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如何令北京付出代價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0 0:00
下載音頻

北京當局星期四經由人大會議強推針對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後,白宮經濟官員警告說,中國要為其嚴重錯誤負責,並示意香港將不再享有美國法律保障下的特惠待遇。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星期四在美國財經電視網CNBC接受訪問時說,中國立法限制香港自由的做法是個嚴重錯誤。他說,“我們不會對此視若無睹,他們將為此負責。如果需要的話,現在可能必須像對待中國一樣對待香港。”

此前,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三向國會遞交報告,認定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這也意味著香港不再根據美國法律享有特別的待遇。

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對美國之音說,美國不再認定香港為高度自治地區將會導致香港競爭力受損。

比斯瓦斯說:“其後果會令香港失去與美國在貿易和其他經濟方面的好處,例如它基於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案所享受的優惠關稅待遇。那將會侵蝕香港作為出口中心和國際金融中的地位,以及跨國公司的區域總部中心的競爭力。”

美國批評北京當局通過強推香港國安法對香港進行全面控制,是違背其承諾。北京直接繞過香港立法機構推進國安立法令商界和民眾感到震驚。

美國商界也對中方的做法表達了強烈的擔憂。代表美國商業和投資利益的美國商會星期二發出一份聲明,呼籲中國政府維持香港的“一國兩制” 框架,同時呼籲特朗普政府繼續尋求和香港保持建設性的關係。

商會在聲明中表示,“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的自治,一直以來都是其在促進創新、變革和重視市場作用的基於法治的經濟方面的最大資產。中國政府考慮中的全面的安全法可能對這個框架造成損害,因而令我們深感憂慮。“

中國官員則稱改法案對打擊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是必要的。

另一個主要商業遊說團體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也發出了與美國商會立場一致的聲明。在該機構星期三的一個關於疫後美中經濟合作的在線視頻討論會上,與會的北京大學國家發展學院院長姚洋談及香港國安立法的背景,說北京的動作是推動曾在2003年受挫的基本法23條立法。他說,從去年香港的大規模示威看到有眾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在走向港獨。

姚洋說,香港國安立法將作為基本法第二附加條款,但具體條文尚未形成,因而談論其影響還為時尚早。

星期四通過的決議並沒有就香港國安立法設定時間表。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提到,一些人大代表認為具體的條款或在今後幾個月內形成。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在一個聯合聲明中批評中國此舉違反了它在1997年收回香港主權時所做出的承諾,將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對香港自治和推動其繁榮的體制造成巨大的侵蝕。

北京的舉動受到美國國會的強烈抨擊。特朗普政府表示將會對中國的這個舉動做出懲罰性的回應。但白宮尚未披露具體的制裁方案。

一些分析認為,美國可以從多方面做出反應,例如凍結香港和中國高層官員的資產,對其進行簽證限制,此外還可能對香港公司在美國的投資加強審查等。

蓬佩奧星期三宣布不認可香港自治地位後,使特朗普政府能夠在更多層面採取制裁措施,例如取消貿易方面的各種特殊安排,以及對參與鎮壓公民自由的個人實施制裁。

香港一直以來是世界最自由的經濟體。美國對香港特別地位的支持,相當於認可香港基於西方法治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案使得美國在經濟事務上對香港和中國內地區分對待。去年香港持續大規模的抗議示威引發美國國會對北京當局侵蝕香港自由和法治的擔憂和警戒,遂通過法案要求國務院對香港的自治狀態進行評估,但是否廢止1992年的法案則由總統決定。

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在一份分析報告中指出,終止1992法案並不會直接影響到香港的國際地位,例如在世界貿易組織中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以及在其他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等多邊機構中的獨立成員地位,美國對進口自中國的產品所施加的關稅,也不包括香港出口到美國的商品。

但威廉姆斯指出,失去美國法律保障的香港非歧視性貿易待遇很容易被美國貿易代表對香港出口商品施以單方面的關稅。他說,那樣做可能違反世貿組織的規則,但並沒有阻止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施加關稅。

潛在的關稅會影響香港對美國的出口。據威廉姆斯引用的數據,香港對美國的出口總量佔其GDP的13%,但其中大部分是經由香港轉運的貨物,香港對美國的貨物出口實際不到其GDP的3%,主要構成是物流和郵遞服務,而不是製造業產品。

據路透社報導引用的數據,香港和美國每年的貨物和服務貿易總量有670億美元。美國去年享有的最大的雙邊貿易順差就是和香港間貿易261億美元的順差。

凱投宏觀的經濟學家威廉姆斯認為,香港失去特殊地位的更大風險在於美國將會限制對香港的公司出售敏感技術。威廉姆斯說,雖然知識密集型產品僅佔香港從美國進口總量的5%左右,但基於香港的公司在敏感產品來源上受限,將令香港失去其有別於內地的商業優勢。

威廉姆斯提及美國商會近期一份調查顯示美國的公司已經計劃縮減在香港的投資規模,上述因素將會加劇已經在減弱的香港對外國和內地的商業吸引力。

威廉姆斯對與香港成功的看法是,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它對外資的吸引力,以及從進駐香港的有國際競爭力的公司分享生產力紅利。

如果美國廢除香港的特別地位,會導致北京維持香港自治地位的價值減弱。威廉姆斯認為,這樣的後果將會令美國總統在廢除香港特別地位前三思,因為國會要求國務院對香港的自治狀態的評估機制中,包括需要考慮“廢止香港特別待遇是否會進一步侵蝕香港的自治性。”

美國和香港長期以來的親近關係,也會影響美國政府在採取裁措施前,考慮到其對於在香港的美國商業和個人利益的影響。

官方數據顯示,在香港經營的美國公司大約有1,300家。幾乎所有主要美國金融機構都在香港設有分支。

美國國務院的數據顯示,2018年有8.5萬美國公民居住在香港。

香港失去特別待遇後,前往香港將不再享有免簽便利,而需要通過類似進入中國內地的嚴格要求獲取簽證。

在星期三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視頻討論會上,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專家尼古拉斯·拉迪提醒,美國在制裁時要考慮如何才能讓北京感到疼痛。

拉迪說:“如果行政當局照著他們說過的那些威脅去做,廢除香港享有的某些地位,那將會對在那裡經營的美國公司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那也會給香港人民巨大的負面影響。中國對於香港並沒有那麼大的依賴。這是典型的不權衡利弊。我們需要的是讓中國付出代價。”

星期四,香港雨傘運動代表人物黃之鋒在一份聲明中寫道,以他和國會辦公室間的互動,他的理解是特朗普考慮臨時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特別待遇。他說,這或不是永久決定,意在給北京一個機會,改變其對待香港的態度。

凱投宏觀的亞洲經濟學家威廉姆斯則將香港的事態視為特朗普政府和中國仍在持續的貿易談判的一個環節。他認為那些促使國會通過法案的抗議和暴力看起來並不是其考慮的因素。

紐約時報在其社論中說,習近平看起來是準備要冒這個風險。該社論強調,在香港問題上較量的結果將會對未來台灣以及中國對其鄰國及其全球範圍的行為有重大影響。該報社論敦促特朗普政府利用北京立法的幾個月時間,與英國、歐盟、日本和澳大利亞等盟國一道發起支持香港的行動,要讓習近平了解到,限制香港人的自由需要付出代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