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何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未能取得突破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美國財政部長努欽,中國副總理劉鶴,中國財政部長劉昆,中國商務部長鍾山,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2018年5月3日或4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網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8 0:00

對於上週末在華盛頓落幕的美中貿易談判,美國長期關注美中貿易的觀察人士普遍對談判未能取得實質性突破感到失望,特別是在美國一手好牌的情況下。美國放棄了對中國商品加徵1500億美元關稅的威脅,卻未能說服中國在美中貿易失衡的結構性問題上做出讓步的妥協,中國甚至沒有做出具體削減貿易赤字的承諾。分析認為,中國成功地利用了川普政府在對華貿易問題上的分歧,以及急於在北韓問題上有所建樹的心態,化解了此輪危機。

本輪美中貿易談判的結果讓大多數美國的專家和主流媒體感到錯愕。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說,“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中國似乎佔據了上風。雖然眼下仍處於初步階段,但中國到目前為止已經避開了美國威脅徵收的大部分關稅,同時卻幾乎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讓步。”

紐約時報的報導說,“川普總統的遠大目標- 達成一項數千億美元貿易協議- 暫時收縮成了一份措辭溫和、沒有出現任何金額的公報。不清楚此番會談是否避開了一條通向成功的道路。”

前美國商會副主席尼爾海爾認為,北韓問題在一定程度上綁架了美中經貿談判。他說:“我們不應該認為貿易政策的制定是在真空中發生的,貿易政策往往是和外交政策交織在一起的。中國在美國與北韓關係上扮演著中間人的角色,這恰好發生在我們對北韓政策的關鍵時刻。所以,一夜之間我們不久前還討論的(對華)關稅就不見了,而且連後續談判也都不在日程上了。”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川普總統的確非常希望在北韓問題上有所建樹,因為無論如何,在任美國總統與北韓最高領導人會面本身就是歷史性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能夠取得實質性進展,它將可能成為川普總統在外交領域的重要遺產,甚至可能有資格評選諾貝爾和平獎。

然而,在各方都對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計劃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的會晤寄予希望之際,北韓方面突然變臉。在北韓宣佈推遲南北韓高層會談幾個小時後又威脅,如果美國堅持要求北韓方單方面棄核,北韓將不再對此類對話感興趣,而且有必要重新考慮已定於6月12日舉行的美國與北韓首腦會談。

川普顯然將北韓的這一變化歸咎於中國。他發推文說,“因為當金正恩與習主席在中國會晤後…我認為金正恩的態度有了一些改變。”分析認為,川普在貿易問題上向中國讓步是希望中國不要在“川金會”上攪局。

也有人指責,川普政府內部在對華貿易問題上立場存在尖銳分歧,導致談判目標不明確。

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本薩瑟星期三(5月23日)在出席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的一場活動時表示,川普的貿易團隊似乎並不清楚他們在與中國的談判中想要得到甚麼。他說:“我無法看出所謂我們與中國達成的協議有哪些實質性內容。在我看來,我們正在輸掉這場與中國的貿易談判。”

薩瑟還表示,美中上週末達成的所謂協議似乎有助於削減美國對華貿易赤字,但對美國真正的威脅是中國的產業政策。他說:“美中貿易問題對美國影響最大的、根本性問題是中國希望最終在一系列高科技領域佔據主導地位。貿易逆差當然也很重要,真正的問題是《中國製造2025》和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竊。”

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川普團隊的分歧在於,美國應採取財長努欽偏向的路線,也就是與中國達成對部分產業有利並避免潛在貿易戰的短期協議;還是選擇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所主張的強硬派路線,也就是以高關稅和貿易戰迫使中國做出結構性調整。報導說,中國方面有意利用了川普團隊內部的這種分歧。

到目前為止,本輪美中貿易談判唯一的懸念是,美國是否會放鬆對中國大型電信設備製造商中興通訊的處罰,雖然川普總統曾經表示,他願意在這個問題上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個面子,放中興一馬。

華爾街日報5月21日報導說,美中原本已經就中興問題達成一份和解框架協議,中興對其高級管理層和董事會進行調整併支付巨額罰款,美國商務部取消對中興的銷售禁令。但這一計劃遭到了美國國會的強烈反對。美國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星期二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了一份修正案,限制川普總統可能放鬆對中興通訊的制裁。

在這一壓力下,白宮的立場也有所變化。星期二,川普在白宮與來訪的南韓總統文在寅會見媒體時表示,他對最近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不滿。他也否認,美中已經就中興案達成了協議。

XS
SM
MD
LG