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烏克蘭英勇抵抗普京感動全世界,習近平“親俄中立”後果會如何?


烏克蘭英勇抵抗普京感動全世界,習近平“親俄中立”後果會如何?
烏克蘭英勇抵抗普京感動全世界,習近平“親俄中立”後果會如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7 0:00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將近一星期,憧憬中的入侵計劃沒有得逞: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沒有繳械投降和逃跑流亡,親俄羅斯傀儡政府沒有登台上場。

全世界看到的是“民族英雄”澤連斯基和烏克蘭國民英勇抵抗侵略軍和由此帶來的撼動世界的連鎖反應:整個西方前所未有的團結、對俄羅斯的“金融核武”制裁和對烏克蘭的大規模軍援以及歐盟和德國、瑞典等歷史性地改變了外交和軍事政策。

普京在內外壓力下亮出核武器,宣布俄羅斯戰略核武器部隊進入“特別戒備”狀態並在開戰後第五天與烏克蘭談判。

反觀北京,俄烏衝突發生後,習近平與普京通話、中國外交部發言迄今拒絕譴責俄羅斯“侵略”行為,北京的“中立”態度如今被西方輿論視為“親俄中立”,這讓北京陷入自身外交原則無法自圓其說、同時得罪美歐的“戰略三難困境”。如今普京亮出核武牌,北京是按承諾向烏克蘭提供安全保證還是繼續“親俄中立”?

獨立時評人鄭旭光分析認為,在他看來,普京入侵烏克蘭已經失敗。

他說:“從現在各方面反饋過來的情況,我基本上可以做個斷定,普京入侵烏克蘭的方案已經失敗了,時間拖得越久對他越不利。如果說考慮到最極端的狀況,會導致普京的下台,甚至會引起另外一波普京在21號電視講演中最苦惱的那件事情,就是現在的俄羅斯聯邦可能還會再一次像蘇聯解體一樣,俄羅斯聯邦也會有一個解體現象。當然這是在普京下台之後的事。”

他也認為,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談判也已經失敗。

鄭旭光說:“這個談判實際上就是雙方都休整一下,談談打打,主要是給國際社會有一個交代,給兩國的國民有一個交代。但是從兩國領導人來講,不管是澤連斯基還是普京,對他們來講,這個仗是必須打下去的。因為我們知道今天談判已經失敗,因為澤連斯基提出(俄羅斯)不僅要撤軍,還要歸還克里米亞,我想甚至可能還有戰后索賠的問題。這個顯然就是讓普京倒台,所以普京的代表不可能答應這些事情。”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會長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表示,“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關注的是普京獲勝帶來的風險,現在我們也必鬚麵對普京失敗的風險。”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認為,這種“普京失敗論”的理由比較充分。目前雖沒有普京馬上垮台的徵兆,但西方已向烏克蘭援助進攻性武器,這與普京要求烏克蘭不能有進攻性武器的戰爭目標背道而馳,結果適得其反。

他說:“這個設想的理由應該比較充分,因為這還是個時間問題。就像剛才第一個問題,你說他現在已經失敗了,我說他現在還不一定失敗,因為在談的過程中仗還在打。而且俄羅斯的軍隊,根據美國衛星圖像,還在推進。但他按照原來的計劃,即使佔領了基輔,也很難達到目標。同樣我覺得現在說普京馬上垮台,現在還看不到這個徵兆。但是普京人在老,他的體能等各方面都在衰退。而烏克蘭這一仗,現在烏克蘭的要價使得這仗根本就停不下來了。下一步再打的話,他要真的想攻克必須要屠城,就像打車臣那樣,這樣會招致世界更強烈的反感,當然你可以說他失敗。還有一點就是,本來他打這仗是要求烏克蘭不能有進攻性武器存在,但由於他發動這個戰爭,西方各國已經開始不僅把防禦性武器,而且把常規型的進攻性武器也已經送進烏克蘭了。所以他現在打仗的結果是適得其反。”

有輿論認為,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推進計劃並不順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功不可沒。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認為,澤連斯基政府的腐敗其實與俄羅斯不相上下。作為政治素人,他各個方面表現都不好,但作為危機關頭的總統,澤連斯基沒有逃跑、沒有投降,勇氣可嘉。

他說:“我覺得澤連斯基是誇大了。因為西方有個特點,在危機時刻出來一個人,這個人是都聚焦的人。我們經過天安門廣場也知道,天安門廣場把鎂光燈打到那幾個人身上,但實際上我們知道廣場事情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是整個眾志成城。實際上烏克蘭也是,烏克蘭民眾的抵抗造成了俄軍不能推進,這讓澤連斯基站出來了。實際上澤連斯基政府是個很腐敗的政府,在國際社會查他的排名,他大概跟俄羅斯也是不相上下的腐敗。他(澤連斯基)是個政治素人,他在各個方面表現都不好。但是國際政治有時候是這樣,危急關頭有時候需要危機關頭的總統。這個總統可能有很多缺點,但恰恰這些缺點和他的優點一起,在危機時刻大放異彩,我認為澤連斯基是這樣的。他本來是個喜劇演員,這使得他能夠在危急關頭站出來。不管怎麼樣,我覺得澤連斯基勇氣可嘉,他沒有跑,沒有像阿富汗那個總統似的跑掉了。”

亦有西方媒體認為,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對於西方對俄政策的改變起到的作用,比過去三十年西方的所有努力還要大。

獨立時評人鄭旭光則認為,這種評價撥得過高。從執政角度,他並不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但澤連斯基有兩點可以稱道:第一他沒有投降,沒有跑,沒有妥協;另外一點是他具有超強的社交溝通能力。這一點與普京形成了非常大的反差。

他說:“我認為是拔得過高了。因為從澤連斯基2019年當選執政以來,實際上他是很不成熟的一個政治家。直到拜登政府多次警告他俄羅斯要大舉進攻,他還要淡化這件事情,說這個會影響我們的經濟,每天損失十幾億美元。說美國言重了,影響到他的經濟。所以你看到他是非常不成熟。”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