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河南水深火熱 習近平在西藏考察什麼?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河南水深火熱 習近平在西藏考察什麼?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2 0:00

鄭州洪災傷亡慘重,河南其他地區仍然一片汪洋,天災人禍爭論不休,引發了重大輿情,但是救災一線卻始終不見中央大員的身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做出“始終把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放在第一位”的指示之後,一直在西藏考察,而總理李克強隔空部署救災措施之後,也罕見地對河南保持距離和沈默。

無需對比拜登親赴邁阿密樓塌現場以及默克爾親臨水災一線,有網民貼出江朱胡溫等前中共官員親臨一線,指導救災的照片,就足以凸顯習近平政府的反常與詭異。是河南災情無足輕重不值得中央大員親臨?是習近平更加務實不屑於做親民秀?還是定於一尊的習政府另有其他隱情?

《縱覽中國》雜誌主編陳奎德認為,習近平舍河南、赴西藏,實則因為在“紅色基因”的心態下,他認為自己已經達到毛澤東的高度了,不必親臨災區。另外,習近平心中自有主次排序,在這個排序中,人民群眾的利益排第幾尚不明確,但無疑他的權力一定是排第一的。

習以毛為師認為自己不需事必躬親

陳奎德說:“我想習近平的主次還是分得非常清楚的。他的第一位就是他的權位,其他都等而下之。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等等只是掛在口頭上的東西。實際上在習近平心中,第二第三都排不上。從習近平上任以來,過去眾多災害事件他的行動表明,他有一種強烈的“少東家”心態,他的口頭經常提到所謂的'紅色基因',在他看來,理所當然天下就是屬於有紅色基因的家庭的。他的身份和其他的高級管家溫家寶、朱鎔基等等,必然是不同的,與必須事必躬親去災難現場作秀的這些人是根本不同的,他不認為自己要去做這種秀。況且他覺得去了也對他的聲譽增加不了多少分。而且之前已經發生過很多大災,例如武漢的疫情爆發,例如去年的大洪水,他都沒有及時去現場。結果他照樣當他的一尊。既然他過去都不去,他現在為什麼要去表現呢?再說他認為現在已經是毛澤東的皇帝派頭了,完全不需要靠自己第一時間出現在災區去撈取政治資本了。想想當年毛澤東時代邢台地震,也沒有讓毛澤東動半點心思去災區現場,還是讓周恩來去的。所以看來習近平是亦步亦趨地追隨毛澤東的腳步,災民的生命他想都不想,只是想黨內是否拿此來做文章了。”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分析,習近平並不真正關心人民群眾,他只關係他的權力地位和政治安全。因此,習近平的“親民秀”並不是為了親民,而是為了保權。這次他遠赴西藏,很可能是為了2022年“二十大”的人事佈局做考察,這關乎他的權力。

考察西藏事關20大佈局習顧不上河南了

王軍濤說:“建立獨裁體制,他個人無形中就把自己置於一個全國人民和全黨的對立面,因為專制是共產黨和人民的關係不好,獨裁呢是他個人在共產黨里和其他人關係不好,所以他的政治安全很重要,這樣我們順著奎德先生的思路想,什麼事情,如果假如他的政治安全和權威那麼重要,什麼事情在西藏讓他覺得很重要呢?我覺得是'二十大'。因為我們不妨做一個推測,在'二十大'之前習近平要解決什麼問題呢?政治路線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人事問題。所以我覺得習近平現在應該有個很緊張的時間表在考察人事。因為我們知道按照中共的慣例,'二十大'的人事其實在前一年,2022年開'二十大',2021年人事佈局應當在秋季就評出來。所以現在習近平有個很緊迫的時間表,軍隊要考察、地方要考察,廁所不廁所的是個順便的親民秀。你看他不做親民秀吧,他還是在西藏做了親民秀,隔著很遠的,我們也不知道哪裡搞的一批群眾演員之類的。他也表現得好像得到了人民的衷心愛戴,他做了這個秀。他最為什麼要去那呢,他的親民秀並不要做在人民最需要的地方,而是要做在保權最重要的地方。所以我覺得有一個猜測就是'二十大'的人事佈局,他有重要幹部在那考察。”

陳奎德評論,習近平不願意也不敢放權,造成的極權體制弊端會延長決策時間,在突發事件時候尤為嚴重。去年的武漢疫情和今年的鄭州洪災都是例子和教訓。從這個角度看,災情是天災還是人禍,個中責任難以定性。

目前中國的態勢就是大家都不多說話

陳奎德說:“目前中國的態勢就是大家都不多說話,不主動攬事,不願意負責,把所有的問題和決策都一層一層推上去,最終推到習近平,看他的笑話。習近平知道這一點,但是他又不願意也不敢真正地放權,所以決策的時間鏈條就必然拉得很長很長。這勢必造成無法應付突發災難和事變。這次水災和去年武漢疫情的爆發在很多細節上有相當多的相似之處。都是一開始封鎖消息,後來又封鎖現場。事發之初,沒有人敢拍板,沒有人敢負責,層層上報,等待上風的指令。鄭州當局在21號凌晨1點發出通告說常莊水庫為了緩解防汛壓力早在7月20日早晨10點半就開閘洩洪了。既然早晨10點半就開始洩洪了,為什麼官方要等到14個小時之後,在大量慘禍已經發生之後再公佈洩洪通知?而且更怪的是,《人民日報》也是等到20日晚上十點半才引述鄭州中牟縣防汛抗洪指揮部的通知說將於20號晚上洩洪,請相關地區幹部群眾做好準備,已經時過境遷了。所以鄭州洪水與常莊水庫洩洪是否有直接關聯,現在網上很多人都在懷疑這個問題。”

關於中共對於鄭州水災是“天災”還是“人禍”的定性,王軍濤預計,不僅中共會把它定性為天災,而且還會利用這個“天災”唱讚歌,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

中共堅持“把喪事辦成喜事”的傳統

王軍濤說:“我基本上認為中共會定義為天災,百年、千年、甚至五千年。但是第二,它接著在這之後會定義為'我們取得了偉大勝利'。其實在疫情最肆虐的時候我就說過,中共有一個能把喪事辦成喜事,把災星在人民面前打扮成救星的能力。剛剛這個水災過去,再給人們發點東西,再弄些假群眾對他表示感謝,偉大的黨。我們知道邢台地震之後還有個唐山地震,唐山地震之後還有汶川地震,中共就一直在延續這樣的悲劇,而且每次都重複一遍。關鍵鄭州街頭老百姓在阻攔外媒說'不要抹黑我們',抹黑誰呀?報導一下習近平、報導一下共產黨對你們造成的危害,在保護你們。有這樣的老百姓的話,當然這也可能是化妝的,但是以後他也可以出動化妝人來歌頌習近平啊。習近平去的時候可能'萬人空巷'來感謝習近平這個大救星,在五千年一遇的大洪水中把我們救過來了。不但不是人禍,相反,習近平會說這場災難考驗了我們偉大的黨,百年的黨經受了考驗。當然人民就會說,證明了我們偉大的習主席真是'爹親娘親不如習主席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