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面對疫情後挑戰 習近平談古論今意欲何為?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8 0:00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日前表示,考古工作是一項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的工作,相關人員要做好研究和闡釋工作,為中國在國際上贏得影響力和話語權。但是,一些觀察人士指出,習近平希望通過考古、文物出土,為中共的統治以及他的獨裁提供合法性和依據。他們擔心,在中共的一黨專制下,中國的考古將喪失其科學性,淪為中共政治需要的工具,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9月2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23次集體學習上,提出要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他說,“考古工作是一項重要文化事業,也是一項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的工作。”

習近平還稱,考古工作要“圍繞一些重大歷史問題作出總體安排”,在探索未知、揭示本源的同時,考古界要同政治、法律、文化、社會等領域研究人員做好文物的研究闡釋工作,增強他所說的中國考古學在國際考古學界的影響力、話語權。

目前,中共當局正面臨多方面的各種問題和挑戰,從國際社會呼籲對源自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進行獨立的調查,到美中關係、加中關係、澳中關係、印中關係的緊張;從新疆新建再教育營,拆除大量清真寺、西藏強迫農牧民勞動、內蒙古推行雙語教育,到打壓異議人士,控制言論自由,審查互聯網等等,不一而足。

在面對諸多重大國際關係挑戰之際,中共最高決策領導層在這次集體學習中,沒有討論國際政治,甚至也沒有討論國內經濟問題,而是花時間討論看似跟國內外問題沒有直接聯繫的考古工作問題,其動機和用意何在?

尋找執政的正當性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認為,習近平對考古工作的重視,其目的就是要解決他執政的正當性問題。他說,如果習近平搞共產黨專制,可以從馬克思主義,毛澤東那裡找到一些東西,但是他搞個人獨裁,必須要從中國傳統中找理由、依據和支撐。

王軍濤說:“一個是他執政,共產黨執政的正當性。他想從中華民族的文化傳統,政治傳統,中國文明中去尋找精神和文化資源。第二個是,他可能甚至要突破共產黨的馬克思主義。”

王軍濤說,他注意到,儘管習近平聲稱他是馬克思主義者,但他從來不提馬克思的一篇文章,從來不提馬克思的一段話。但是,他在講話中卻大量引用中國古代的說法。

王軍濤說,習近平最近比較重視西北的考古和文化,考察了陝西的牛背樑和女媧廟,以及敦煌等地,不是偶然的,就是在找中華民族的底蘊和底氣。他說,習近平想作中國夢,做中國現代的大皇帝。習近平強調考古學是在為其做一個鋪墊。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用考古為當下的政治服務,並非始於最近。他說,習近平在2012年剛上任後不久,就提出了要修復夏商周斷代工程,通過考古挖掘和發現,補足夏商周三代與中國歷史的聯繫,打造中華民族誕生的完整神話,證明中國歷史悠悠5千年,比埃及更古老。

夏明教授說,中國目前陷入了跟全球切割的轉折點。 2008年以後,中國政府從過去提出的“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轉而提出“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提供中國解決方案,以此來引領世界的構想。

不需要世界的中華文明?

夏明說,這個轉變,表現出中共對世界的狂妄和改造世界的企圖,因而在國際社會引起反彈。這種反彈在今年由於擴散全球的新冠病毒疫情,使得全世界出現了跟中國對抗的局面。

在這種對抗過程中,尤其是西方國家利用中國的政治制度和非市場經濟兩大因素,無論在諸如世貿組織的國際組織中,還是在盟國關係中,對中國開始進行某種封殺和圍堵,西方世界陣營對中國的新冷戰已經爆發。

夏明認為, 在這種形勢下,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提出了經濟發展“內循環”的政策,從沿海戰略回到西部戰略,用“梁家河的大學問”、“延安的窯洞精神”等,打造中共的合法性,以此對世界宣示,中國有世界最先進的文明。

他說:“我想,習近平要說的一個結論是,今天我們可以不要世界,我們照樣可以成就世界最偉大的文明。今天世界文明的中心,世界文明的動力,根本就不在西方,根本就不在美國,而是在中國。習近平想給中國人提供某種民族主義的民族自豪感。”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這次政治局集體學習中說,要認識中華文明取得的燦爛成就,認識中華文明對人類文明的重大貢獻,不斷增強民族凝聚力、民族自豪感。他還表示,要讓世界了解中國歷史、了解中華民族精神,不斷加深對當今中國的認知和理解,營造良好國際輿論氛圍。

為外交政策服務

中國政治問題專家夏明教授還表示,中共用考古發現來為其外交政策服務,在習近平執政以前已有先例。

2003年10月24日,對澳大利亞進行國事訪問的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澳大利亞國會發表演講,提到中國和澳大利亞雖然遠隔重洋,但兩國人民的友好交往源遠流長。他說:“早在15世紀的20年代,中國明朝的遠洋船隊就曾經到過澳大利亞的海岸”,“把中華文化帶到這裡...為澳大利亞經濟社會和多元文化的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

夏明教授說,中國用其考古發現,鄭和下西洋,在澳大利亞發現的中國古錢幣和貨物,以此來論證中國當年跟澳大利亞的交往,為中國現在繼續在當地進行滲透或控制提供某種合法性。他說,中國的一廂情願,當時在澳大利亞引起強烈反感。

夏明表示,在中共一黨專制下,不僅意識形態被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中,科學技術,學術藝術也要聽從所謂黨的領導和指揮,服務於黨的意志。

他說:“整個中國政府,因為他們在控制中國的歷史學,也在控制中國的考古學,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中國的歷史學和考古學,就像小姑娘的辮子,任意他們梳,任意他們打扮,任意他們妝點。因為可以看到,中共在其歷史學和考古學中做的很多事情,承襲了共產黨的思維和傳統,就是要讓學術,讓科學,為政治服務。”

夏明說,中共對科學界、學術界的控制,使其成為中共權力的一個分支,這些領域製造出來的任何意識形態或思想產品,已經不是科學家或學者獨立完成的具有科學、邏輯的結果,完全是權力的結果。

為主權聲索提供佐證

美國的專欄作家和評論人士章家敦認為,習近平強調考古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是中共對其合法性惶恐不安的一種跡象。

他說:“他們不能討論最近為中國人民做了什麼事情,甚至他們不能討論未來。因此他們只能討論過去。我認為,這是衰敗的跡象。”

章家敦說,中共大張旗鼓強調考古重要性的另外一個目的,是為其領土主權,包括對南中國海大部分海域的主權聲索,提供所謂的證據和佐證。

他說:“我認為,考古跟中國的主權聲索當然關係密切。中國宣稱,從遠古時期,南中國海一直是中國的一部分。強調考古,就是強調中國文明的延續性。因此,他們在宣稱,南中國海所有海域都是中國一部分。因此,考古跟中國的領土野心密切相關。”

章家敦說,習近平以所謂的中國考古發現來對南中國海做出主權宣示,表明該海域遠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任何其它聲索國都走開。不過,他指出,國際社會不會接受中國的說法。

淡化宗教和精神因素

旅居紐約的中國政論家胡平說,考古本來是一個純學術的活動,與現實的政治離得比較遠,這就是為什麼以前的中共領導人並非特別強調考古的政治和社會意義。他說,此次習近平強調考古的重大意義,完全從現實政治出發,想通過考古向世界展示中國悠久的文明,取得的成就,為打造一個有社會主義特色的中國增添一些色彩。

胡平說:“這種考慮對考古工作是一個很大的妨礙。考古工作本來就是一個種很寂寞的學術活動。這樣搞,可能還會造成考古方面的弄虛作假。因為考古本來就有這個問題,過去很多東西要考得那麼清楚,並不容易。”

胡平說,學術就應該回歸學術,以科學的精神從事學術研究,如果抱著一種很明確的政治目的去從事學術研究,必然會誘使弄虛作假,尤其是有時很難做出明確結論的考古工作。

意大利宗教社會學家、新興宗教研究中心主任馬西莫•英特維吉(Massimo Introvigne)日前撰文稱,前中共領導人毛澤東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曾經說過,研究歷史要“古為今用”。他認為,歷史的本來面目,一經“古為今用”便被篡改得面目全非。中國歷朝代的御用史學家都把歷史的“今用”獻給朝廷,為各朝代的當權者的目的服務。

他指出,中共對於歷史成果的挖掘、整理、闡釋,是對歷史有選擇性的使用,例如淡化中國文化中的宗教和精神因素,延續中國一貫不信神的神話,動員中國的民族主義,使其成為一個為中共服務的強大資源。他說,正是如此,考古工作被習近平認為是治療中共目前面臨各種困境的良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