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做錯了什麼?美國人眼裡中共政權劣跡斑斑


美中國旗(路透社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53 0:00

美國最近對中國打出了一系列制裁的連環拳,而且力道越來越大,致使一些官員在眼冒金星之餘問道“中國做錯了什麼”。我們現在聽聽分析人士的看法,看看是劣跡斑斑引起公憤,還是“和平崛起”遭到打壓。

國務卿、司法部長歷數中國“不是”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7月16日在密西根福特總統博物館發表有關中國政策的演說時表示,美國如何應對中國共產黨的全球野心,是全美國乃至全世界21世紀面對的最重要的議題。

巴爾說:“中共用鐵拳統治著世界最偉大的古文明之一,它尋求利用中華民族的巨大力量、生產力和創造力來推翻建立在規則之上的世界秩序,從而讓獨裁專制安身於世界。 ”

巴爾表示,對於在國際市場的美國公司來說,“中國的共產黨政府把一系列掠奪性而且經常是不合法的戰術掌握得爐火純青:貨幣操縱、關稅、配額、國家主導的戰略投資和收購、盜竊與強制轉讓知識產權、國家補貼、傾銷、網絡攻擊和工業間諜。”

此前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美國《國會山》報採訪,談到下屆美國政府的主要挑戰時指出:“那肯定是中國共產黨。自特朗普政府成立以來,我們一直專注於此事。美國前任政府允許我們在各個方面遭到中國碾壓,包括知識產權被竊,兩國之間存在的大規模不公平貿易關係,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推進……想要成為全球大國的國家,想要登上全球舞台的國家,都有義務遵守其所作的承諾……習近平2015年承諾,他不會在南中國海軍事化,但是現在,他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了;他們作出了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簽署了國際公認的協議,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現在,他已經從根本上違反了這一要求……這是一個真正對世界構成全方位威脅的中國共產黨。”

美國的指控反映了實際上的中國

美國威爾遜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博對美國之音表示,在中國問題上,美國政府官員沒有撒謊,而真正讓美國政府擔心的,是中國的獨裁統治。中共對國內的壓迫更加嚴酷;它正朝著技術極權的方向前進,他們禁止改革,容不下異議,定於一尊;他們在國際上也越來越好鬥。這點不僅讓美國擔憂,也讓其他國家擔心。他們甚至要改變國際的認知,用自己的理念在國際上施加影響力,要讓世界臣服於中共。

戴博說,“美國需要警惕中國,兩國必須互惠。中共想用其奉行的共產主義來俘獲全世界。我們不應該容忍,而且應該反抗。看清中共的這些本質至關重要。”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對中國列舉的問題是真實的。正因為如此,美國兩黨都能達成共識;批評特朗普最積極的美國眾院議長、民主黨議員佩羅西,在中國問題上從來沒有批評過特朗普;參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的)舒默也堅定支持特朗普。他對特朗普說,'如果你要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我支持你'。”

夏明還說,美國幫助中國前進,中國卻便宜佔盡,利用西方的公平制度進行不公平操作;而且用盡權利卻拒絕義務,用國家之力綁架企業來碾壓自由市場,通過封鎖信息來對付西方國家,致使西方國家無法平等地讓其理念和思想進入一個封閉的體系;卻用國家之力進攻西方開放體系,試圖侵害西方政治、經濟、文化、生活方式等各個方面,尤其是剽竊和利用西方科學技術,建立可以摧毀西方國家的系統,舉世矚目的華為和5G不過是例子之一。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博士告訴美國之音,他認為,美國政府官員關於中國的言論不僅是事實,甚至還過於含蓄。

他說:“他們說得還不夠。實際上,八九六四以後,中共已經得出結論,認為一場沒有硝煙的、歷史形態的冷戰已經開始,認定八九六四是美國試圖和平演變中國、是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陰謀。從那以後,中共已經開始一步步跟美國為敵。'沒有硝煙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句話是鄧小平說的。所以,中共那時的戰略就是如此。”

韓連潮說,中共此後所有政策都是以與美國為敵而步步為營,只是在90年代和零零年代,中國實力不足以挑戰美國,所以只能被動防範;2000年以後加入了世貿,中國經濟開始高速發展,尤其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共認為其實力大增、翅膀已硬,外交上可以從韜光養晦前進到大有作為,開始要修訂所謂國際規則,要改變戰後現存的國際關係和國際秩序。

他說,“習近平更是'大躍進',從'要改變國際規則',發展到'要引領世界人類前途命運',要用中國之治取代民主之治,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用'社會主義文明'取代資本主義文明,這是中共做錯的最根本的一點。而竊取情報和技術,搞大外宣、大統戰等一切操作,都是建立在以上的基礎之上。正如美國主流所說:“所謂的雙贏,就是中國贏兩次。”

中共的行為使美國朝野意識到全球威脅

戴博告訴美國之音,民調顯示,美國人對中國印象越來越差,尤其是新冠病毒更讓美國人對中國的印象跌入谷底。過去,人們認為中國在改變,在適應,在國際化;但是,新冠病毒爆發並傳遍全球以後,中國給人的印象總體變成了壞的,“就是從道德的角度看是壞的”。

戴博說,中國的劣跡斑斑是美國人形成了現在對中國的感覺。他說:“每個星期,每一天,我們看到的都是關於中國的負面評論,從中國出來的消息也幾乎都是壞的。雖然中國很多人脫了貧是事實,但是最新的消息都是關於香港,關於維吾爾人,關於台灣,基本沒有什麼好消息。這一切的改變,新冠病毒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它把很多因素都串聯起來了。這是美國現在對中國的總體感覺。”

夏明說,美國各界都看到,中國對美國,對美國的生活方式,制度,以及對全球民主國家是一個重大威脅。“不過,我也想指出,美國懂中國的人本來不多,我們知道,傳統上中國對於美國而言是“不上心不進腦”、邊緣化的話題。許多美國民眾對中國不了解,現在因為新冠,因為中國產品使得美國製造業轉移,美國部分群體感到,這些現象正好暗合他們的直接痛苦,因此對中國心生不滿。”

夏明還說,現在,美國政府在檢討過去的對華綏靖政策的失敗。有一派認為,美國幾十年政策失敗的原因,在於中國人的歷史慣性,比方說,三十六計,以及孫子兵法的兵不厭詐這一類,現在成為許多人對中國的共識,“白邦瑞就在他的書中說,中國人下圍棋就是這樣,先用人海戰術把你圍住,然後一口吃掉。”

戴博說,總體而言,美國“意識到中共是一個全球威脅,這是真的。”

狼真的來了, 美國不要手軟

夏明說,“中國政府的虛幻野心,滋生於政權在決策過程中的封閉性,也滋生於缺乏良好的全球觀;習近平的“身邊人”,包括從王滬寧到金燦榮之類的,把他忽悠到把美國作為假想敵,不斷臆想所謂的平起平坐、中美共治、中國方案、中國聲音。中國不僅要成為一個利益攸關者,還最終要成為規則制定者。這樣一來,導致中國做了很多不負責任的動作,包括一帶一路把歐亞大陸縱深拉起來,然後是大外宣把海外僑民統戰起來,使用文化擴張手段在歐美把其價值觀傳播起來,等等。 ”

獨立政治評論人士鄧聿文對美國之音說,習近平時期只是中共統治的一個過渡階段;他由於自認肩負紅二代的歷史使命,所以,扛著紅色江山代代傳的焦慮心態,“事實上,習近平卸任之後,無論把紅色江山交到誰手上,'紅二代'就基本走入了歷史。下一代領導人不會繼承抱有如此千秋萬代的心態,也不會再繼續幻想什麼把江山交給紅N代的所謂歷史使命了。我過去一直認為,西方無需大動干戈,只要放任習近平自己加速倒車就可以了,出現後果是必然的。”

鄧聿文還說,他注意到,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特意把“鐵腕的”中共和“古文明的”中國做了區分,不過, “美中兩國之間,既然都亮底了,臉也撕破了,沒必要分開中共和人民兩者,這樣效果可能還適得其反……既然要遏制就大刀闊斧全面遏制,不要讓對方感到你美國投鼠忌器,跋前躓後。況且,中共和人民無法完全分開,誰是中國人民?誰是中共?沒法說。一般黨員是不是中國人民呢?現在看起來,美國力度很強,希望不要手軟。引用一句話,'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還有'打蛇打七寸'……我有點擔心,美國現在亮出“屠龍刀”也許為時過早,恐怕讓中國提前警惕而有所防範。”

韓連潮表示,對於美國而言,只要認為是敵手,就會用盡所有的手段、動員所有的力量來抗衡。回顧過去,前蘇聯在早期跟美國非敵非友;二戰時是短暫盟友;後來美國發現它全球擴張,於是警惕起來,最終便出現了前蘇聯的全劇終了,落下了歷史的帷幕。看起來,中共正在重蹈覆轍,它的前車之鑑就是前蘇聯、法西斯德國和軍國主義日本。

韓連潮說:“習近平上台後,提前暴露了中共的野心和戰略意圖;新冠病毒的意外爆發,讓多年無戰事而躊躇滿志的美國人看到,狼,真的來了。”

被狼咬了一口,美國兩黨開始政策轉向

夏明說,中國今天對世界構成的威脅不是中國一方造成的,美方也有責任。過去40年,美國精英層與中國的精英層進行利益勾兌,投機獲利;許多美國精英想做的事情,在美國民主自由旗幟下的環境限制和法律管制之下,無法在美國操作,所以轉移到中國;而中國精英想獲得的種種好處,在中國體制下也無法得到,因此需要利用美國的體制來實現,比方說奢侈品,教育,豪宅,投資,上市,外國身份,等等。

韓連潮說:“雖然勾兌是存在的,但是,美國的善良願望是主流,就是希望通過改革、市場開放等積極而正面的手段,促使中國政治轉型。但是,這樣的想法是基於美國當時看不清中共本質,沒有真正了解中共,才難免上當受騙……從前都說狼來了,誰也不信;本次意料之外的疫情,讓大家有了切膚之痛,被狼咬了一口。於是,美國兩黨力量都調動起來,開始政策轉向。”

他認為,美國前幾任政府實施的是綏靖政策,老布殊,克林頓,小布殊,奧巴馬都是。“但是,他們的初衷是好的,就是希望用接觸讓中國進入國際軌道,進而使其成為負責任的大國。這背後當然也有經濟利益的驅使,比方說華爾街,各種商會,它們都希望打開中國市場。但是,事實證明,以為中國一旦納入國際社會和軌道就會遵守國際規則的想法是錯誤的。恰恰相反,中國不但不遵守秩序,還要改變秩序,甚至是尋求破壞國際秩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