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六四”前夕中國異議詩人王藏以“煽顛罪”被抓


中國詩人王藏(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44 0:00

“六四”三十一周年前夕,中國異見人士、詩人王藏因所謂“煽顛罪”被雲南當局拘押。有關律師表示,王藏被刑拘可能性很大,不過,事件仍需進一步觀察。

事件梗概

多個消息來源說,六四敏感日逐漸臨近,王藏和夫人王麗5月30日下午被20幾人帶往當地一家派出所,其中王藏是被戴上手銬和黑頭套帶走的。王藏的妻子王麗次日被釋放回家,不過,她與王藏處於失聯狀態。警方是以“煽顛罪”對他們採取這次行動的。

隋牧青曾是王藏的辯護律師,他對美國之音說:“王藏被抓走現在已經四天了,我估計刑拘的可能性就很大了。按照我們的經驗,通常來說,這種情況的刑拘判刑可能性不低,我以前曾是他的辯護律師。”

民生觀察的消息說,王麗回家後發現,家已被警方查抄,室內重要物品,例如銀行卡、身份證、王藏的護照以及她和丈夫的手機都被警方拿走。當局目前派來4個人在王麗家守候,小區門口還停著一輛警車。中國國內異議人士六四等敏感日期,如果不被帶往外地“旅遊”,住所四周一般都是這樣被嚴密監控。

美國之音多次撥打王麗和王藏手機,均處於停機和無人接聽狀態。

以言治罪

貝嶺是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執行秘書,目前正在籌備“六四”三十一周年網絡文藝紀念活動,他對美國之音說:“王藏是我們筆會在中國國內的三個理事之一。當然被抓跟理事沒有直接關係,只是它從另外一個方面呈現出,這些作家、藝術家、紀錄片工作者在中國的處境。只要他們有獨立的思想和見解,做了藝術、思想以及創作自由的份內事,這在中國政府和警方眼裡就被視為威脅國家安全,就會被以'煽顛罪'嫌疑犯抓進去。”

文學之路

王藏,1985年生,原名王玉文,先鋒派詩人、自由作家、影視編劇。2003年底以“小王子”為筆名涉足網絡詩歌,抨擊極權文化;2006年因參與“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簽名,開設專欄被警方強制監視居住。2014年,他因發布聲援香港“雨傘革命”照片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王藏還以行為藝術、詩歌、文章等形式,聲援過郭飛雄、人權律師、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他關注藏人自焚、法輪功遭遇、參加祭奠林昭,紀念“六四”,揭批文革等敏感政治活動。他曾獲“2008《自由聖火》寫作獎”,2009年啟用筆名“王藏”,表達“來生願做藏人”的意願。

貝嶺說,每當中國出現較大事情,王藏都會通過文學形式表達自己的意見,不過,今年六四活動還沒有看見他的文字發表,地方當局就對他動手了。

聲援營救

王藏被捕的消息牽動很多人,他所在的筆會正在聯繫國際筆會等友鄰團體,以及視王藏為“有良知作家”的有關國家,希望共同聲援王藏,呼籲當局放人,因為王藏妻子王麗曾受過嚴重精神刺激,患病在身,兩次單獨出走。另外,王藏家中還有年幼孩子,一家在楚雄生活相對孤單,不像在北京居住期間,儘管也顛沛流離,有時居無定所,但還是能夠得到很多志同道合朋友的接濟。

邊陲出手

隋牧青律師說,目前了解的情況顯示,雲南楚雄當局對王藏採取的行動“很不規範”,案情還有待進一步澄清,他說:“楚雄地方一點規範都沒有,完全是亂來。我還沒有搞得很清楚,王藏如何得罪了當地這批人,是不是因為他發言不注意?我覺得,這跟他在家鄉(楚雄)有關,越是在小地方,他就越是個大人物,因此,地方越是想搞出點東西,立點功之類。”

貝嶺表示,雲南警方“六四”前以“煽顛罪”在邊陲地區抓捕王藏,查抄物品,表明當局試圖給王藏定罪的決心。但是,不排除當地警方此時抓捕王藏還有某種地方性盤算:冠狀病毒疫情使警方通過抓人,可以獲得更多維穩經費,畢竟,他們手下養了一大批吃這碗飯的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