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709人權律師王全璋出獄遭強制“隔離檢疫”後仍無自由


資料照: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手舉全家福照片和天津警方的逮捕通知書。 (2018年12月17日)

2015年709大抓捕案的維權律師王全璋近日出獄並遭“隔離檢疫”後,仍未能返回北京與家人團聚。他的妻子李文足在譴責當局不齒行為之際,不大理解丈夫要“適應適應”的解釋,擔心被當局折磨了幾年的丈夫變了。不過,經歷過鐵窗的維權律師呼籲,理解和正視監獄的嚴酷對人的摧殘。

709案維權律師王全璋4月5日出獄後被強行送返濟南進行的所謂的“檢疫隔離”。但4月18日“隔離檢疫”期滿後,他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說,王全璋電話中表示,還是不能立即回到北京,需要“適應適應”,辦理一些個人事項……

李文足星期日對美國之音說:“按照他們(當局)當時所說,他(王全璋)現在完全就是自由的。但是到現在,他的通訊還是被控制。昨天下午他還有一個電話,他在電話裡就很矛盾。他跟孩子說,快點回北京,然後又說,'我還要辦身份證、銀行卡'… 他說的這些話,讓人難以接受,難以置信。”

李文足此前發推表明,很懷疑王全璋所說的“適應適應”是否是他的本意。星期日李文足進一步表示:“我很難過,難以接受,難以置信,我不知道他真的經歷了什麼。當然有很多疑惑啊,就是他變了。”

李文足說:“當然覺得他(王全璋)發生很大變化啊。5年之前,全璋是特別愛我們的,朋友都會取笑他。他很愛這個家庭,很愛我和孩子的。我們分開這麼長時間,他整個人,我覺得就變了。”

王全璋目前的態度使李文足不知下一步怎麼辦。她說:“本來我們計劃的是,如果14天他們(當局)變卦了,說話不算數,我,還有709(律師)家屬,王峭嶺、袁姍姍,還有野靖環大姐,我們一起要去公安部、司法部控告。但是現在我覺得,真的無能為力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也許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他前兩天說的話真是他的本意嗎?我覺得有一種控制吧,(他們)借全璋的口,這樣我就很難辦,很無助啊。”

不過,“王全璋是否內心沒有變,只是身不由己?”李文足說:“情況肯定是這樣,他到濟南,家門口就有很多警察在看守,連樓道口都是人,我們的通信一直都是受到限制,他本來就不是在一個完全自由的狀態。”

王全璋,1976年生,中國維權律師代表人物之一。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當局抓走。 2018年12月26日,天津第二中院不對外公開審理王全璋“煽顛罪”。 2019年1月28日,該院認定王全璋犯“顛覆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半,剝奪政治權利5年。王全璋案因李文足常年奔走上訪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注。

隋牧青是廣州的人權律師,代理過許多人權捍衛者案件。他呼籲當局盡快讓王全璋完全恢復自由:“王全璋在法律上,至少在我們現行施行的法律上,他完全自由了。不可以有任何限制,而且他也按照特殊時期的要求,隔離了14天,證明他沒有問題,就應該盡快叫他與家人團聚。這不僅是法律的要求,也是一個基本人性的要求。分離已經快5年,我說實在的,尤其是孩子,大人還好,孩子這麼多年不見面,這對一個家庭的摧殘是非常嚴重的。”

針對王全璋案以及李文足目前的困惑,隋牧青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可以理解,因為畢竟王全璋關了那麼久,當局和王全璋都有一定的妥協,而且現在又是一個防疫期間,當局也有理由適當控制他一段時間。”

王全璋出獄後的動態一直為輿論關注,人權捍衛者(CHRD)日前發推說“明顯,王全璋與家人通話的時間,內容以及與誰通話,都是由警察安排。 警察不但控制了王全璋的人身自由,並且控制了他的大腦。王全璋失去了抗爭能力,沒有了思辯能力,這著實讓人更加為王全璋的處境擔憂。呼籲盡快釋放王全璋,以保障他能夠及時就醫”。

有網友說,“不得不說,這是意料之中的”。還有人呼籲李文足,“一張一馳乃文武之道。為爭取早日團聚,應適當妥協”,“不必做無畏犧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