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推特號“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 背後是盤什麼樣的大棋?


社交平台推特(法新社2020年5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7:43 0:00

今年9月,社交平台推特上出現了一個署名“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的賬號。賬號圖片上寫著中文字“和”還有一個“停止妖魔化中國”的粉色旗號。新賬號引起部分人士的注意,美國艾奧瓦州格林內爾學院(Grinnell College)歷史系教授凱瑟琳·週(Catherine Chou)就是其中之一。

推特上署名“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的賬號

“一個'反戰'並'支持亞裔'的組織覺得,請你去看看他們的網頁會是很好的公關——結果你看了之後,發現一堆YouTube視頻和《中國日報》文章,其中否認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實施大規模監禁。”

這是周教授在與該賬號互動後提出的質疑。

“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是什麼?

“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是由美國左派反戰組織“粉紅代碼”(CODE PINK)發起的倡議運動。該組織成立於2002年,當時致力於反伊拉克戰爭的抵抗運動。據其網站介紹,它是“一個婦女領導的草根組織,致力於結束美國的戰爭和軍國主義,支持和平與人權倡議。”

綜觀其網站,“粉紅代碼”目前共運營13項倡議運動,包括“和平總統”、“擺脫戰爭機器”、“揭露戰爭罪”、反無人轟炸機、抵製沙特等等,每個項目都配有專屬網頁,其中4項配有專屬推特賬號,“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就是其一,並在13項倡議運動中居於首位。

據“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專屬網頁所稱,發起該倡議是因“用來驅使我們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方法正被用來推動一種敘事:我們該害怕中國” ,以便美國向中國發起冷戰。它號召大家採取行動以“倡導與中國實現和平”,防止美中冷戰,甚至核戰。

“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推特賬號目前有300多人關注,絕大多數是“粉紅代碼”的同盟組織和工作人員,還有以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和民主社會主義者自稱的一批用戶。此外也有若干旅居中國的西方人士和一些關注中國問題的記者。

該推特賬號主要是發送其每週一期的網絡研討會,轉推同盟組織的網絡研討會和推文,或轉推持親中、反戰、反美立場的各種推文。其最近幾則轉推之一就是中國前外交官傅瑩11月24日發表於《紐約時報》的“中美構建合作–競爭關係是可能的”一文。“粉紅代碼”創辦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評論道,“拜登團隊好好聽聽這位女士的話吧。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 她接著號召道,“讓我們敦促賀錦麗( Kamala Harris)叫停拜登團隊對中國的仇恨。”

“敦促賀錦麗幫助結束美國對中國的攻擊”是“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在其網頁上發起的三項倡議行動之一。其他兩項分別是“敦促媒體別再幫特朗普散播對華仇恨言論”,“敦促拜登把我們國家從核戰邊緣拉回來”。這些行動號召大家在已事先起草好的致賀錦麗、拜登和美國幾家主流媒體的信上電子簽名。截止目前,每封信平均約有3000個簽名。

“那為何不反對'所有'戰爭?” 凱瑟琳·週教授向其推特賬號發問。她說,“反戰不意味著洗白中國政府的議程。事實是,若真秉持反戰立場,那你們也該批評中國對台灣的種種軍事武裝威脅。”

該推特賬號隨即回應道,“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專注中美關係,“美國對中國不斷升級的攻擊正在美國引起針對華人群體的嚴重種族歧視。美國對中國的攻擊有可能演化成核戰。” 回應中並表示歡迎週教授瀏覽其專屬網頁以了解更多。

洗白新疆政策,“種族滅絕否定主義”?

“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在其專屬網頁上提供“為何需要與中國和平相處”、“疫情與中國”等話題相關的文獻和資源。值得注意的是“常見問題”這一板塊,一一駁斥中國在國際上最廣受批評的領域,被周教授批評為“種族滅絕否認主義”的內容就出現在此。

針對“維吾爾人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一問題,網頁給出幾個資源。首先是“橋組”(Qiao Collective)——一個海外親中華人和中國民族主義者聯合發起的專為“挑戰美國對華攻擊及散播的錯誤信息”的組織——針對新疆問題整理的一份報告。該報告導語部分指出,“中國在新疆的反恐政策被政治化,是美國領導的針對中國的混合戰爭的又一條戰線” ,並表示該份報告“針對充斥於主流媒體的有關新疆自治區的錯誤信息提供反視角。”

第二個資源是英國極左派學者羅思義(John Ross)的發言。在“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的某期網絡研討會上,羅思義反復強調,美國對維吾爾人人權狀況的描述是個“大謊言”,是美國為攻擊中國而編造。他特別引用了美國獨立新聞網站“灰色地帶”(Grayzone)創辦人麥克斯·布魯門塔爾(Max Blumenthal)的報導。布魯門塔爾在其報導中聲稱新疆地區的人權迫害狀況被肆意誇大,缺乏可靠證據,並對德國新疆議題專家、美國人權組織“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所做的研究進行大量抨擊。

美國學者、前五角大樓情報分析師丹·蓋瑞特(Dan Garrett)告訴美國之音,“灰色地帶”新聞網站與克林姆林宮關係密切。布魯門塔爾經常出現在“粉紅代碼”及其同盟組織舉辦的網絡研討會上,也經常接受“今日俄羅斯”(RT)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的採訪。其發表於“灰色地帶”的這篇駁斥新疆問題指控的報導也被中國官方宣傳網站“中國新疆網”所採用。

蓋瑞特告訴美國之音:“我首次注意到'粉紅代碼'是在做有關中共'反港'宣傳研究的過程中,當時我觀察到這兩者間的協作配合。” 蓋瑞特表示,他在研究過程中發現有一大批挺共或親共寫手的言論廣泛流通,且不局限於中共官媒平台,西方主流媒體也大量引用。而像“灰色地帶”這類西方獨立媒體,更是密集地發表這類言論和敘事——“他們有時是接近一字一句地照搬,有時是換種說法表達相同意思”。

來頭更大的同盟陣營——“拒絕新冷戰”,樂玉成“點贊”

新疆議題上的第三個資源也是一次網絡研討會,主辦方是“粉紅代碼”同盟組織“拒絕新冷戰”(No Cold War)。

“拒絕新冷戰”是由多家反戰同盟組織聯合成立的大型倡議運動,創始成員包括“粉紅代碼”、“即刻行動制止戰爭消除種族主義”聯盟(ANSWER)、“古巴促進和平和人民主權運動”(MOVPAZ)、“英國核裁軍運動”(CND)等19個來自南北美洲和歐洲的左派反戰組織。今年7月,“拒絕新冷戰”因其組織的一次多平台大型線直播研討會而登上中國各大媒體頭條。

這場研討會不僅有多位中國官方學者參與,也受到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的點名稱讚。他在接受觀察者網專訪時稱,“48個國家的前政要、專家學者發起'任何針對中國的新冷戰都違背人類利益'的全球連線會議,發表14種語言的'拒絕新冷戰'共同聲明,可以說是對美國拉幫結派、分裂世界行徑的有力喝阻。”

中國官辦智庫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發表題為“'48國學者警告美國'活動驚動全球,近2億人關注”的文章,稱讚這是場“全球性並極具現實意義的直播”,該院的執行院長王文是會上的發言人之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和CGTN也在推特上為這場活動造勢。

對此,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利明彰(Bill Bishop)在其8月份的Sinocism電子報上特別點出,“'拒絕新冷戰'倡議運動的最初簽署人包括王文、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 、'灰色地帶'新聞網的馬克斯·布魯門塔爾和高志凱等等。” 他打趣評論道:“是蘇聯成立了這些組織嗎?”

是否是統戰部的運作?

看到凱瑟琳·週教授批評“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否認維吾爾人遭遇的那條推文,受諸多中國問題專家關注的推友Kimmy Leominster評論道:“這是中共統戰部的又一次惡劣運作。 ”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麥克·岡薩雷斯(Mike Gonzalez)表示,這是不是中共統戰部的運作,得看它和“粉紅代碼”之間有無可見的關聯,得通過專門的調查研究才能下結論。“但不管它是有意為之還是出於無知,'粉紅代碼'聽上去就是在對中共的宣傳話語'鸚鵡學舌',” 岡薩雷斯接著說,“而它對新疆集中營這樣的事進行否認,實在讓人難以想像。。。這不得不讓人覺得它是蓄意在給中共洗白。”

丹·蓋瑞特表示,“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看上去太像是“拒絕新冷戰”的平行倡議運動,它們對中共的同情和辯護如出一轍。他說,“它如果不是直接由中共統戰部資助創立的話,那至少也絕對受其背書,是統戰部海外運作所造成影響的很好例證。”

“我不覺得這是巧合,原因之一就是中國官方學者以及那些慣常現身於中國官媒為中共辯護的西方學者的參與,比如馬丁·雅克和羅思義等人,” 蓋瑞特說,“'粉紅代碼'和其同盟組織大量使用的敘事話語和這些人發表在《人民日報》或《中國日報》上的觀點文章幾乎一模一樣。”

蓋瑞特還指出,中共宣傳工作的核心策略之一是把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混為一談,刻意不做任何區分。而“粉紅代碼”從今年7月底開始做的12期網絡研討會正是加強了這個概念——他們所做的,是把西方對中共政策和行為的批評與對中國人民的批評混為一談。這種做法所釋放的信號就是:你對中共的批評,就是對中國人民的種族主義偏見。

巧的是,利明彰在其7月20號的Sinocism電子報上總結說,“從最近中共官方這些怒氣愈來愈重的聲明來看,中共官員最擔心美國做的兩件事是:發達國家組成'統一戰線'的可能性,以及美國官員特地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

緣何與中共親近?專家:這是中共玩“身份政治”

蓋瑞特告訴美國之音,讓“粉紅代碼”這類西方異議組織與中共靠近的基本要素,就是他們共有的“反西方主義”傾向。他說,這類組織及其成員當中,不少都有馬克思主義傾向,他們當中有些信奉列寧主義,有些則奉行托洛茨基主義,也就是更傾向於直接參與行動,甚至是暴力行動。這些人與中共一樣,對世界現狀不滿,並把世界上的一切弊病歸因於西方。

“通過聯合海外華人群體也好,或這些異議組織也好,中國在'分而治之'西方社會這件事上最有效的招數之一就是利用西方社會中對社會心懷不滿的群體,” 蓋瑞特分析說,“這其實就是中共的'身份政治',這當中被利用的'身份'就是西方國家中對社會現狀憤憤不平的整個集體。”

岡薩雷斯表示,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和最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越南、古巴、朝鮮和老撾與之相比都微不足道,所以西方許多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信仰者一直把中國看作是引領馬克思主義的北極星與試金石。哪怕在一些毫無辯護空間可言的惡行上,這些人仍為中國辯護。他舉例說,像“解放之路” (Liberation Road)這樣的組織,至今仍將“文化大革命”這場大劫難當成是讚揚和追隨的對象。

“中國正和我們進行大國競爭,所以它自然會想給美國社會製造些不穩定因素;只要不是太過明顯,中國願做任何事來擾亂我們的民主和社會。對於同樣盼望一場社會秩序大變革的美國社會主義者們來說,他們自然追隨中國的腳步,” 岡薩雷斯說。

中共的宣傳利器?專家:或已成外國代理人

蓋瑞特表示,在中共眼中,這類海外組織所扮演的角色與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作用相似,都負責把黨的立場傳達給公眾。儘管中共不太擅於直接與外國公眾有效互動和宣傳滲透,這些海外親共組織正好能扮好統戰部的角色,把中共的立場和議程傳達給海外的公眾。

“但比這更令人憂心的是,這類運作已不局限於國外公眾,它也試圖直接影響國外的政治程序。” 蓋瑞特說,“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所倡議的那些公開信簽名行動就是個例子,直接致信賀錦麗和拜登,說服他們不要把中國看成敵人。而中國政府最不厭其煩重複強調的,就是美國不該抵抗中國,而該在氣候、疫情和經濟等領域和中國保持夥伴關係,這樣就能避免西方國家在意識形態上對抗中國。而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都暴露出中共擴散自己意識形態的野心。蓋瑞特指出,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將自己定位成“愛好和平的黨”;而近幾年,這話語已變成中共要承擔維護世界和平的責任。而'粉紅代碼'及其同盟組織所構建的話語,正好都是把美國看成是世界和平的威脅。

蓋瑞特補充說,“粉紅代碼”及其同盟組織固然可以持任何立場和觀點,可以自由自主地選擇支持中共的政策和觀點,這是美國憲法保護的合理權利。但是,若能在這些組織的活動中明顯看到中共官員、中共官方學者、中共官媒等的參與和介入,那它們就不一定是在自主地表達立場和觀點了,而可能是扮演了外國代理人的角色。這樣的話,這類組織就該被當成外國勢力干涉問題來看待。

變與不變

凱瑟琳·週教授告訴美國之音,她不認為中國是敵人。她說:“要不是這些組織在它們的平台上矢口否認中共對維吾爾人和其他團體的壓迫,我會很支持它們在抵抗'新冷戰'上所做的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上週已對有關維吾爾人問題的介紹做了兩次改變。

在其推特賬號與週教授的互動之前,網站對維吾爾人議題的描述是:

“有很多關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宣傳,比如說中國政府奴隸維吾爾人和對其種族滅絕等等。以下是揭穿其中一些謠言的人和他們的報導。”

與週教授互動後,這段話已變成:

“對於中國的維吾爾人和全球的穆斯林來說,這一問題是複雜和痛苦的。而我們擔心的是,它正被用作推動冷戰的工具,而非一個需要去解決的人權問題。與全球許多政府一樣,美國對恐怖襲擊的反應和行動也存在很大問題。以下是一些幫助你了解這一問題的資源。”

美國之音上週聯繫到了“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倡議運動的工作人員安吉拉·西蒙斯(Angela Simmons),她以電郵回复表示,理解週教授的質疑與擔憂,但仍強調其倡議運動主要為在中美間創造和平。西蒙斯還提到:“我也希望我們能阻止全球所有的人權問題,但我們現在甚至還無法阻止美國轟炸也門或謀殺我們自己城市街頭的黑人。”

當記者追問很多人既反對中美冷戰,也批評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時,就再沒收到該組織的答复。

不過在美國之音採訪後第二天,記者發現該組織對維吾爾人問題的介紹文字又加了一句,“China's included” (“包括中國政府在內”),變成了“與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全球許多政府一樣,美國對恐怖襲擊的反應和行動也存在很大問題。”

不過網站對此議題的資料內文則毫無變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