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終結香港民主 西方除了譴責還能做些甚麼?


兩會前上海街頭的習近平畫像 (2021年3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5 0:00

在上週落幕的中國“兩會”上,中國全國人大無懸念地通過了香港選舉制度改革的決定。該決定將使北京在挑選香港特首和立法會成員方面擁有更大話語權,從而進一步加緊對香港的控制。

中國政府表示,需要通過新法來確保讓“愛國者治港”,西方國家對於北京通過香港選舉制度改革的決定反應強烈。美國、日本和歐洲主要國家先後發表聲明表示譴責和嚴重關切。

除了嚴詞表達不滿以外,西方國家是否會聯手推出針對北京的製裁措施?北京全然不顧西方世界的強烈反對,不斷出重手打壓香港自由和民主是否是誤判了形勢?

香港律師、時評人桑普認為,北京通過香港選舉制度的改革方案等於是敲響了香港民主的“喪鐘”,甚至連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都認為香港的民主是“倒退了一小步”。

他說,香港目前正處在一個至暗時刻,整個民主制度已經被撕爛,除非整個中國的政治環境發生改變,否則香港的政治走向已經變得不可逆轉。

就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聲明,譴責中國政府對香港民主制度的持續攻擊。聲明說,“(中國)全國人大今天片面改變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是對《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給與港人自治的直接攻擊。這些行動限制政治參與、削弱民主代表且遏制政治辯論,扼殺港人自身治理的聲音。北京的行動也悖離了《基本法》中對香港選舉應朝向普選制發展的明確認知。”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說:“此舉是掏空香港民主討論空間的最新舉措,與中國自身做出的承諾相悖。這只會進一步削弱人們對中國作為國際社會的主要成員,履行其國際責任和法律義務的信心和信任。”

此外,七國集團也發表了聲明,對全國人大通過有關決議表示“嚴重關切”。

桑普認為,儘管包括美國和英國在內的西方主要國家都已經對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表達反對和譴責立場,並且有可能追加製裁措施,但新的行動必須是強有力的,並且能夠擊中北京的“痛處”。

他說:“要擊中中共最怕、最重的那個點,就是錢跟經濟。要擊中它的經濟命脈要怎麼做?現在華為、中興等等,跟香港沒關係,是美中之間貿易戰很重要的一個環節。那是不是說在這個貿易戰上會把那些關稅撤下來?甚至是要在這個地方加大力度來對抗中共?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更重要的,就是軍事施壓。大家看到現在'羅斯福'號、'尼米茲'號巡弋南海跟各個地方,很多列強、很多西方國家也派遣它們的航空母艦,比方英國有'伊麗莎白女王'號,德國也有艦隊來到南海,可以看得到這種態勢會加劇。現在美國要救贖香港的重點是說怎麼樣在製裁中國加上所謂的軍事施壓的地方,還能恰到好處地逼中國共產黨走向一條死亡的道路。這個地方就是以前川普時代一直做的事情。拜登時代會不會延續這個政策,我們還是拭目以待。但無論如何我們很清楚的一點是,美國這個趨勢不是任何人可以煽動地了,應該是美國跨黨派的一個共識。這個共識如果客觀發展下去,我覺得對中共的壓力會最大。”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辦人楊建利認為,由於香港的獨特性已經損失殆盡,它與一般中國內地城市基本無異,西方國家在製訂香港政策時應將其放在整個對華政策當中。他表示,由於中共已把有法律約束力的《中英聯合聲明》視為“廢紙”,西方國家也應考慮修改“一個中國政策”立場。

他說:“有另外一件事也是中共的痛處,那就是台灣。今天英國剛剛正式宣布中國違背了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它把聲明當做廢紙,實際上它早就說聲明過期了,但是英國政府昨天正式認定。既然中國可以把兩個國家的聯合聲明當做廢紙扔進垃圾堆,那為什麼西方國家還要把當時和中國之間關於'一個中國'的承諾當做一個有效的文件呢?我覺得換個'圍魏救趙'的思路思考一下,找中共的痛處。剛才講了,錢是它的痛處。沒錯,剛才我講了錢的困難。如果你和英國之間的協議、你的'基本法'全都不算數了,那為什麼我給你承諾的'一中政策'還要算數呢?我覺得這個領域可能有些事情可以做,可以打到中共的痛處。不僅打到痛處,可以引起政治上的變動。我們現在要認清一個事實,香港已經不是香港,香港和深圳沒什麼區別,和上海沒什麼區別。可以說沒有什麼一個單獨的香港政策了,只有'一個中國'政策。中國大的政治形勢不改變,香港不可能改變。所以我們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要考慮大的戰略。”

楊建利認為,在渡過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危機和目前的新冠疫情危機後,北京現在空前自信。他表示,西方必須要重新制定有針對性的製裁措施。

他說:“六四以後那麼大的危機都過去了,它現在很自信。從它的角度講,我仍然可以吸引國際資本家到我這兒來。所以我那篇文章提出問題:國際的資本家以及資本對於政治、政策的影響將是未來非常重要的因素。你怎麼去應對?如果你仍然像六四一樣,當然就玩兒進共產黨的手裡了,你這些制裁都沒有用到最後。所以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需要觀察的,也是我們在國際社會一直講,不要再走入共產黨的圈套。”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進行的轟轟烈烈的時候,中國內地的智庫、官媒和御用學者當中出現了一些反思的聲音,說北京必須要對香港進行“二次回歸”。這種觀點認為,1997年北京只是收回了香港的主權,而治權還掌握在西方美英等國手中。

香港律師、時評人桑普表示,所謂“二次回歸”其實是剛剛開始,在政治改革被北京殺死後,北京將會把目標對準香港活躍的公民社會。

他說:“中共還是剛剛開始二次回歸的進程。二次回歸的進程可以很快打擊到香港的有生力量。所以體制外的力量才是中共看準的目標。香港人真的要在這個地方能擋就擋,能說來的就要說出來。能改的東西可能不多,但最重要是保存元氣,能夠默默地形成自己的組織,隱秘的組織也好,去延續這個抗爭,守護自己的文化,延續自己的黃色經濟圈。在海外的我們也希望能夠支援香港,聲援香港,建立起壯闊的港人移民的團體。我覺得這才是重中之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