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衛赴中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能查到什麼?


中國遼寧省瀋陽的一位居民正在醫院接受新冠病毒檢測。 (2020年12月3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16 0:00

據路透社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預計本星期會派遣一個十多人的專家團,赴中國調查新冠病毒起源。在中國當局仍在竭力操縱有關疫情的敘事之際,觀察人士對這次調查是否能夠取得任何有意義的突破感到懷疑。

中國外長王毅日前接受中國官媒採訪時表示,新冠疫情“很可能是全球多地多點暴發”,而中國是第一時間採取措施,“為全球抗疫拉響了警報”。

但美聯社的調查報導顯示,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指示下,中國政府嚴格限制對新冠病毒起源的任何科學研究和調查,但同時資助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境外理論的研究。

世衛組織這次赴中國調查到底能獲得什麼?為什麼中國政府自己秘密調查病毒起源,卻阻撓獨立的第三方調查?北京想要什麼,卻又害怕什麼?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表示,他認為中國政府已經掌握了新冠病毒源頭的有關信息卻未曾公佈,說明當局並不希望外界了解真相,因此對世衛組織的這次調查基本上不報希望。

他說:“經過近一年的調查,以中國政府的資源和中國現在的科技發展水平,不可能了解不到現在病毒的源頭是什麼。我相信中國政府已經知道病毒的源頭在哪裡了。如果這個病毒的源頭通過中國科學家有控制的調查說明病毒源頭不在中國,中國政府早就宣布了,而且會提供非常好的證明給你。但結果可能恰恰相反,也就是病毒的源頭被調查出來是在中國,而中國政府不願意公佈。那這個時候世衛組織的專家去調查它不便公佈的事情,中國政府怎麼可以配合?所以不可能得到任何有意義的調查結果。為什麼中國政府這個時候同意世衛去調查呢?因為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世衛組織的責任就是來協調全球的防疫工作,同時對於這麼重要,可能說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要給出答案——也就是病毒的源頭在哪裡?世衛組織當然要維持和中國政府的關係,中國政府又想繼續對世衛組織施加它的影響力,所以這個時候兩個人去演演戲是有必要的。一年都過去了,這個戲還不演這是說不過去的。”

政論作家、獨立學者吳祚來也認為,由於中共已經把病毒源頭視作是國家核心機密,因此世衛組織此次赴中國調查病毒源頭恐怕只是一場表演。

他說:“現在經過一年的準備,中國當局願意配合世衛組織進入武漢,這就是說中國政府已經吧前期的工作,把一切問題全部都已經控制起來了。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組織進入武漢你都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信息。你看它對李文亮這樣一個訓誡,對張展這樣一個獨立的公民記者調查,進行這樣一個殘酷的迫害,它已經把病毒源當成國家最核心的機密。就像核武器的機密一樣,上升到這樣一個高度,任何人不能碰觸它。武漢所有的人都已經知道這是國家的核心機密,世衛組織的進來之後其實是一次走過場,是配合中國政府的一次表演,就是一次演戲。就像中共領導人進入武漢去考察一樣,大量的人會跟在後面喊'要跟著政府。'世衛組織的人去結果也會是這樣。因為這個病毒源不是科學家一次性的走過場就能慧眼看到的。它要了解很多人,這些人全是中共篩選好的人。所以去的意義不是很大,反而是幫中共解套了。”

美聯社於2020年12月30日發表了一篇標題為《中國箝制對新冠病毒起源的私下調查》的調查報導,指出中國當局在習近平的指示下嚴格管控新冠病毒的研究。而且中國政府在秘密調查病毒的源頭,但同時限製或禁止民間、國外和國際社會的病毒源頭的調查。

“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指示中國政府嚴密控制有關調查主要出於三方面因素的考慮。

他說:“第一,病毒的源頭在中國這件事情本身可以引起很多國際上的反應。第一個就是病毒在你中國為什麼沒有控制住?如果沒有控制住發生哪些問題?這些都是要了解的,習近平就有直接的責任了。既然病毒在中國沒有控制住,世界上已經有170多萬人因為病毒死去,這個責任是要負的。所以這是一個要逃避責任。第二個,這個源頭的本身涉及到更深更廣的東西,比如國家對於科研的控制、管理的問題。這個可能會暴露出中國很多很多的問題,甚至還有更多的機密,我們不敢講的。因為我從來反對陰謀論,我只能說我看到的信息,我能夠推理的常識到哪一步,可能還有更隱秘的一些秘密不讓世界知道。第三就是中國在過去的40年來高速度的經濟發展,實際上經濟發展埋下了很多的賬單需要中國人民還有世界人民來買的,這個賬單其中一個就是環保。環保本身當然和病毒是有關係的。如果華南海鮮市場做為一個中間轉站,如果不是源頭的話,這本身就是一個環保問題,這本身就是對野生動物的控制問題。一系列問題實際上就對中國政府想要的中國發展的形像是不利的,也是和習近平現在國際上的一些企圖是相違背的。基於這些原因,它就要對源頭信息進行控制。”

政論作家、獨立學者吳祚來表示,由於中國政府在新冠源頭調查的高度不透明和對有關研究的嚴格管控,再加上中國軍方的介入,這給了各種理論和民間充分的遐想空間。

他說:“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就是中國的軍方在2月份的時候就已經試驗出疫苗了,證明中國的軍方早就已經參與到這樣一個項目中來。它不是一個單純的、獨立的科學研究,而是軍方參加的。軍方一參加,給大家想像力的空間就非常大,與生化武器、國家高級機密相關。這不是陰謀論,一切現象、一切數據和信息都已經暴露出後面一些複雜的關係。所以現在這個責任是一個整體的中共的責任,是中共一個集團性的一種犯罪,它不是一個簡單的局部問題。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