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官媒揭“廁所革命”弊端,習時代“折騰”知多少?


官媒揭“廁所革命”弊端,習時代“折騰”知多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1 0:00

連日來,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大小中共官媒接連發文,痛批地方官員欺上瞞下,大搞形式主義,把習近平欽點的“廁所革命”搞成勞民傷財的“傷心工程”。

“廁所革命”的尷尬揭開習近平新時代運動式治國模式的一角,包括驅逐低端人口、整頓城市天際線、統一商舖招牌、燃煤改換天然氣等等大都勞民傷財,最後無果而終。

官媒渲染“廁所革命”陷入困境在打誰的臉?為什麼習近平熱衷於運動式治國?而中國人為什麼都不喜歡“折騰”?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廁所革命”反映出習近平好搞形式主義、好大喜功、作威作福的執政風格,其效果是壓制地方官員的主動性和民間自發的力量。

他說:“習近平的執政風格就是喜歡作威作福。'作威作福'這個詞現在我們都用來指當權的人妄自尊大、濫用權勢、橫行霸道。可是作威作福本身原來的意義是指一切權力統統歸君王所有。只有君王才能行賞行罰,只有君王才能做好事。習近平就是好大喜功,喜歡發號施令。喜歡按照過去那種指令性經濟的方式來做事情。那就是領袖出思想、發號召,政府定計劃、定指標,各級官員、老百姓一起來投入,爭先恐後完成指標,超額完成計劃等等。喜歡一刀切,雷厲風行。另一方面,習近平執政以來,他又很壓制地方官員的主動性。中國地方官員,80年代不用說了,就是在江、胡時代還能看到一些有特色的地方官員,現在都看不見了。還有就是壓制民間自發的力量。本來經濟上的問題,很多民生問題完全應該是要依賴民間自發的力量。可是在習近平時代,民間的自發力量受到很大壓制,再加上習近平缺少現代經濟管理的知識,所以心血來潮,蠻乾一氣,搞出來就是瞎折騰。”

獨立專欄作家戈壁東表示,像“廁所革命”和驅趕低端人口這樣的行為能夠在中國得以推行並大行其道,這是中共制度性質決定的。

他說:“把低端人口趕出來這樣很荒唐、很邪惡的行為為什麼在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盛行下來,連自己官媒都看不下去。看不下去但它能很認真地推行,這就是中共的製度性質決定的。中國的政治制度就是這樣一個政權形式,它就是靠這種形式來統治它的政權的。實際上習近平現在搞這個廁所工程也好,包括下面兩個'奇'搞的那些,實際上這是中共這個政權一貫的一個長期的延續。它跟毛澤東時期那些政治運動,那些打土豪分田地是一貫延續的。實際上這裡面真正反映的是中共這個專制特色的政權的一個特點。它能讓所有邪惡的東西不受阻礙地一貫連續下去。”

但《北京之春》主編胡平也表示,其實中共黨內、特別是高層內部對於像“廁所革命”這樣的面子工程也又有不同的聲音。

他說:“這個問題挺有意思的, 因為就是先前官媒報導廁所革命那都是一片讚揚之聲,只是除了對豪華廁所、五星級廁所有點批評。現在官媒披露廁所革命那麼多弊病,雖然批評的直接對像是地方官員、地方政府,但至少是在掃你習近平的面子。我還注意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現在官媒披露的廁所革命的一些弊病其實早在兩年前甚至更早,在一些外國媒體,比如在BBC上,就已經報導過了,有些問題原來就說到了,只是在中國官媒上沒有說。現在出現在中國的官媒上,這當然就很耐人尋味。讓我想起去年年底習近平吹噓中國全面脫貧,可是李克強講中國還有六億人月收入在1000元之下。可見中國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總還是有人會說一些不同的聲音。再看一個禮拜前新華社的一篇文章,說習近平總書記一個月內三提'政治三力',就是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還說從嚴治黨首先是從政治上講的。這篇新華社文章還說'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一些腐敗分子結成利益集團,搞非組織活動,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這綱上得這麼高指誰呢?指什麼事呢?這看起來都很耐人尋味。可見在中共高層也不像表面看得那麼風平浪靜。”

習近平的前任、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任時提出“不折騰”。但獨立專欄作家戈壁東認為,習近平不可能“不折騰”,他只有“折騰”才能自保。

他說:“第一,習近平是不可能去不折騰,他也沒有條件不折騰。因為第一,他要不折騰他就不知道怎麼去做了。中共這個體制已經形成了,這個運作模式已經形成了。如果他要放棄現在這種折騰,他折騰其實就是他自保的一種方法,也是他的一種統治手段。除了這個以外,中共黨內現在內鬥實際上非常激烈。內鬥不是現在開始,是歷史上一貫的,權力鬥爭在中共黨內是非常強大的。要在權力鬥爭中脫穎而一個最好的方法就是大量的運動。通過大量的運動,通過各種各樣的模式,通過各種高壓的,通過各種權威式的方式來讓底下平和、了解、服從。毛澤東當時是非常受用的。毛澤東發動文革就是為了保住他的權力,為了掩蓋他大躍進的失敗。所以習近平是不可能放下不折騰。第二他也無法不折騰。為什麼?中共這個專制體制要維持下去,它的所有模式已經形成了。它就像一列高速運轉的列車一直在動,它如果突然停下,反而形成了風險。所以它現在突然說法有些變來變去的,比如今天說廁所革命不好了,或者通過形式改變了名義上的官媒進行了批評。這裡面未必表明他想不折騰、想改變了。實際上更多的是他覺得,這有些問題,這個問題我不能承擔,你們承擔,問題是你們的。我的廁所革命是對的,是你們沒搞好。所以實際上從這個過程來說,習近平不折騰是不可能做到的。他不可能做到不折騰,也不能不折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