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外長連續32年首訪非洲 關注海洋戰略或是另有所謀?


資料照:北京一街道為中非合作論壇的召開插滿旗幟。 (2018年9月3日)
中國外長連續32年首訪非洲 關注海洋戰略或是另有所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7 0:00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星期二(1月4日)開啟了為期4天的東非之行,他此行的三個目的地分別是厄立特里亞、肯尼亞和科摩羅三國。有分析認為,王毅此次非洲行體現了紅海以及印度洋對中國的戰略重要性,也表明了北京對海洋外交的重視,但也有專家認為非洲行的背後還有氣候問題、埃塞俄比亞以及地區安全因素等其他問題的考量。還有專家認為,隨著非洲國際重要性以及中國在該地區影響力的不斷提升,美國應重新審視與非洲的關係,並提出有關非洲的長期戰略。

32年“風雨無阻” 王毅出訪東非三國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王毅此次訪非是中國外長自1991年以來連續第32年首訪非洲。他還表示這一“優良傳統”充分體現出中國對“發展中非關係的高度重視,充分體現了中非之間歷久彌堅的深厚友誼,充分體現了中國對非洲聯合自強、發展振興的堅定支持,包括非洲朋友在內的國際社會對此高度評價”。

這也是王毅近兩個月來第二次訪問非洲,他在11月底時曾前往西非國家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嚴震生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外長2022年的非洲行展現了一種全面性,他說,中國大陸“並沒有區分大小國家,每一個國家都會去,而且中國大陸不在乎某個國家的內政問題,也表示從來不會干涉內政”。

喬治華盛頓大學兼職教授大衛·漢密爾頓·希恩(David Hamilton Shinn)在電子郵件中回复美國之音說,自1991年以來,中國外交部長的首次出訪都會選擇非洲國家,“非洲領導人很欣賞這一事實”。他還表示:“(中國)外交部會認真輪換日程,讓所有承認北京的國家都能接待中國外長或其他高級官員的訪問。”

疫苗、海洋還是另有所謀 非洲之行究竟為何?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11月曾表示,為實現非盟確定的2022年60%非洲人口接種新冠疫苗的目標,中國將再向非洲提供10億劑疫苗,其中6億劑為無償援助,4億劑以中國企業與有關非洲國家聯合生產等方式提供。

中國外交部在宣布王毅此次訪非的行程時也表示,這是為“支持非洲國家早日戰勝疫情和實現經濟復甦,展現中方高效務實、重信守諾的一貫作風”。

就在星期四,王毅在與肯尼亞外長奧馬莫共見記者時表示中國將再向肯尼亞提供1000萬劑疫苗。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非洲項目主任瓦因斯(Alex Vines)對美國之音表示,疫苗將是外交的一部分。他還說,中國熱衷於反擊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以及外界對北京關閉國門的質疑,北京稱自己在應對病毒方面比西方更慷慨、更高效。

除疫苗因素外,王毅此行似乎還有海洋戰略上的考量。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在一篇報導中說,有評論認為王毅此次非洲行表明了北京對海洋外交的重視,特別是對印度洋的重視。其中就厄立特里亞而言,則是為確保進入紅海的安全。北京2017年在吉布提建第一個軍事基地時,已經表現出這方面的考慮。

在海洋戰略這一問題上,嚴震生說,王毅在東非三國的行程後,還會前往馬爾代夫和斯里蘭卡, “這樣的行程串起來,可能會看出海洋外交的重要”,“中國大陸從馬六甲海峽,在緬甸、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的經營,現在再加上馬爾代夫一路到東非,確實串起來會在北印度洋扮演蠻重要的角色”。

希恩則表示: “這次訪問給我的感覺更像例行公事。多年來,中國一直對紅海和印度洋感興趣,這個問題並沒有什麼新的緊迫之處。”

王毅此行選擇的三個目的地有不同的議程安排,這背後也似乎體現了中國的不同考量。厄立特里亞是王毅此行的首站,根據中國外交部星期三發出的中國與厄立特里亞國外交部長聯合聲明,兩國就共同關心的雙邊和國際、地區問題交換了意見。聲明還說“雙方一致同意在戰略夥伴關係和中非合作論壇框架內,積極開展務實合作”。

瓦因斯(Alex Vines)對美國之音表示,厄立特里亞位於紅海之濱,其地理位置很重要。但厄立特里亞與埃塞爾比亞阿比·艾哈邁德·阿里政府的密切關係更為重要。

他說:“考慮到埃塞俄比亞對中國的戰略重要性,這也是一個關鍵原因。” 他還提到,由於埃塞俄比亞內戰,中國重新燃起了對拉穆港-南蘇丹-埃塞俄比亞交通走廊(Lapsset)的興趣。

科摩羅是中國外長非洲行的另一站。根據中國外交部星期五的新聞稿,科摩羅總統在會見王毅時,王毅稱中國願意幫助科摩羅實現2025年前徹底消除瘧疾、年內實現全民免疫接種和支持科摩羅“2030新興國家”發展戰略這三個目標。

瓦因斯在電子郵件中還表示,科摩羅是非洲一個位於印度洋上的島國,該國已成為中國一個重要的貿易夥伴。此外,科摩羅是2020年6月在聯合國支持香港國家安全法的53個國家之一。科摩羅還一直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直言不諱,並代表小島嶼國家。北京也將為在埃及舉行的第27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尋求支持。

王毅此行還前往了肯尼亞。肯尼亞外交部稱王毅的此次訪問“具有歷史意義”。中國外長王毅則表示,中國在此次訪問中與肯尼亞簽署了多個合作夥伴項目。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非洲項目研究員費格斯·凱爾(Fergus Kell)則對美國之音表示,2022年是肯尼亞的選舉年,肯雅塔總統的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任期內,與中國的關係經歷了更多的動盪,這在很大程度上與它是肯尼亞最大的雙邊債權國的地位有關,因為公眾對其外債負擔非常關注。

他還表示:“在總統權力移交之前,在2021年上半年債務暫緩償還倡議(DSSI)部分推遲後,預計到2022年向中國償還的主要基礎設施貸款將進一步激增,此次訪問的部分動機可能是,在短期到中期這個關鍵時期,為兩國的政治關係奠定一個穩定的基礎。”

爭奪影響力新戰場?美國或應重新審視與非洲關係

在王毅此次訪非之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兩個月前也曾前往非洲。布林肯在訪問非洲時表示:“美國堅信,現在是時候停止將非洲當作地緣政治的一個主題,而是開始將其視為現在的主要地緣政治參與者。”

有媒體報導說,布林肯的訪問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在與中國競爭時提高美國在非洲的重要性。非洲正在成為美中角力的新戰場。

根據中國外交部星期三發布的新聞稿,王毅在訪問厄立特里亞時批評稱,一些大國近些年將非洲之角當作“地緣政治博弈的競技場,造成動盪不寧、衝突頻發,嚴重損害了地區和平穩定,遲滯了地區發展振興”。王毅還說,中國作為非洲之角國家的真誠朋友和可靠夥伴,願在實現地區和平安全等問題上發揮建設性作用。

希恩在電子郵件中表示:“現在是華盛頓重新審視其與非洲關係的時候了,我認為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正在重新審視這一關係,並提出一些看起來更像是長期戰略而不僅僅是政策的東西。”

他接著說:“美國可以而且應該在非洲做得更好。只要我們堅持支持人權、民主和經濟政策改革的原則,就永遠難以與像中國這樣擁有大量資源並願意將這些原則排除在與非洲領導人交往之外的國家競爭。但是,美國仍然可以對非洲大陸表現出更多的興趣,非洲領導人和更多的非洲公民社會成員歡迎對人權、民主和經濟政策改革的支持。”

美國《外交事務》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人口、經濟和政治趨勢都使非洲對美國日益重要。在氣候變化等許多最緊迫的全球問題上,重要的非洲國家也可能成為美國的盟友。

文章還說,拜登政府在未來幾個月裡應該制定一項大膽的戰略,將美國對非洲的思考從關注撒哈拉以南地區轉變為更廣泛地看待整個非洲大陸,從過份強調美中競爭轉變為更廣泛地與非洲人接觸。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延長美國實現目標的時間框架,特別是那些與民主和人權有關的目標,並將更多的精力放在支持機構上,而不是維護與個別非洲領導人的關係上。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東亞研究所共同主任孫韻對美國之音表示,無論是對美國而言還是對中國而言,非洲都不是兩國關注的首要地區。但她也說:“如果你比較美國在非洲的參與以及中國在非洲的參與,我們可以肯定地說,中國比美國更關注非洲,並為非洲分配更多的資源。雖然我也不認為非洲是中國外交政策的重點。”

孫韻還說,在思考美國與非洲關係時應弄清其對非洲的關係是出於非洲本身還是因為中國在非洲有大量參與。她說,如果是因為中國在非洲有大量參與,那麼在中國不在時,美國也不需要參與其中。

“我們真的想通過美中競爭的標準來定義我們與非洲的關係嗎?我認為這是對待非洲的一種錯誤的方式…因此,我不會說美國因為中國在非洲的參與而必須有一個全面的非洲戰略,但是,美國應該更多地關注非洲的全面增長,可持續發展和非洲的戰略重要性,因為非洲大陸本身值得這些關注。”她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