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一波疫情溯源直指武漢 北京備受壓力?


世界衛生組織團隊於 2021年1月30日星期六抵達中中國中部湖北省武漢市舉行的抗擊冠狀病毒展覽後,一名戴著口罩和帶有中國國旗的帽子的保安人員守衛入口。
新一波疫情溯源直指武 漢北京備受壓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1 0:00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日前表示,如果中國對國際社會要求進一步調查新冠病毒源頭拒不合作,北京將面臨國際孤立。

繼18位世界著名生物學家質疑世衛組織調查團做出實驗室洩露“極不可能”的結論之後,美國總統拜登下令情報系統針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調查。

世衛組織秘書長譚德塞、歐盟及七國集團峰會公報都支持美國推動新一輪疫情溯源的努力,並敦促中國給予研究人員“完全的准入”和配合。

另一方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憤怒反駁武漢實驗室洩露的“陰謀論”,並一如既往地要求美國接受疫情源頭的國際調查。國際社會普遍要求調查武漢實驗室洩露的壓力倍增,中國如何應對?

俄勒岡州立大學全球衛生中心主任紀駿輝分析,世界不買賬原因多且複雜,首先是中國政府的不配合,其次是著名醫學期刊《柳葉刀》的聲明引導了公眾的注意力。

紀駿輝說:“首先就是世界衛生組織取得這個調查團,他們沒有能夠看到充分的資料,有許多他們想見的東西見不到,想要看的一些研究數據看不到。所以世界衛生組織去中國調查的時候沒有得到充分的合作。因為這一點,他們回來的時候,裡面也有代表單獨對媒體表示說對這個調查不是很滿意。因為許多想看的東西看不到。所以雖然中國宣稱這個調查已經完成,但是就世界衛生組織及大多數國家來看,這個調查並沒有完成。現在會重啟調查還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就是去年二月的時候,大家可能還記得,非常有名的一些期刊,《柳葉刀》發表了一篇聲明,有18位國際學者共同簽名的,要求大家不要往'病毒是人造的'這個方向去查,希望大家尊重科學,能夠朝著病毒是自然發展的方向查。因為《柳葉刀》是很有影響力的醫學期刊,這個聲明一出來,相當大的程度使許多學者和一般民眾就不太朝這個方向去發展。再加上去年美國是特朗普總統執政的時候,特朗普也否認有這個疫情。頭三個月他否認這個疫情,使得美國失去黃金時間,就是要控制疫情的時間。因為他否認疫情,使得他在國際上的信譽很低。特朗普一再指責這個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因為他之前的發言、他的信譽不好,連帶'病毒有可能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這個指責就不受重視。因此整個去年大部分時間,在學術界、政治界、政策界,大家都傾向這個病毒是自然發生的。”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評論,按照習近平在中國調動資源的能力和中國的生物科技發展水平,中國政府大概已經知道源頭髮生在什麼地方。國際社會是否能就“疫情源頭”的調查完成對中國的孤立還是未知,但是這個調查會在孤立中國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楊建利說:“只要你說調查源頭,甚至沒有在中國說'調查源頭'就會得罪中共。大家記得在去年,澳大利亞怎麼得罪中國呢?就因為澳大利亞是西方第一個提出'調查源頭'的國家,然後從此就得罪了,現在不能提'調查源頭'的事情。所以這一切的表現已經讓國際社會看到中國政府在裡面做了不僅僅是一開始掩蓋疫情、誤導國際社會,而且在調查源頭方面設置各種障礙。所以中國現在各種負面印象,由於疫情原因急劇下降。沙利文所說的如果中國政府繼續阻止國際社會對源頭進行調查,中國將會被國際社會孤立。這既是恫嚇,也是一種事實。但是是不是真正能把中國孤立起來,國際社會'疫情源頭'的調查只是一個因素,還有其他的政治、經濟、外交、地緣政治的一些因素。但是不管怎麼講,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

紀駿輝指出,在取得充分證據之前,《柳葉刀》就發表聲明引導學界說病毒來自自然界。政治化讓病毒溯源的議題失去科學精神。

紀駿輝說:“病毒的溯源本質上應該是一個科學問題,但是它不單純是一個科學問題,因為這個病毒已經造成全世界那麼大的傷害,使得溯源的問題變得非常敏感,讓溯源這個議題變得錯綜複雜。我們希望從科學的角度看。去年2月《柳葉刀》的那篇聲明,說病毒的來源是自然,不應該從人為的方向找,某個程度上它想要引導整個學界不要朝那個方向思考。我個人站在純粹學術的觀點上覺得很不應該。《柳葉刀》是非常有聲望的頂級的醫學期刊,他們會發表這樣的聲明,從純粹學術和科學的角度來看有很大的問題。目前病毒的來源的有兩種可能,一個是自然發生,一個是人為。到目前為止,更不用說去年、一年前,我們都沒有充分的證據能夠絕對的說這個一定來自自然或者說一定來自人為,兩方面都缺乏證據。從學術和科學的角度來看,在缺乏完整證據之前,就要斷定這個一定是來自自然,或者一定來自人為的,這就是失去了科學精神。”

楊建利認為,新冠疫情被高度政治化的始作俑者是中國政府,在中國政府不合作的情況下,其他國家只能動用情報手段進行病毒溯源,這是常情。

楊建利說:“首先政治化的是中國政府。中國政府不僅把疫情政治化,而且病毒源頭的溯源也政治化。使得正常的科學研究都沒有可能。比如說世界衛生組織到中國去做病毒溯源的調查,中國政府不叫'調查',而說'共同研究'。而且到中國2個月的時間,1個月在酒店里關著,而且關著的時候還進行政治教育。剩下兩個禮拜還參觀政治展覽。根本就是和純粹的科學調查相差甚遠。更不用說中國政府控制所有的信息,和控制了解信息的人。這是的科學調查基本不可能。所以任何國家想了解真相的話,就不得不動用情報部門,通過他自己的渠道去得到一些線索或者證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