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脫貧攻堅創“人間奇蹟” 習近平運動治國的典範?


廣西柳州一個村莊的村民正在觀看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的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的電視直播。 (2021年2月2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7 0:00

在上星期舉行的中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習近平宣布,中國“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鉅任務,創造了又一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蹟”。

中國領導人的豪邁與自信引發海外媒體的一片質疑,觀察人士就中國的貧困標準、巨額投資、運動式脫貧,以及脫貧攻堅的可持續性等等提出一連串的問號,更有人從這種毛澤東式的大手筆中看到了當年大躍進、浮誇風的死灰復燃。

如何實事求是地評估中國的脫貧攻堅戰?為什麼脫貧致富這樣的經濟工作一旦變成運動式工程,其可信度和真實性就會大打折扣?習近平為什麼需要這種“人民救星”效應的面子工程?

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表示,中國的這次“脫貧攻堅戰”對中共和習近平本人來說有三個意義。

他說:“從這次扶貧攻堅勝利表彰大會上可以看到習近平個人聲望在黨內或中國國內到了一個新的頂峰,可能有三個因素。第一這是他個人政績,為他後續在中國政壇上有更持續的發展要鋪平道路,也是他們的一個政治需要。第二,花大量的精力投入來運動式地扶貧,也可以維持社會基本的穩定。中國有句話叫窮則思變,如果這幾千萬人吃不飽飯可能也會有一個很大的社會隱患,所以他們也要這樣做。第三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共最擔心的是他們自己的執政合法性問題。因為他們這個政府不是老百姓選票選的。如果通過這種運動式扶貧,大量資源投入到老百姓身上,可以贏得一些好名聲,贏得支持率。”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則認為,中共的脫貧攻堅戰是習近平的天字號第一面子工程。

他說:“這個不但是中國天字號第一大面子工程,也是習近平的天字號第一面子工程。早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初就提出要在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可見他一開始就把全面脫貧當成他的一個面子工程,當成他在任期內要解決的一個重大問題。因為習近平上台之初接手的中國就是一個經濟上已經多年迅速發展的中國,胡溫時期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因此習近平很清楚他沒有能力沒有把握在他的任期內使中國的經濟更上一層樓,取得更大的進展,他沒有什麼把握。但他發現他可以利用政府的力量、利用權力的力量,不是把這個大餅做的更大,而是從中做一些調配工作,讓其中最窮困的人口通過政府的力量生活有所改善。實現全面脫貧這個指標,一方面非常顯眼、引人注目,是個了不起的成就,另一方面又比提高整個GDP的增長相對來得容易。所以他一開始就把全面脫貧當成他要完成的一個任務。今天他達到了這點,所以大肆吹噓就正好表明了他這個意圖。實際上中國的經濟發展我們知道主要是江胡時代的一個結果,而不是習近平的努力。”

胡平表示,中共標榜的扶貧政績恰好從側面反映出過去政策的失敗。他說:“這個成就固然很驚人,但是它正好從反面證明了共產黨的革命,共產黨建立的那套所謂社會主義制度是多麼害人,是那個造成了中國的極端貧窮。所以實際上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對共產黨過去的革命,過去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個根本性的否定。必須看到這點我們才能看清這次所謂中國脫貧成就的意義。”

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表示,如果連老百姓的基本生存權都沒有保障,談扶貧的勝利是沒有意義的。

他說:“基本的生存權都沒有你去談扶貧的勝利其實沒有什麼意義。老百姓自己肚子會餓的對不對?所以還是要以一種常態化的形式去扶貧,你就要給這些低收入人群制定一個標準,每人可以享受到以中央為主、地方政府為輔的財政補助。補助形式可以從食品或醫療保險的角度。我知道中國貧困人口主要在農村,農村可能會有一個叫農村合作醫療保險,以前每人每年可能大概交100多塊人民幣,後來200多,我看到有人說2021年可能標準都加到700多塊人民幣了。其中之前有一些中央政府、各級政府補貼一部分費用,老百姓交的少一點。現在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脫貧了,中央政府一直說不用補貼了,一下老百姓要交700多。很多地方的老百姓就是這個費用太高承受不起了。這就側面反映你這個扶貧攻堅戰,不能說以前叫扶貧辦公室,現在改叫鄉村振興局什麼的,你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資金就不給了,那老百姓很快又打回原形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