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美航司博弈 美航復飛迷霧重重


中美航司博弈 美航復飛迷霧重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9 0:00

微信裡,有回國剛需的在美中國留學生們建起了一個個互助群組。

“美聯航說了,7月5號之前的所有航班取消。”

“我輾轉看了好多個了,連摩洛哥航空我都看了,還是買不到票。”

“有人包機,21萬人民幣一張票,坐得起嗎?”

“五個一,就是一個中國學生,一旦選擇留學,就會一直買不到一張回國機票。”

這些互助群出現的原因很簡單,供不應求,買到一張回祖國的機票,太難。

6月初,美國交通部與中國民航局在重重周旋後,雙方宣布互相允許對方兩家航空公司每周保留一班客機,雙方的運營力回到了1980年剛剛締結雙邊運輸協議之初的水平。

專家認為,美中兩國之間的航空博弈是華盛頓與北京緊張關係的體現,同時也與中國的國內防疫需求息息相關。然而雙方航空公司都得到了政府的補貼,兩國博弈最終損害的是兩國公民的利益。

政策乒乓球

上週,華盛頓與北京的航司在三天內上演了一出政策博弈。

6月3日,美國政府祭出重彈,表示6月16日開始將完全禁止中國航空公司服務美國市場。交通部出台這則政策的原因,是因為在美國航空公司反复要求後,中國民航局遲遲沒有批准美國航空公司恢復對中國的航線。

中方說,這是基於3月12日中國公佈的“五個一”措施,即當時保留中國航線的外國航空公司實施“一司一國一線一周一班”的方式來運營。但是由於美國三大航空公司在二月都已經向中國停飛,不屬於允許飛行的範疇。

然而美國宣布僅僅12個小時後,中國民航局就宣布調整國際客運航班, 允許3月被排除在外的95家外國航空公司恢復對中國的航線,但仍要遵守每週一班的要求,並且採取獎勵措施和熔斷措施。

美國交通部在一天后回應,將根據對等的原則,允許兩家中國航空公司每週一班服務美國市場。目前中國國航、南航、東航、廈航各保留一條航線,這意味其中兩家要暫停客運,美國將中國的運營力削減50%。

美國為什麼不滿意?

美國的要求很簡單:航司對等。

在疫情之前,美中之間的航線在325個左右,這裡麵包括美聯航(United Airlines),達美(Delta Airlines)和美國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的航線。 2月份美國停飛後,中國國內航空公司保留了20條航線,到三月這個數字變成了34條。

在3月26日,中國通過“五個一”政策,將中美航權從疫情之前的大約1:1變成了4:0,也就是只有中方四個航空公司維持每週一條航線。美國6月3日斷航威脅後又將這個比例變成4:2。

美國交通部的聲明說“中國政府允許多少美國航空公司提供服務,我們將允許同等數量的中國航空公司行駛通航權,”

美國政府的不滿基於1980年剛建交後兩國簽署的《美中民航運輸協議》。按照規定,美中航司平等,兩國政府必須允許美中航空公司保證同等數量的航線。

喬治梅森大學公共政策教授、交通政策專家肯尼斯·巴頓(Kenneth Button)對美國之音說,1980年美中雙方在建交後初步協商民航運輸,當時就只允許兩國之間各有兩家航空公司部署航線。

“我們回到了1980年的水平”,他對美國之音說。

巴頓教授對美國之音說, 美國交通部認為中國的“五個一”政策本質上是不公平的。這等於中國單方面出台凌駕於中國和別國航權協議之下的規則,也就是中國製定遊戲規則,讓其他國家來遵守。對美國政府來說,很難接受這種安排。

美國航空公司想要什麼?

代表航空公司利益的美國航空運輸協會(Airlines for America)表示,雖然中方對美國交通部的回應向前邁進了一步,然而雙方還需進行很多協商。

“我們致力於確保美國航空公司能夠在中國市場擁有平等公平的機會。這是兩國政府之間的事務,我們理解這個議題還需要持續協商,”該協會發言人凱瑟琳·艾斯泰普(Katherine Estep)對美國之音說。

至於美國航空公公司的要求,巴頓教授說,很簡單, 就是提供服務。

巴頓說:“他們希望在合理的情況下恢復運營,並不是說立即飛好幾百個班次,而是在中國和美國都恢復運營。”

雖然根據中國民航局的文件表示,新規將在6月8日起實施。然而達美航空公司公關部的凱拉·羅斯(Kyla Ross)對美國之音說“達美重啟中國航線仍需等待政府批准,”。該公司目前為止仍然沒有對中國復航。

美國之音同時向美聯航求證,截至截稿時沒有收到回复。根據記者在該航空公司網站上的調查,美聯航7月5日前出售的中國航線機票被全部取消。

業內人士指出,中國民航局對美國交通部的回應有諸多要求和條款,美國航空公司可能最後根本無法復航。例如中國製定了熔斷政策和獎勵政策。入境後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的旅客人數連續3週為零的,可每週增加1班 。入境後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的旅客人數達到5個的,暫停運行1週;達到10個的,暫停運行4週。

然而這些檢測結果將是中國單方面的檢測結果,如何確保真實性還需要雙方的協商。如果不滿,美方可以立即宣布對等的熔斷機制。

最終受害者

美國三大航空公司今年2月自行決定對中國斷航,並且導致了其他國家的航空公司紛紛效仿。中國對此一直頗有微詞 。

而現在,如何再回應美國,民航局又將特別小心其帶來的示範作用。

這是因為其他航空公司,包括大韓航空、土耳其航空、卡塔爾航空都向中國民航局提交了申請,要求在6月或7月開始逐步恢復其對中國的航線。

一旦允許達美以及美聯航每周保留超過一條航線,中國民航局就必須保證對其他航空公司的平等性。然而本國的防疫需求是政府需要考慮的重要議題。

巴頓教授說:“決策者必須要考慮這一點,他們不希望人們因為第二波疫情而責備他們”,

他表示,在政策博弈中,人們注重的是航空公司。但實際上航空公司接受了大量的政府補貼。為應對疫情對美國經濟的衝擊,美國政府將向航空企業提供總額高達320億美元的薪資補貼。而中國方面雖然沒有公佈具體數字,但明文規定將“充分利用現行補貼政策,對執行疫情防控任務的通用航空企業給予支持”。

巴頓教授說,兩國博弈最終的受害者實際上是兩國旅客。

“我認為這對旅客是不公平的”,巴頓對美國之音說,“航空公司是一回事,但這對兩國的人民和商業來說都是不公平的。我們總是在說航空公司,但是航空公司只是為人們提供服務,那些希望出行,希望受到教育的公民,那些需要去做生意的生意人,目前的情況對他們來說非常不公平,然而在磋商中他們常被忘記”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