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終於批准WHO入境 新冠源頭調查為何如此艱難?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3 0:00

中國當局終於同意世衛組織調查小組入境,就新冠病毒溯源問題“同中國科研人員進行聯合科研合作”。

在此之前,世衛組織經過與中國的數月談判,始終不能入境進行新冠疫情源頭的獨立調查。

上星期,被認為親北京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非常罕見地公開對北京表達不滿,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可能存在一些誤解”,“沒有必要過度解讀”。

新冠疫情最先在武漢爆發已經一年,為何中國一直成為國際調查的禁區?北京為何一再阻撓對疫情源頭進行獨立的入境勘察?為什麼國際輿論紛紛不看好世衛組織姍姍來遲的國際調查?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點出,儘管國際上稱世衛組織這次入境為“國際調查”,但並不能保證世衛組織在中國境內可以完成一次“獨立”的調查。

滕彪說:“國際社會需要對病毒源頭進行調查,當然應該是一個'調查'。但是中國政府一直在甩鍋、一直在掩蓋信息、一直在掩蓋疫情的很多真相,所以他們不願把這個稱為調查,而是把它叫做一個'科研合作'之類的,顯然是在掩蓋一些真實的意圖。但是由於譚德賽和世界衛生組織過去一年的表現,我們也很難保證這次是真正獨立的調查。而且從他們發布的一些聲明來看,他們也不願和中國政府進行明確的對抗。這是在弱化這次調查的目的。”

法律學者、獨立時評人虞平解析說,關於新冠疫情源頭的調查,早已不單是個科學調查。在中國,疫情與政治安全掛鉤,甚至會被當作國家的最高秘密。

虞平說:“不光是這一次新冠病毒,在歷史上發生所有的有關疫情、傳染病的情況,在中國長期以來被視為一個國家秘密,甚至是國家的最高秘密。所以如果在中國的公開資料裡去查,特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來,歷次在中國發生的疾病、傳染病之類,都曾經、甚至到現在還保持著國家的最高秘密。因為用中共的觀點來看,這涉及到國家的政治安全問題。特別是最近幾年,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中國領導人再三強調中國的政治安全是首位安全。當然我們都知道,老百姓是沒有政治安全的。有政治安全的總是統治者。所以這個事件之所以這麼複雜、這麼敏感,是因為當局把它做為一個涉及到它政治安定和政權穩定的這樣一個重大高度來看。所以它把一個非常簡單的、應該是一個科學來解決的事實問題,變成一個複雜的政治問題。這裡從側面看,也是中國國家政權的不自信,以及對社會安全隱患的擔憂。”

虞平表示,他堅決反對華春瑩在記者會上關於“中方極力拖延WHO入境調查”的回應。虞平認為她將中國政府允許國際組織入境調查比作“主人請客吃飯”是缺乏國際常識,在新冠疫情已經造成巨大的國際損失之後,這樣的回答也體現了中國外交人員缺乏基本良知。

虞平說:“華春瑩這個說法非常荒謬。因為中國實際上一直參與國際社會在公共衛生問題上的合作。這個合作特別體現在WHO的組織下。所以中國政府不是要邀請別人來做客,而是在WHO的規則下,甚至是傳統國際法的規則下,它有義務要調查清楚這個源頭,並且有義務和國際組織和其他關係人合作。所以華春瑩這個說法'邀請別人來'好像是主人請客人,這實際上是個很荒唐的事情。我們舉其他國家的例子,非洲國家發生埃博拉病毒或者過去各種疫情的時候,都是非常配合地讓國際組織和其他專家進入它的國內去進行調查。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主人和客人的關係,這是國際義務。事實上這次新冠病毒造成這麼大的國際上的疫情,造成這麼大國際上的損失,本身就表明國際義務的履行非常重要。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我覺得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在回答一些問題的時候缺乏國際常識,缺乏基本良知。我是堅決反對這種說法的。”

滕彪強調,世衛組織的這次“調查”很可能只是為中國政府背書,而不是挑戰它。他列舉了兩方面的原因進行分析。

滕彪說:“一方面就是譚德賽和世界衛生組織親北京的態度,中國在國際上從各方面給世界衛生組織施加了巨大的壓力,或者是提供了巨大的好處。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中國政府對待國際社會的調查一向都是採取掩蓋、欺騙和操縱的態度。不光是國際的調查,國內的比如北京的一些領導人到各省各市去考察,他們所見到的人、見到的情況、那些人所說的話,全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所以在國際上也一定是這樣。包括前不久、去年國際上的一些學者,還有中國認為一些能夠操縱、信任的一些學者去新疆考察參觀,全都是安排好的,但是還是有一個阿爾巴尼亞的學者提出了質疑。所以這次世界衛生組織最後的結論很可能是給中國政府背書。出現某個科學家最後講出真相和質疑的可能性也不排除,但是並不大。”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