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清零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抨擊 習近平退還是不退?


天津醫護人員給市民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2022年1月12日)
清零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抨擊 習近平退還是不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6 0:00

今天的中國已是全球經濟重要引擎,但為了“清零”,中國封城沒完沒了,工廠關停沒完沒了。

1月2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wa)在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線上活動時說:事實證明,嚴格的防疫限制措施不管對中國經濟還是世界經濟來說,都是一項負擔。與北京關係良好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奧密克戎變異毒株具有高度傳染性,原來的那些封城、全員檢測和入境隔離等嚴厲措施已經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呼籲中國放棄現有的“清零”防疫政策。

在此之前,美國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研究報告認為,中國防疫“清零”政策對世界經濟來說,意味更多的供應鏈中斷和更大範圍內更持續的通脹。在清零將導致全球經濟更加惡化的重壓之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還會選擇不後退?

美國羅耀拉大學商學院副院長丁弘彬認為,在奧爾基耶娃的講話中,對中國動態清零政策的批評事實上遠不如她對美聯儲準備要提高利率的批評。

他說:“IMF的總幹事她如果說沒有立場的話,這實在說不過去。所以我覺得她在這個時候講這個話,基本上是因為後面有非常大的壓力。就像各國政府要求中央銀行表態一樣,IMF雖然不是中央銀行,但是IMF在世界經濟活動裡面是有很重要的角色的。所以IMF總幹事格奧爾基耶娃出來講話,我想實際上的壓力是在這個地方。但是IMF總幹事講這個話,是不是就像我們所說的嚴辭批評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我想她是有批評。但是如果我們對比在同一個panel discussion(小組討論)的發言,我覺得她對中國動態清零政策的批評,事實上還遠不如她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準備要提高利率的批評。她對中國說,如果繼續這樣做的話,對全球供應鏈跟全球經濟會造成負擔。她講到美國的時候說,美國要是為了管制、預防,或減少通貨膨脹的影響而提高利率,可能會對發展中國家造成傷害。一個是‘負擔’,一個是‘傷害’,我想她高高舉起打下來,對誰打得比較重,這裡面就看出來了。除此之外,我想可能某種程度上也有對世界跟對中國內部的一個‘宣傳’。對於世界來說,IMF主席出來說你看中國為了要做一個好的世界公民,某種程度上它也犧牲了自己的經濟成長,來確保奧密克戎不會在中國境內傳播,中國是安全的。這樣的一個發言事實上也可以被拿來操作,再作為中國政府對於內部宣傳的作用。尤其不久後就是冬季奧運會,在冬奧會之前這樣的講話聽起來像是批評,但說實在話,我覺得比較像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這樣的發言,又能夠四平八穩的一方面消除IMF背後其他所有會員國所施加的壓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對中國政府有所交代。因為這樣的訊息可以適當的被包裝為,中國是一個在世界上負責任的地球公民。”

美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表示,西方國家一度曾對中國的“清零”政策“羨慕嫉妒恨”,但奧密克戎的到來改變了新冠疫情的進程,現在可能是北京修改政策的時候了。

他說:“如果回顧這兩年多抗擊疫情的過程,可以看到西方國家其實最開始對中國的清零政策是羨慕嫉妒恨的。清零政策之後,首先復工復產,然後供應鏈開始恢復,確實對國際貿易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這點我覺得是我們必須要承認的事實。剛才我們提到2021年,它有39.1萬億人民幣的進出口貿易。不管數字是真是假,但至少我們現在看到這個數了。而且我們也看到在美國這邊,很多商店的貨架都空了,我去耐克,很多貨架都空了,買鞋買不到。但是我們確實並不恐慌,但是你可以看到隨著疫情逐漸被控制,就開始逐漸放開了。尤其是奧密克戎出來以後,我們現在一比較,西方國家一天最高達到15萬人確診,聽著都匪夷所思,害怕吧?但大家真不害怕。所以重症率、死亡率其實並沒有上來很多。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這裡就出現問題了。在2021年做到了8.1% GDP的增長,但是後續你能不能繼續這個數字?我們實際上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這個就是IMF所提出來的問號,你不改政策可能就有風險了。而且不僅危及你(中國),而且危及世界。”

羅耀拉大學商學院副院長丁弘彬相信,中國在短期內仍然會堅持“動態清零”的政策,至少要到年底才可能放鬆。

他說:“我想短期內我們應該不會看到動態清零有任何的改變,它會繼續動態清零。但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開這個頭,可能是未來動態清零做調整的先聲。到底它會用什麼樣的方式調整或改變,目前還不太清楚。但我覺得至少動態清零這件事情到年底,中國的國產mRNA疫苗出來後,那時候大概我們就會看到動態清零政策會有非常大的改變。”

“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表示,最近美國運輸部以對等的方式取消中國航空公司44個來往美中的航班會對中國的清零政策帶來很大壓力。

他說:“我想(取消44個航班的)壓力是很大的。中國如果不想徹底閉關自守,那它就必須要打開國門。一旦要打開國門,它不調整動態清零的政策是萬萬做不到的。所以我想隨著全世界恢復到正常狀態,與病毒和平共處,那時候如果中國最後被落下,對整個政治、經濟各方面的影響,就是非常巨大的了。”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