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 習近平家人個人資料洩漏案主犯牛騰宇的母親


習近平家人個人資料洩漏案主犯牛騰宇的母親可可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視頻截圖)
專訪: 習近平家人個人資料洩漏案主犯牛騰宇的母親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0 0:00

數個月前,“惡俗維基”技術人員牛騰宇和其他23名被告,因習近平女兒個人資料洩露案被判刑,牛騰宇更被作為主犯遭到重判。

此案由於涉及包括未成年青少年在內的多人,以及當局嚴控司法程序,限制被告權利,當時在國際社會引起關注。幾個月來,牛騰宇的母親一直在多方奔走,為兒子鳴不平,揭露審判的不公。

美國之音專訪了牛騰宇的母親可可,請她談談牛騰宇案的前因後果,牛騰宇成為主犯的複雜背景,以及她自己因為兒子突遇禍事而進行的抗爭和走過的心路歷程。

牛騰宇在獄中精神尚好但手指受傷

可可表示,牛騰宇目前在獄中精神狀況還好,但他的手指受傷不能活動。她說:“我見到他(牛騰宇)之後,他精神狀況是非常好的。因為他在家是個特別懂事的孩子,他為了不讓我傷心,強裝笑臉,說媽媽你一定要保重。問到酷刑的時候,他強忍淚水不願意跟我多說。他說,‘律師都知道了,您不要知道得太詳細,我不想讓您傷心。’當時他精神狀態非常好。(到獄中探望牛騰宇,隔著玻璃打電話的時候)只能看到他的上身。進去的時候,我也看到他全身了。他走到跟前拿起電話我們倆通話的。他(牛騰宇)右手兩根手指受了傷不能動,我讓他給我動一下,他根本就不能動。他寫字都是左手。我好像看到他(右手)食指跟拇指都不能動,指頭不能伸展自如。”

牛騰宇曾想出國留學

牛騰宇的母親可可告訴美國之音,牛騰宇在2019年被抓前曾努力賺錢希望到國外繼續學業。

她說:“牛騰宇跟著我來到焦作時才13歲,轉不過學籍。而且我們在整個區都是第一名的成績,轉不過來他就輟學了。在家自學,非常用功。他連去衛生間都是拿著書在看。他哭過好幾次,覺得愛學習可是又轉不過去。後來他獲得了全國網絡安全大賽第三名,他說因為有這個成績了,我收入也能多一些,因為聘請他的單位也比較多了。他還是想攢錢去國外讀書,被抓前他去過很多國家尋找學校。但是由於費用太高,他都放棄了。最後在日本找了幾個學校,打算邊讀書邊寫一些軟件賺錢,打算去那裡上大學。”

牛騰宇案被指不合司法公正

牛騰宇的案子今年4月進行了二審,他的14年有期徒刑判決被維持。牛騰宇的母親認為,二審的很多程序上並不符合司法公正。

她說:“這次二審嚴格來說,如果按程序走的話,它最起碼應該是開庭審理,公開開庭審理。在此過程中,我換了八位律師。如果你一審的時候,有嚴重的程序違法,而且判決書寫的漏洞百出。在開庭的前一天,也就是2019年10月1日,他們把所有的律師都集中到茂名司法局,進行威脅,不讓他們給我的孩子進行無罪辯護。公安辦案本身辦的就是一個假案,然後檢察院那邊又批捕了,肯定批捕是錯的,還有法院這邊。他們都犯了錯誤,肯定要一塊掩蓋。“

可可表示,牛騰宇遭判重刑,她作為母親伸冤無門,身心遭受極大傷害。

她說:“當時宣判完之後,律師給我打電話說孩子被判14年,我就暈倒過去了。當我醒來的時候,眼睛幾乎失明了。當時我都是扶著牆走。現在稍微有些恢復,但生活還是不能自理。因為我在恍惚中,右腿也給摔斷了,半月板受到損傷。到現在,我都蹲不下,成了一個半殘疾人。而且失眠將近兩年,每天最多睡兩個小時,特別累的時候能稍睡一會兒。我本來是搞藝術的,頭髮特別漂亮特別多,披肩的…現在幾乎都掉光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我現在氣喘,血糖突然飆高,吃什麼藥也不管用。看病住院,我也沒錢治不起。我只想盡快見見孩子,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我還遭到威脅,不讓我去伸冤,或者(接受)採訪。在國內伸冤,我寫出多少信都石沉大海。也不知道是半路攔截還是怎麼樣,反正我現在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我正當渠道申訴,法院把律師的判決書原件全給沒收了。你沒有原件怎麼申訴呀?就是徹底堵死你申訴的路。”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