)人民公社的奴隸。到了改革開放以後,這個棋子又變成了國際象棋的下法。很多農民可以改變身份,到了城市之後,或者成了農民企業家之後,會成為中共的政協委員,會獲得很高的地位。所以這個棋子也在發生異變。現在又到了一個截點,孫大午這樣的企業家又被打回原形。共產黨在這個過程中明顯把農民當成一個工具在使用。包括像上山下鄉運動也是一樣。共產黨沒有建設城市發展城市的經驗,它主要是在玩農民這顆棋子。所以當大量的鬧革命、鬧文革之後,大量的年輕人沒有工作,城市人沒有糧食吃的時候,它又把城市這些青少年弄到鄉下去,讓農民來所謂的教育他們,實際是在幫城市消化年輕的力量。”

中共黨史學者宋永毅表示,習近平對中國農民和農村問題的關注也來自於他早年的個人經歷。這對他日後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發揮了重要的影響。

他說:“他(習近平)雖然是個黑幫子弟,但是他到農村清洗自己,然後重新積累資本。重新積累資本靠什麼呢?就靠忽悠那些老實的農民。因為他比較有文化,很快就當上了生產大隊的大隊長。他也做了一些事情。他很快就被那些農民所擁護,選上去讀大學。他並不是一輩子要呆在那裡,他只不過是把農民作為一個忽悠對象,一個跳板。那麼習近平當然就情有獨鍾了,因為他成功了,在這個中國最落後的地方,他開始成功。而且可以說,我和很多插隊落戶時期的我們這代人,在農村當過生產隊大隊長,生產大隊黨支部書記的人談過,他們都說在那個年代,在農村當黨支部書記絕對不是靠毛澤東思想,而是靠欺騙、靠忽悠、靠心狠手辣。所以可以說習近平的掌權術就是在中國農村這麼落後的地方,按照他土霸凌、土財主的方法磨練出來。所以他現在講話的時候,還時不時蹦出一些土話。像他在罵美國或者講人權問題,陝北土話時不時就蹦出來。可見他這段經歷對他目前掌權的影響之大。”

政論作家吳祚來認為,中共出台政策在農村貧困地區大搞扶貧,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城市已再無容納農村人口進城打工謀生的空間,另外一方面也確實是希望改變農村貧困落後的面貌,同時減輕政府的財政壓力。

吳祚來說:“習近平的這種蠻幹也很簡單,一個就是讓所有的縣城都不要向國家來要求補貼,讓你們脫貧。這樣一下反而好了,一些錢能夠流動到低端人口那兒去,國家也減輕了每年巨大的無效補貼。這是他一個迫不得已的手法。至於他現在對城市里人口強行的疏散,城市已經在某種意義上講無法承受過度的人口膨脹。因為城市從來就沒有為這些人的孩子建立學校,沒有配套。美國的城市建在哪兒,學校、醫療、商業機構會配套到哪兒。基本上全國都是按這種比例配套建設的。中共的建設沒有這樣的配套,壓根從心底就沒有為農民留任何可持續生存的城市設施。這樣就變成了在城市裡面出現的災難性的問題,大量的防空設施、地下設施,中國沒有貧民窟,但是那個貧民窟我是見過,沒多少人見過。我是看過不少,一斤肉上面是高大上、富麗堂皇的建築,一跨入地下室臭不可聞,極其髒亂。全部都在那個地下設施裡面。比印度的貧民窟還不如。”

但吳祚來也表示,習近平在農村的扶貧可能是治標不治本,並不能真正改變中國農民的處境。

他說:“所以他(習近平)大量疏散低端人口,甚至在周邊地區的農業用地上建成的房子現在也在強拆。他要把這個城市縮小到他覺得像個城市的樣子,符合他的美學、他的理想主義的狀態。所以他不是真正地在改變這個社會。他真正改變一個辦法就解決了,所有的人口把公民身份證、遷徙自由,他就是真正的關心農民。他不解決這個問題,共產黨、習近平都不是真正的關心農民。這是唯一的一個標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