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克里到訪上海 氣候合作能否重啟美中關係?


克里抵達上海美國再次呼籲所有國家提高應對氣候變化的雄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04 0:00

克里抵達上海美國再次呼籲所有國家提高應對氣候變化的雄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8 0:00

拜登總統的氣候變化問題特使、前美國國務卿克里星期三抵達上海,就美中兩國如何在氣候變化領域合作與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和其他高層官員舉行面對面和線上會晤。

克里是拜登政府首位到訪中國的高層級官員,他的訪問正值美中兩國圍繞新疆人權、香港、台灣、新冠病毒溯源和科技制裁等一系列問題而導致雙方緊張不斷加劇之際。

克里的訪華能夠取得哪些具體成果?他是否有望促成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拜登總統的“一對一”線上會晤?氣候變化領域的合作這能否成為華盛頓與北京重啟關係的契機?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克里作為一位資深的美國政治人物,他的到訪或許能夠給美中關係打開機會之門,而且氣候問題在美中兩國關係中的政治敏感度較低,這有利於雙方達成一致。

他說:“克里作為一個資深的政治家,他不僅是前國務卿,也曾經做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在參議院也長期任職,跟拜登總統做參議員的時候早就是老朋友。所以克里的職位本身作為總統特別任命的特使,我認為他的地位並不低。而且他去談當然不僅僅是氣候,當然他會談當前中美的政治氣候。中美的政治氣候我認為通過氣候這麼一個比較低調的話題,尤其作為第一位內閣級的美國官員去訪問中國,我覺得可能會打開意想不到的許多的門。我的期盼有幾個。第一個,克里在北京,希望他能夠敲定習近平出席氣候高峰會議,能夠有機會跟拜登總統就國際氣候合作進行交流。這是第一個我認為應該達到的目的。第二就要看看習近平會不會藉這個機會跟克里進行某種會面。我認為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因為這裡面沒有一定要去談政治性、敏感性的問題,但是對中國來說,藉這個機會觸及到方方面面的政治問題,我覺得沒有壓力反而是一個重大的突破。”

“美中印象”網站主編劉亞偉表示,克里此次到訪上海能夠成行本身已經意味雙方達成了某種默契,而氣候變化的確是對兩國都很重要的議題。

他說:“他(克里)去本身就說明兩個政府至少達成了某種共識或者默契。至於最後能談出什麼結果,因為在氣候問題上我覺得對中美都是大事,但是現在要談到具體的合作,特別是在高科技競爭方面,雙方現在基本上是處於互相掐脖子的階段,特別是美國要掐中國的脖子。所以直接談具體的合作不一定有更多的成果,但是我覺得雙方可以互通有無。就是說在氣候和其它許多問題上,即使不合作至少也要協調,至少大家都朝著一個共同的目標。比如說中國已經很清楚了,到2030年要爭取到peak(峰值),美國到2030年能做到哪一步?中國習主席也拍胸脯說了到2060年我們就碳中和了,美國現在可能還不敢做這樣的表態。所以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如果有很多的協調或者互通有無,可以為中國和美國在今後其它能合作的領域做一個表率。就是說即使我們大家都知道要合作,但是合作的細節實際上是非常難談攏的,所以我更大的希望是雙方能夠不受其它所謂'紅線'問題的干擾,就氣候問題平行積極地合作,談出一些具體的結果,為其它方面的合作做一個很好的pilot(試點)。”

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也認為,雖然美中關係持續緊張,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以通過在氣候問題上與美國合作塑造其所期待的中國大國形象,同時也是在國際社會上給自己加分的一個難得機會。

他說:“對拜登來說,氣候問題是他的選民的一個巨大的訴求,尤其是民主黨選民。在中國,氣候問題其實也成了習近平國內一個重大的訴求。當我們看到習近平的政策提出金山、銀山、青山綠水等等這些理論,當他提出要怎麼樣整治中國的霧霾,最近我們也看到戈壁灘的黃沙怎麼樣瀰漫半個中國,怎麼樣瀰漫北京,我相信對習近平和他的團隊來說,對中國的中產階級來說,對中國的長期發展來說,對中國更高質量的生活水平來說,環境的改善、氣候的變遷給中國帶來的各種重大損失,我相信都是習近平非常關注的。這樣的情況下,對習近平來說要實現他的重要的政策,有國際合作,這種國際合作可以彰顯習近平或者中國這種大國地位。而且通過在氣候上跟美國的平起平坐,對習近平來說也是在國際上得分的一個機會。所以我認為習近平和習近平團隊會比較熱衷於積極地去推動這種合作。”

克里此次訪華的一個主要目的是促成習近平出席美國總統拜登主持的一個為期兩天的線上氣候變化峰會。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內的多國領導人已經獲邀,但中方目前還沒有明確表態是否參加。

“中美印象”網主編劉亞偉認為,習近平最終出席拜登總統主持的氣候峰會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中方不應該把美中關係中的其它議題與氣候議題掛鉤。

他說:“我覺得習近平參加的可能性應該很大,對他來講是一個機會。對中國來講,生態文明是習近平開始主政以後一個很大的政策傾斜。對世界來說,中國在世界的地位,儘管雙方現在都還沒有表態,拜登說普京和習近平都接到了邀請。中國還沒有說習近平會不會去參加。如果習近平在上海見了克里,那他出席峰會的可能性就更大了。當然我覺得不管怎麼樣,參加還是不參加,我覺得參加的好處、參加的優勢要比不參加要大得多。我覺得中國可能是要學會不要搞太多的關聯。就是說因為你在這方面對我不太友好,所以我在其它可以合作的方面也要給你使臉色。實際上國內現在,包括胡錫進說的那番話,意思就是美國之居然這麼多方面與我為敵,為什麼非要讓我在跟你能合作的地方去合作?那我可以選擇不合作,因為你不夠意思,我為什麼要給你意思?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氣候問題不僅僅是拜登的問題,不僅僅是美國的問題,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是全世界的問題。對美國和中國都是很大的問題。所以如果拿氣候問題做為一個籌碼,說要我參加你必須要做到一二三,我覺得那應該是一個不正確的策略。所以不管克里在上海跟解振華或者其它領導人談得結果怎麼樣,我認為習近平應該去參加這次會,而且我覺得他也會去參加這次峰會。”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