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日本繼任首相爭奪戰 中國變成發燒話題


前日本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在記者會上宣布參加自民黨總裁的競選。 (2021年9月8日)
日本繼任首相爭奪戰 中國變成發燒話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29 0:00

日本自民黨將在9月29日選出新任總裁,預料將在經過參眾兩院分別舉行的首相指名選舉後,成為日本第100任首相。有別於以往偏重內政,幾位候選人都對中國問題有所表態。一些日本專家分析了中國議題成為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熱門話題的原因,四位候選人對中政策之特色與其中差異,以及中國對於候選人的可能偏好。

美中競逐與國防威脅 中國問題成顯學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總裁選舉於9月17日公告,確定四人參選,預定於29日進行投開票。由於自民黨在國會佔有多數席位,在總裁選舉勝出者將成為繼菅義偉之後的日本首相。

參選的四人紛紛發表對中國的政見,在過去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相當罕見。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Kazuto Suzuki)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議題變得那麼重要,主要是因為印太地區的安全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些變化是中國引起的。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照片提供: 鈴木一人)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照片提供: 鈴木一人)

他說:“美國與中國是戰略競爭對手,拜登政權下美中衝突繼續激化,美國對中國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威脅,特別是破壞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的侵擾行為非常在意。對日本來說,如果中國以武力侵略台灣,日本也會因此被捲入戰爭,與多國聯合制中就顯得愈來愈重要了。特別是現在美國與英國將幫助澳大利亞部屬核動力潛艇,是一個有助於加強印太地區安全的框架。對日本來說,問題就是如何參與這個新框架。除此之外,日本也想在產業鏈上逐漸脫離對中國的依賴,維護經濟安全,因此對中政策很自然地成為本屆總裁選舉的重要主題。”

中華民國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理事林賢參教授(Hsien-shen Lin)同意這個說法。

他向美國之音分析了中國的實際作為:“日中雙方的公務船同時存在釣魚台周邊海域,共同管理釣魚台主權,這已經是新的現狀了。在日本媒體頻繁地報導,以及日本政府不厭其煩地提出抗議後,中共對於日本領海、領空、甚至領土主權的威脅,逐漸滲透到日本民眾的腦海裡。再加上近年來中國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引起日本官民的高度關切,在菅義偉內閣與美國拜登政府攜手合作下,讓‘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與‘敦促両岸問題的和平解決’成為日美、G7等雙邊或多邊峰會共同聲明的關鍵詞”。

中華民國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理事林賢參(照片提供: 林賢參)
中華民國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理事林賢參(照片提供: 林賢參)

林賢參教授指出,日本高層官員頻頻公開表明對‘台灣有事’的憂慮,以及拋出‘台灣有事等於日本有事’的唇亡齒寒概念,對於台灣向來保有高度好感、對中國嫌惡感日增的日本民眾,自然而然就會提升對於日本外交安保政策的關心,因而讓外交安保議題成為總裁選舉的重要政見。

日本關西學院大學國際學部教授加藤博章(Hiroaki Kato) 認為,這次的候選人中大都有外交與安保上的經驗或是強烈立場,也是使中國議題在本屆總裁選舉顯得重要的原因。

他對美國之音說:“自特朗普政府以來,美國對抗中國的立場變得更加強硬,日本也面臨著澄清對中立場的壓力。從安倍政權第二任到菅義偉政權,對中政策愈發重要。這次四位候選人中就有兩位是在上述兩位首相任期內擔任過國防與外交的前閣員,岸田文雄在第二屆安倍政府擔任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擔任外務大臣和防衛大臣。高市早苗雖然沒有相關內閣經驗,但她是出名的保守派,長期積極地表達了對外交和國防議題的看法。野田聖子過去雖然沒有對於外交與國防的重要態度,但是支持她的是著名的自民黨內親中派系,她的對中政策自然受到特別的關注。”

日本關西學院大學國際學部教授加藤博章(照片提供: 加藤博章)
日本關西學院大學國際學部教授加藤博章(照片提供: 加藤博章)

對中態度有溫差 強硬務實佔多數

對於候選人個別的對中政策,鈴木一人教授認為,都是自民黨的政見,基本上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他指出,以極端的光譜來看,岸田是相對自由派,但他對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向來非常謹慎,最近又再提出針對中國的經濟安全問題。高市是最保守的,對中國有強烈的擔憂,最近甚至表示同意美國在日本境內部署中程飛彈。野田是唯一想要與中國對話的友好派。在四人當中,他認為對中政策最值得討論的是河野。

鈴木一人說:“河野是唯一一個同時擁有擔任外務大臣和防衛大臣經歷的候選人。目前看來,河野所表示的外交和安全政策最詳細、最符合現實。他對中國抱持警戒謹慎態度的同時,也考慮到了日本與中國之間強大的經濟相互依存關係,對中國的法律制度等有所研究,並且特別關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權問題。”

林賢參教授說:“河野與岸田都屬於對中強硬的務實派,就像安倍一樣,在執政前對中姿態極為強硬,但是,在執政後,強硬中也帶有務實主義,兩人的差別就在於岸田受到安倍的影響較大,河野則不易受到安倍的影響。因為其實安倍反對河野參選,寧願暗助岸田。而安倍高調支持的高市本身屬於右翼鷹派,其對中政策將比河野、岸田還要強硬,但是她的安倍色彩將比岸田更濃厚,形同安倍的魁儡政權。事實上,高適在宣布開始競選活動的記者會上就被質問:‘妳是不是形同安倍的傀儡?’”

林賢參表示,岸田與高市都主張整備對敵國基地攻擊能力的法律體制,此舉將牽涉日本對中政策的調整,對日中關係造成負面影響。

加藤博章認為,四位候選人的對中政策有顯著的程度差異。

他說:“如果依照對中國的態度從強硬到溫和來排序,應該是高市->岸田->河野->野田的順序。其中比較值得討論的是岸田與河野的比較。岸田雖然被視為溫和派,但他很有可能會涉足中國的敏感領域,比如新設立專門處理人權問題的職位。河野雖然對中國的言詞強硬,但他從頭到尾沒有提到過任何改變現狀的措施,可謂只是承接了安倍與菅義偉政權的對中政策而已。”

岸田文雄在9月13日表示,若出任首相將新設處理香港、新疆等“人權問題”的首相輔佐官。 9月22日由日本維吾爾協會等13個民族團體組成的“印度太平洋人權問題連絡協議會”,就日本國會是否通過“對中譴責決議案”一事,向4位自民黨總裁選舉候選人進行問卷調查,唯有河野太郎拒絕回答。

中國最喜歡誰? 又最厭惡誰?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9月1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頻頻提及中國議題,是“政治炒作毫無意義”。

中華民國當代日本研究學會理事林賢參說:“右翼鷹派的高市將是中國最不希望當選的候選人,高市乃是超黨派“大家去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之會”,以及自民黨內次級團體、保守右翼“保守團結之會”的成員,不但每年8月15日去參拜靖國神社,甚至在擔任安倍內閣總務大臣任內也不例外。不僅如此,高市在表態參選後也表示,當選總裁首相後,依然會持續參拜靖國神社。”

至於中國最希望當選的候選人,林賢參認為是標榜著自由主義、和平主義論的野田。他指出,野田曾在日前表態支持中國加盟CPTT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過去也曾主張日本不應該介入南中國海紛爭,對於美中對立的現狀更主張日本應該利用在美中雙方的人脈關係,扮演賢明的交涉,甚至是仲裁角色,不要讓美中持續對立下去。

日本關西學院大學國際學部教授加藤博章也同意野田應該是中國最中意的候選人,雖然當選機率不高,但很有可能入閣。

他說:“雖然二階俊博將辭去自民黨秘書長的職位,但是二階派的議員人數還是相當可觀的,數量就是力量,絕對不容小覷。野田本次參選或許志不在當選,而是入閣後作為延續二階派在政府的影響力之管道,那麼二階與中國友好的路線就得以持續發揮作用。如果野田入閣了,可以想見日本的對中政策還是會維持二階擔任秘書長時與中國在對抗中有對話的關係,不會有很戲劇化的轉變。”

東京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鈴木一人並不認為親中的二階派能維持影響力。

他說:“現在日本社會對中國的厭惡感愈來愈高,這並不是二階俊博一個人能改變的。他最近也因為親中色彩而遭受到民間的許多批評,他從安倍到菅義偉時代都是擔任秘書長,這次卻沒有能力讓安倍所支持的菅義偉政權獲得民眾肯定,以至於菅義偉必須下台,也顯示了力量不夠了。現在他辭去秘書長職位,影響力只會愈來愈小。除此之外,其實許多二階派的成員原本屬於其他理念不同的政黨,在身為領導的二階下台後,派系團結力會更小,要與民意相左繼續發揮親中路線的力量就更加困難了。”

鈴木一人表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即使下一任首相繼續維持安倍/菅義偉時代的外交與國防路線,隨著自民黨內親中派系的影響力逐漸下降,日本也會走向更加明確果斷的對中方向,更有機會制定出具體的對中措施。

加藤博章指出,其實應該深入觀察與探討的是候選人在個案處理上的應對。他指出,目前從安倍到菅義偉時代,日本官方在台灣海峽和平、經濟安全、網絡安全等問題上,多次對中國發表過強硬的言論,但至今沒有採取具體的措施,也沒有提出具體的規劃進程。美中衝突日益加劇,如果有候選人能提出在日本必須採取具體行動時的對策,並端出有效解決對中貿易依賴與國防之間問題的方案,才是最為實際且重要的對中政策。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